今天

新加坡让多党制毒细胞无从发作

30/11/14

作者/来源:和讯网 http://news.cnyes.com

原标题:新加坡是全球的标杆:让多党制的毒细胞无从发作

11月3日早报言论版登出了孙喜的《变质的不是民主》,虽然没有对民主多做说明,但从上文下理看,应是指多党制。笔者认为,孙君把民主当成了多党制,对多党政制先天的毛病存在盲点。

多党制如果真的可靠,又何必分劣质民主和优质民主呢?成功的制度又何需特殊对待内外有别呢?多党制在亚洲、非洲、南美洲已经很多年了,民选政府一样贪污腐败,治国无能。这些老牌民主国家不可谓不多、实行多党制不可谓不久,还是弄成这种样子。即使观诸那些所谓“优质民主”的国家又如何呢?美、日、意、希(腊)、西(班牙)、葡(萄牙),甚至整个欧洲都陷入了经济不景气,推行每项经济改革都遭遇反对党百般刁难,举步维艰,经济发展继续放缓或被迫停滞,这些都是有目共睹的事实。在政客滔滔不绝的雄辩中,多党制龙头美国没有时间等了,早已开动印钞机印钱来维持开支。希腊不像美国好命有美元印钞机,所以国家经济奄奄一息。

再看这十年来民主革命风暴后,能浴火重生的国家实际为零,再次提醒和印证了多党制不是一种可靠的政体。泰国街头政治没几年就来一次;埃及颜色革命的成功看不见任何社会进步;乌克兰的民选政府也被推翻了,在折腾中陷入了国几不国,列强环视的地步;宝岛台湾民主化后,经济水平从亚洲四小龙之首掉出四小龙之外,族群严重撕裂,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倒退了十年。近期更爆发了占领立法院的事情,街头抗争为治理平添更多的不确定性。台湾除了让有民主意识形态的人为其喝彩叫好外,我们不禁要问:台湾选举又有什么实惠拿出来向世人展示?

以上的大量事实,说明了多党制可能是一种成事不足的制度。以下笔者尝试从理论上浅析多党制的弊端和短板。多党制最为人推崇的是一人一票,所以是公平的制度,政党能够互相监督,避免独裁的产生。笔者同意多党制是公平的制度,但当我们客观地检视其公平的代价时,结果很沉重。

反独裁已是普世价值,但并非多党制才能够防止。当民智已开,放眼天下,想独裁逆天而行乃天方夜谭。朝鲜的独裁由来已久,因为封闭锁国,民智未开,不是因为没有多党制的制约。当年四处侵略的西方殖民主义者早已不侵略了,如今军备之强大不下于当年,不是没有能力发动战争,而是世界改变了,侵略不得人心。同理,防止独裁不是只靠多党制,还有深厚的民智基础;后者才是主要的。

多党制讲的反对党间互相监督固然言之成理,言之成理不表示实际一定可行。我们反而看见多党制监督实际上成了乱监督,好的说成坏的,坏的说成更坏的,为反对而反对,监督沦为了政党间的无理吵闹,无需一言不和也能大打出手。观台湾国会打架,君不见汗水鼻水口水眼水交织飞溅,杯子鞋子乱飞,打得不亦乐乎,生动演绎了政党恶斗的实况剧。

或许有人认为,政党不一定恶斗,这是好心人的伪命题。在多党制下,政党以执政为目的,怎么不斗得你死我活?难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如此政党不如解散好了,正如老虎不吃人还叫老虎吗?在多党制的游戏规则下,多少大政方针在吵闹中不是胎死腹中,就是弄成了四不像,这样变了质的议事结果,岂是国家之福?

除了多党制的理论与实际治理脱节外,还有附加的短板和先天之不足。中国历史上的党争祸国殃民,也是历代朝廷所努力杜绝的。让人无语的是,如今多党制将党争合理化合法化,党争堂而皇之成为国家治理过程。这明明是乱源,又岂是治国之本?一家公司里面如果山头林立,同事间党同伐异,公司行政效率一定不高。有没有一家公司愿意把公司分成几派人马,希望能让公司业绩做得更好?以此观之,不能不让人怀疑多党制监督的实际正面作用。

胜选考量催生短视政策

另外,民主选举制度让党派成为主角,老百姓其实成了看热闹的观众。到头来,多党制度沦为政客政治选秀的平台,只要会作秀就能选上。多党制实际是少数政客的民主,大众民主在几年才投票的一瞬间反映出来,而选的却是政客,不是政治家。真正好的政治家一般不会演戏,被选上也是凤毛麟角。这些,人们早已见怪不怪,习以为常了。

逻辑上,党的利益必然高于国家利益。政党为了选票,政策必须短视,讨好民众,好政策的阵痛对任何政党都是太危险了,不敢断然采用。多党制的恶性竞争,为国家的治理布满了地雷阵、上紧了紧箍咒。我不认为老百姓是群盲,但切身利益是理想与现实的鸿沟,当好政策伤害到民众短期利益时,老百姓就起来反对好政策。因此,我们看见政党不无例外的都走短线,讨好民众的政策永远是政客的工具,而最终受伤害的是国计民生。

奥巴马不是不知道加税让政府赤字平衡;马英九不是不知道应当减少油价补贴让财政止血;安倍不是不知道继续增加消费税的必要性。奥巴马、马英九、安倍非不能也,实不为也。结果:美国债务天文数字,靠印钱不负责任地让世界人民来买单;台币同样不是美元,台湾政府为了收支平衡只能靠印钱导致通胀,结果人民生活倒退了十年;日本政府的扭曲财政状况出路无解。

多党制不容忽视的另一个硬伤是政党换来换去,政策无连续性,轮流执政的公平,如同多驾马车,又如同在一部车上安放了几个司机座位。这样的制度,要把国家发展引向何方?

综上所诉,都告诉我们多党制不是一种有效的制度。这就是为什么泛民主派回避或胡乱回答治理无效率这一问题,在多党制下,治理效率是无解的,我们无需向无解的求解。治国没有效率,算不算是向人民犯罪呢?当政客都乱开空头支票时,难道还要老百姓继续被迫接受这种委屈的现实吗?所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支援多党制的理由有千万条,要找总是有的,但我们还要找多久?这是选择做鸵鸟,还是实事求是的态度问题。对多党制的坏处不能批评,这才是要警惕的。

或许大部分人以为,除了多党制就没有更好的制度了。曾几何时,已有两个模式悄然摆在那里,可谓众里寻他千百度,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新加坡依法治国,对反对党不负责任的言论追讨法律责任,多党制的毒细胞无从发作。新加坡领导人在驾驭多党制这头马车时,即发挥多党制的公平精神,又能够有序地治理国家。西方意识形态认为新加坡不像民主国家,幸亏不像,这是多党制控制版之进步版本。

民主是好东西,变质的不是民主,孙君的这些评语都没有错,错就错在把多党制等同于民主。当人们推崇民主时,就不由自主地在意识上让多党制绑架了民主,才会陷入为多党制强辩的泥淖中。民主不是多党制的专利,民主的正确性不应遮蔽多党制的弊端。如同上世纪末人们检视和放弃共产主义制度,检讨多党制的弊端,现在正是时候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