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官方的国族建构

24/11/14

作者/来源:廖佩雯 南洋商报 http://www.nanyang.com

最近观看新加坡制作的节目,从电视剧、环境剧、综艺节目、时事新闻节目等,都围绕著“新加坡建国50”的主题在环绕。最明显的例子是电视剧《信约》系列:唐山到南洋、动荡年代,都采用了官方意识形态,来建构新加坡人的国族身分和认同。

在安德逊著作《想像的共同体》对于民族主义的分类中,明显属于官方民族主义的建构,而此民族型态,是与国家构连的。

虽然笔者身为新山人,每天观看新加坡制作的电视节目,但跳脱于新加坡官方统治的情境,对于电视节目宣扬的新加坡国族意识,仍然可以分辨。不过,这让笔者想起上个月在新山举办的自由电影节中,放映的新加坡禁片《星国恋》。

当时,数百名新加坡民众包车前来新山观赏,一度引起媒体关注,连新加坡媒体也越堤采访。主要是因为影片被新加坡政府禁映,才会受到新加坡民众的关注。此片后来巡回到马来西亚其他城市放映时,也遭政府禁映,理由是内容涉及马共。

而新加坡政府禁映的理由主要是内容涉及国家安全问题。笔者有机会观赏影片《星国恋》,内容主要访问自1960、70年代被迫流亡海外的新加坡异议分子,在流亡国外后的异地生活,和思念家乡亲人的深层感情。导演本身也强调,影片想要拍出流亡者的对新加坡的思乡之情以及对祖国的爱恋。综观影片的内容,完全没有任何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

“政治不正确”遭禁播

为何新国政府仍言之凿凿,坚持禁映,坚持内容就是会危害国家安全呢?若观察近期新加坡电视台播映的电视和新闻时事节目,就会发现,何谓“政治正确”的内容。很明显的,《星国恋》说的是一群新加坡人热爱祖国家乡的感情,但“政治不正确”。

最近播映的系列综艺节目《稀游记》,已经播至第四系列了,内容也是到世界各地采访在国外的新加坡人,他们的异地游历经验和思念家乡亲人的情感。

形式拍得很煽情,主持人带来和受访者有关的家乡事物,亲人讯息,亲手煮的家乡菜,无一不和新加坡的情感有关。影片《星国恋》的定调也和《稀游记》有异曲同工之妙,强调的是流亡者的家乡情怀和思念,问题在哪里了?

最大的问题,就是《稀游记》的受访者是所谓“政治中立”者,不选边站的普通民众,被采访的价值来自于他们在国外游历的特殊经历(然而“政治中立”的立场则有待商榷)。

《星国恋》的受访者则是因为他们当年和政府抱持不同的政治理念和价值观,甚至进一步采用行动策略进行抗争活动,遭至被迫流亡的命运,如此特殊的“国外游历经历”,他们的故事必定和现任政府的正当性带来威胁。

当政府和国族建构有如此密切的关系,当统治阶级试图通过媒体建构国族文化和身分认同,所有威胁现任政府统治地位的论述,都将危害“国家(现任政府)的安全”了。

当民众无法辨认政府和国家之间差别,当掌管政府的统治阶级汲汲营营在制造政治神话,企图神化新加坡菁英阶级想要民众熟记和认识的所谓新加坡历史时,一切可能推翻统治阶级的霸权论述和言说,都成了危害“国家(现任政府)的安全”的有问题内容了。

廖佩雯 文字工作者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