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细述新马分家斗争

14/10/14

作者/来源:南洋商报 http://www.nanyang.com

(新加坡10日讯)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透露,当时选择透过与马来亚合并争取独立而奋战,却万万没料到在马来西亚,非马来族的待遇与马来人会有不同。

他说,争取合并的斗争,最后却演变成争取马来西亚所有种族获得平等待遇的斗争。

“这次斗争,同样也是为了我们的信念所做的一次斗争,但这次我们无法取得胜利。我们被迫离开马来西亚,面对突如其来独立。”

李光耀为《争取合并的斗争》再版写序文,讲解新加坡建国初期,以及新马分家的历史经验。

《争取合并的斗争》最先在1962年出版,收录在当年12次在电台广播的内容,其中叙述人民行动党非共和亲共两派针对合并而展开的政治斗争。

一系列广播被视为行动党在1962年针对合并举行的全民公投中,取得胜利的主因。

超过七成投票的人当时支持行动党的合并愿景。

李光耀说,当时选择透过与马来亚合并争取独立,向来是人民行动党的政纲,人民行动党是在这个基础上于1959年当选。

说服人民抗衡共产党

李光耀在序文透露:“在当时,我们需要合并以继续生存。我们需要共同的市场、连接马来西亚腹地,以及得到诸如水源等基本供应。一个主权独立且能独自生存的新加坡,是个尚未普遍的观念。

“每次开讲我都选择不说客套话,也没有华丽的空谈,我也尽量回避使用政治术语。我要把论述化为1960年代的老百姓能够理解的语言。极为重要的是,以简单的语言强调政治情况是当前急务。但我也有意识地以平和的语气发言。制造恐慌只会让鼓吹反对合并的共产党人和他们的代理人有机可乘。”

有关合并、我们在1965年被逐出马来西亚,以及我们挣扎求存的故事众所周知。较鲜为人知的是1961至1962年这个关键时期,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地位岌岌可危,以及新加坡前途未卜的情况。这是一段值得再次阐述的历史故事。

政治风潮倾向左派

直至1961年,合并的目标仍显得十分遥远。当年的政治风潮看似倾向左派,要在今天转达这个风潮偏左的程度是困难的。

大批受华文教育的基层民众骑墙观望,对持温和社会主义的行动党的长远发展没有太多信心,他们都认为共产党人和激进的左派会是最终的胜利者。至于共产党人,他们深知与马来亚合并,对他们通过政治方式夺取新加坡政权的胜算将是个致命的打击。继亲共分子1961年7月与人民行动党分道扬镳后,人民行动党领导亲眼目睹共产党人和他们的工会代理人如何煽动反合并强烈情绪。

我们必须有所行动,说服人民可行的替代方案确实存在:作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一个由非共产党、持民主社会主义的人民行动党管理的新加坡。我们必须揭露共产党的策略,揭发他们的实际行为。

我们必须付出一些努力,就政治浪潮的长远方向说服人民。我们必须展现信心并说服人民,无论他们有什么表面印象,最终胜券在握的会是人民行动党。

赴金马仑录音广播争取民意

根据我们的判断,催逼人民支持合并是行不通的。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具说服力的信息,通过一种传达方式,让信息萦绕且让人留下印象。当时没有互联网、没有社交媒体,甚至没有电视。我选择以当时最有效的媒介,直接向人民说话。多种语言的广播可传送到全岛的几乎每个角落,这是多数人当年获得新闻的管道。

我是在金马仑高原的古鲁尼旅舍(Cluny Lodge)草拟首八个演讲的,那是新加坡政府的别墅。为了集中精神,我必须远离新加坡的政治喧嚣。我的妻子和3个孩子伴随着我,我的私人助理张奕贵也同行,记录我口述的内容。

我当时的华语表达能力还很弱,在新加坡的易润堂帮我翻译广播文稿并指导我如何发音。华语广播的导播冯仲汉帮助我,他后来成为我的华语导师。

每一次演讲都在同一天的傍晚以3个主要语言广播———华语的在6时45分、英语的在7时30分、马来语的在9时。所有广播在一个月内播出,这意味一共有36次广播,每星期广播九次。

一系列广播奠定合并公投胜利

一系列的广播为争取合并的斗争掀开序幕。广播所产生的效益是人民行动党在1962年针对合并举行的全民公投中,取得决定性胜利的主要原因。超过七成投票的人支持我们的合并愿景。社会主义阵线所主张的“废票”运动只取得25%的支持。人民反思公投的结果后备受鼓舞,也更愿意公开支持行动党。

人们或许会问,如果社阵胜出或者如果新马没有合并,新加坡会有怎样的命运?这是有闲情逸致者纸上谈兵的游戏。那一代的开国领袖没有机会享受这种闲情。我们知道我们要与一个令人敬畏的对手进行殊死斗争,我们曾与他们组成联合阵线对抗英国人,知道他们的实力。我们知道如果共产党人胜出会发生什么事。人民行动党和支持者将会是首批被清算的人。

年轻人可了解利害关系

时移势易,在此书陈述的事件之后,整个世界和新加坡已经历巨大的转变。新媒体取代了旧媒体,从政者不再选择以电台广播的方式传达他们的信息,年轻人也不使用这个媒介。不过,如果年轻人翻阅这本书,进而了解当年的利害关系、我们为何及如何坚持到底,就不枉这次重印此书。

建国一代经历过那段岁月,较年轻的新加坡人也应该及早与仍健在的这一代人对谈,从而对过去有所领会。这一代人信任我和我的老一辈同僚,他们看到我们奋力对抗共产党人和后来的种族主义者。我们不受威胁,赢得这一代人的信任,他们后来与我们携手建设了现代的新加坡。

在那个艰难的年代,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我不认为新加坡能排除万难,取得今天的成就。

解读李光耀十二讲

第一讲:合并及其利害关系(1961年9月13日)
建国总理李光耀阐明新加坡与马来亚合并的原因,指出两个地区在经济、政治和军事上都存在错综复杂的关系。他说:“合并是不可避免的,就好像太阳的东升和西落一样。”

第二讲:共产党的挑战(1961年9月15日)
李光耀根据个人经验,介绍共产主义思想、马来亚共产党和统一联合阵线活动的策略。他突出共产党人放弃过去的武装斗争,转而装成民主人士,夺取工会、文化团体和校友会的领导权。

第三讲:共产党的活动(1961年9月18日)
李光耀说明当初为何必须同共产党人合作,透过他们接触受华文教育的群众,以及马共如何吸收青年加入。他叙述透过共产党干部认识工会核心人物蒂凡那的经过,以及如何开始跟亲共的林清祥和方水双等人在工会和文化团体里,建立了盘根错节的关系。

第四讲:社会主义者的教训(1961年9月20日)
阐述亲共党员企图篡夺人民行动党中央执委的领导权,促使行动党修改章程,划分普通党员和干部党员。只有能证明忠于行动党事业的干部党员才有权利投选中委,确保该党不能轻易被夺取。亲共的林清祥、方水双和蒂凡那等人1956年遭林有福政府逮捕。

第五讲:马共地下组织的代表(1961年9月22日)
李光耀与马共“全权代表”(The Plen)方壮璧首次会面,并透露在1959年大选前见过方壮璧四次。方壮璧表示,要促进行动党里亲共和非共党员之间的合作。

第六讲:行动党亲共和非共党员分道扬镳(1961年9月25日)
方水双和蒂凡那等五人在1959年获释前联名写信给李光耀,谴责马共武装斗争的愚蠢,但林清祥并没在信上签名。与林清祥是好友的方水双后来回到亲共的团队去。李光耀也点出林清祥要争取一个独立的新加坡,而行动党非共党员则力主推动合并。

第七讲:英国人的诡计(1961年9月27日)
英国人玩弄外交手段,一方面对林清祥等人释放善意,让他们以为只要遵循议会选举路线就可成立亲共政府,一方面却向新加坡政府施压,要政府镇压和限制林清祥等人的颠覆活动。

1961年5月27日,东姑阿都拉曼首次在演讲中提到合并和成立马来西亚的可能性。

第八讲:共产党的矛盾(1961年9月29日)
李光耀指出,共产党不要新加坡透过与马来亚合并达成独立的目标,是要把建设共产主义的斗争伪装成反殖民主义的斗争。李光耀也说,共产党要废除内部安全委员会,为的是要更自由地扩展势力。

第九讲:公开的辩论(1961年10月2日)
李光耀重申非共团队与林清祥等人组成反殖民统一阵线的原因。他说,即便知道亲共者不怀好意,非共团队不立刻对他们采取强硬行动是因为意识到这是场争取民心的斗争,而新加坡是个多元种族的城市,必须让所有人了解合并符合大家利益。

第10讲:暴露马共夺取人民行动党和政府的阴谋(1961年10月4日)
行动党在安顺补选中再次挫败,李光耀说这主要因为八个议员倒戈,发表声明谴责行动党“缺乏党内民主”和“领导层已不得人心”。

1961年7月20日,李光耀决定举行议员信任票动议,除了原来的八个议员,另五个也弃权,13人因此被行动党开除,他们随后参与成立了社会主义阵线。

第11讲:共产党拼命制造混乱(1961年10月6日)
在未能争取至少26名议员在立法议院里面马上夺取政权,或争取至少26名反对派议员投票推翻政府以举行大选后,李光耀指出共产党第三步计划是拼命制造混乱和不安,逼政府在合并前放弃执政。

第12讲:走向合并的道路(1961年10月9日)
在认清无法达到单独独立的目的后,共产党改变立场,主张完全合并,要新加坡像槟城一样,并入联合邦成为第12个州。李光耀说,这意味着只有在新加坡出生的人才能自动成为联合邦公民,这不符合他和团队的主张。李光耀也认为,合并之后,共产党的威胁也不会消失,他们仍将企图夺取工会、政党、文化团体、校友会和学生俱乐部的领导权,也会吸收新干部。

我们必须有所行动,说服人民可行的替代方案确实存在:作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一个由非共产党、持民主社会主义的行动党管理的新加坡。我们必须揭露共产党的策略,揭发他们的实际行为。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