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林清祥捲入政治大洪流(中)

26/10/14

作者/来源: 谢诗坚 东方日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1955年是新加坡也是马来亚政局的另一个转捩点,它有下列5个特徵:

(一)1955年,新成立的人民行动党正式问政,李光耀及林清祥在林德宪制下中选立法议员,启开他们从政的道路,他们也在新加坡政坛掀起波澜。

(二)1955年,新加坡福利巴士发生工潮,引发全新工友加入支援,华校中学生也集体地支援和慰问工友,第一次出现工学大团结的局面(新加坡农民少,因而没有所谓工农学三结合。此举使人想起毛泽东于1942年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鼓吹工农兵三结合),结果工友取得僱主的让步而获致胜利。

(三)这种团结有利地催促新加坡中学联的诞生。1955年3月30日的总罢课也產生一定的压力,进而获得时任首席部长的马绍尔在10月7日批准中学联的成立。

初期学员已有9000名,继后发展成1万3636名,是学运史上最突出和最不可思议的一段光荣史,可媲美1919年5月4日北大生的「五四」运动。孙罗文当选主席,而本书的作者林清如则出任学术主任(时年18岁,外面的世界在他看来都是美好与向著学生的)。李光耀律师也应邀在中学联成立大会上讲话。

(四)也是在1955年,隨著工运和学运势力的壮大,一个有500余间华团参加的社团大会成功举行,提出力促政府保存华校和平等对待华校,林清祥被认为主导了大会的导向。

(五)也是在1955年杪,马来亚政府代表东姑阿都拉曼、陈禎禄与新加坡首席部长马绍尔和马共3名代表在华玲举行和谈(以陈平为首)。由于未能达成共识,和谈失败,马共再回到森林继续战斗,而马方继续向英国寻求独立。

因为1955年政局的大变化和有利于左翼运动的进一步发展,因此到了1956年,情况起了变化。这变化起因于马绍尔的倒台,于1956年6月8日改由右翼的林有福出任首席部长。他在9月24日宣佈解散中学联,指它是一个共產阵线的组织。对此林清如在书中加以否认,並认为政府始终拿不出证据来。

政府向左翼开刀

隨著中学联被解散,林有福政府在10月11日逮捕孙罗文(据林清如笔下透露,孙是一位具有魅力的学生领袖,但在1963年他在电视上亮相讲的话令大家愤怒和失望。2010年孙因病逝世,结束他爭议性的一生)。

也是在同一个月的16日,林清祥又再被逮捕了(他第一次被扣留一周是在1951年),与他同时被捕的还有方水双及蒂凡那等人。

在记录中,林有福政府从9月18日至10月28日向左翼的工会、农会、文教团体及中学联等近百个团体开刀,终于引发全岛大暴动、大戒严,造成13人死,123人受伤的悲剧,而有219人(包括林清祥)被逮捕。

在这之后,由新加坡带动的学运也开始向马来亚的华校辐射。1956年檳城钟灵中学的学生先拔头筹,在校外举行示威抗议,反对学校接受津贴而变质,有68名学生被开除。继后在1957年酿成全马性的学潮,称为1114运动。

儘管林有福採取高压政策,也不准被拘留的「顛覆分子」参加选举,但新加坡人民反殖的斗爭则进一步提升;华校运动又从另外一个隙缝中探出头来。最明显的是南洋大学在1956年正式招生,借用华中及中正课室上课,陈六使成为催生南大的第一人。

人民行动党虽然內部有分歧和矛盾,但它基本上保持了党的形象而得到越多人民的支持。例如在1957年杪的新加坡市议会选举中,人民行动党成为贏得最多席位的政党(参加14席,胜了13席),进而取得市议会执政权,王永元成为市长。这也为两年之后人民行动党的上台执政奠下基石。

但是1957年的人民行动党举行党选(8月4日)却发生了一宗风波,结果工运或说左翼分子暂时掌权,但不及一个月这些左翼分子被林有福政府逮捕;李光耀派又重掌行动党。由于改选当天林清如以职工会代表的身份也出席行动党党选会议,造成他被指责在当年试图接管人民行动党。

清祥清如同期坐牢

林清如在其著作中有说,他之所以被公开牵连在內是因为他是林清祥的弟弟。他在〈回忆录〉中这样说:「好奇心的驱使,我决定以泛星受薪秘书的身份跟他们(指陈世鉴等人)一起出席会议。在那个时候这是很平常的事(指出席行动党大会),我万万没有想到这竟成为我一生中最不明智的决定。从此李光耀硬是把我和这个事件拉在一起」。(参见134页)

由于事件牵涉到「温和派」与「激进派」的斗爭,也被认为是「亲共派」的「夺权」行动(就林清如看来,並不是这么一回事,没有所谓的夺权事件)。因为这样,在8月22日林清如被捕了,包括也当选为行动党中委的左翼人士在內。

至此,林清祥及林清如两兄弟已在扣留营內(前者是1956年10月26日被捕,直至1959年6月4日;但在1963年2月2日被捕直到1969年7月28日才被「流放」英国十年。而后者在1957年8月22日被捕,直到1966年4月获释)。

因为有共同的时间在扣留营內,林清如在书中有描述其父亲如何为探访儿子在不同的营房而两处奔波。他也只能感叹这是政治斗爭中所不可避免要付出的代价。两兄弟一起坐牢,一时也成为政坛的独特性。

(本文作者于10月4日及5日分別在檳城的韩江学院及怡保的育才校友会为林清如律师著作《我的黑白青春坐了监》主持推介礼。上周已刊登前半段的演讲,这是中段的演讲。)

2014年10月15日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