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学星者死

16/11/14

作者/来源:陶杰(4-11=2014)苹果日报 http://hk.apple.nextmedia.com

没有真正的民主,但国家繁荣、人民安居乐业,可以不可以呢?当然可以,譬如李光耀治下的新加坡。

但是李光耀是全球独一无二的产物。李光耀是一杯历史运势调校出来只此一家的鸡尾酒。李光耀集两千年前中国的儒家和法家、维多利亚时代以后英国的法治理性、德国的优生学和纪律于一身,而且经历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东西方冷战、共产赤化亚洲的洗淬精炼,李光耀可以不给新加坡人民主,但能保持公正,李光耀的新加坡不止是一个独特的国家,而且是一件作品。

李光耀做得到的,其他华人国家和地区,不要做梦,绝不可能做到。首先,李光耀是客家人,也是华裔,但绝对不是中国人。李光耀是剑桥出来的律师和经济学家。剑桥也是凯恩斯的思想故乡,因此李光耀相信政府权威的干预,但由于剑桥是一所鼓励叛逆的学堂,李光耀天不怕地不怕,七十年代,可以在东南亚的赤祸和伊斯兰国家的团团包围下,像摩西带领以色列人出红海,将新加坡建成自己的理想国。

新加坡既有西方,也有东方;有法治,也有人治;有理性的制度,其中又有家长的独裁。新加坡的谈马锡,由李氏家族掌控,国家就是他的资产,但李光耀一家从来不满身穿名牌,他的孙子不会在乌节路百哩时速开法拉利,而且从来不将国家资产,化为个人在加州的房地产。

这是西方文明国家的领袖可以容忍、甚至推崇,李光耀的儒家资本主义模式之处。资本主义到了东亚,如果与西方的原型不符,只有李光耀的新加坡模式,没有其他的模式。李光耀熟知华人的DNA,也深谙西方的价值,他一拍桌子,告诉华人:什麽你可以拥有,什麽不可以,新加坡人个个服贴,西方也没有话讲。像齐白石的名言:「学我者死」。新加坡是别人学不了的,那些说想学李光耀的,个个皆不自量。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