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眼中华校生的犯罪世界

18/10/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在新加坡的反殖民运动浪潮中,华惹一代,华校生,华人职工会,等是推翻英国人统治的主要角色。然而,在李光耀的历史论述里头,这些建国功臣都是犯罪分子。之所以会如此的诡异和反常,因为李光耀不是从新加坡人,而是与新加坡人对立之英国代理人的角度,也就是,英国人的历史视野,来审视政治过程。

按正常之新加坡人历史观,反殖民运动是爱国行为,不是犯罪行为。以印度为例,英国人把甘地视为颠覆分子,但是,在印度人民的心目中甘地是圣雄。

从文献不难发现,而李光耀也不否认,是靠华人选票上台。华校生动员华人社会投票支持李光耀,是一件没有争议的史实。可是,李光耀却倒打一耙,反而把华校生视为违反法纪的罪犯。

李光耀回忆录之第十四章,华校生的世界,开场是,‘在1954年的一天晚上五个华校生一起到我家里来。一个个子小,留平头,门牙缺了一颗的小伙子担任他们的翻译兼发言人,他叫孙罗文。 ’而其结尾则是,‘ 匿名的马来亚共产党市委躲在幕后,控制和操纵像孙罗文那样的活跃分子以及群众大会上的小组领袖。 ’

这两句话,基本上浓缩了本章的政治思维和内容,那就是,华校生,尤其是活跃分子以及群众大会上的小组领袖,是由马共在幕后,控制和操纵。

在这一个框架下,第十四章华校生的世界,是由华校生的罪行起笔,‘ 警方下令学生解散时他们阻挠执法。案子审理后罪名成立,他们被判三个月徒刑。 ’

由此展开了对五一三事件的大篇幅描述,学生与政府的对抗,‘ 他们不服从命令,向警方扔石头 ,混乱中有六名警察被刺伤。警察挥舞警棍进攻,打伤了一些学生的头部。在这次事件中共有26人受伤,48名学生被捕,其中两名是女的。 ’

随即,五一三事件被贴上了马共的标签,‘ 华人觉得受排斥,经济上缺乏机会使华校成了共产党人的滋生地。…在易受影响的年轻人当中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它开始在教室里建立细胞组织。许多教师成了共产党干部或同情者。…紧急状态之后,新加坡的共产党人表面上停止了活动,事实上却在招募成员,扩展势力。 ’

之后,华校生被看成是违反社会秩序,和蔑视法纪体制的野蛮反对者,‘ 他们自我约束的能力强得不得了,能采取集体行动,集体表示蔑视,使政府难以孤立他们的领袖,把他们抓来惩罚。学生被捕后,他们开始渲染夸大其他问题,以便能发动学生跟警察冲突,制造烈士,同时煽动公众反对政府。 ’

马共在煽风点火, ‘ 共产党人立即以“五一三”来纪念5月13日的冲突,学生在学校集中抗议, 组织了一个55人的免役代表团,分成几组,收集受伤学生的情报,给他们提供医疗照顾,从而激起公众的同情。 ’

马共幕后策划华校生蔑视政府。‘ 当时有5000名学生整整齐齐地坐在会场里,人人手上都有一盒蛋糕、包点、 花生和香蕉,过后花生壳和香蕉皮都放回纸盒,由招待员拿走。这样,在学生们离开会场坐巴士回家时,场内依然干干净净。这显示出卓越的组织和后勤能力。这一切都是按照15岁左右的男孩儿和女孩儿通过扬声器发出的简单利落的命令进行的。这样的表现,任何军队的参谋看了都会高兴, ’

马共幕后命令华校生去当烈士。‘ 法官轮流询问被告学生是否愿意签保,学生个个都摇头。法官决心维护法治, 学生们决心要当烈士。法官别无选择,只好送他们进监牢,尽管他这样做让他们能利用这个课题,在说华语或方言的群众当中煽起反政府的情绪。 ’

马共阴谋安排学生聘请李光耀为辩护律师。‘学生们聘请过其他律师,他们不热心政治,也不愿像我那样准备跟政府对抗,因而学生们必定得到指示,要利用我作为他们的律师。每当他们跟政府发生冲突,或者受到政府阻挠,从集合时被烫伤到申请举行公开集会的许可证等问题,他们都到欧思礼路来找我给他们提意见。’

回忆录大篇幅的谴责了华校生的反政府行为。然而,李光耀不能忽略本身却是这一些所谓的不法行为的最大受益者的事实。历史上,是华惹和五一三等等政治事故,为李光耀的政治仕途奠定了必需和不可或缺的成功基础。为此,李光耀不得不为自己为何在当时要和反政府阵营共事,提出必要的解释。

‘9月20日《南洋商报》引述我的话说:“当局迄今仍无丝毫证据证明华校内有共产党活动的迹象,当局把学生反对政府拒绝批准他们缓期服役指为共产党在搞破坏,而借此对华校实施更严厉的控制。” ’此时,李光耀否定华校和共产党有所关系。

对此,李光耀对为何会改变原有观点,转而严厉谴责华校生,提出了解释,‘ 学生们在群众当中表现出来的纪律以及学生领袖的力量和献身精神,我以为都是自发的,是源自年轻人的热忱和理想主义。 ’

之后,到了写回忆录的时候,李光耀再次解释说,‘ 当时我无知、愚蠢, 容易上当,不知道共产党人做事效率是那么高,也不知道他们的触角已经伸到所有反对政府的组织,并对它们加以控制。 ’这是因为‘ 从1954 年到1956年,我花了两年时间,才彻底了解他们的工作方式,对他们的阴谋和狡猾略有所知,了解了共产党统一战线的行事方式。匿名的马来亚共产党市委躲在幕后,控制和操纵像孙罗文那样的活跃分子以及群众大会上的小组领袖。 ’

总的来看,李光耀把华校生妖魔化,是为了抹去华校生的反殖民运动功绩,因为李光耀是从年轻华校生的惨痛牺牲中,夺取了巨大的个人政治利益。所以,必然的,历史要追问, 亲英反殖的李光耀,究竟对新加坡的独立建国有没有什么贡献?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