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是英国人选择了李光耀

06/09/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有人说新加坡选择了李光耀。这一个缺乏历史意识的不经之谈,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之文字法事。这种歌功颂德,阿谀奉承的美言,不能当真。

从新加坡人的历史观来看,由英国人把李光耀送上大不列颠号的那一刻开始,英国人就已经选择了李光耀为后殖民时代的新加坡政治接班人。

李光耀回忆录记述了好些自己和柯玉芝在英国求学期间,所享受到的不同寻常的人际关系与待遇。这些事迹在在显示了英国人有意栽培李光耀和柯玉芝的政治意图。

英国人选择了李光耀,而李光耀成为英国代理人的这么一个假设,那其中有多少真实性,则可以从1950年1月28日,李光耀的马来亚论坛演讲中一探究竟。

马来亚论坛的目的是争取马来亚独立,理所当然,是要反对英国人继续统治马来亚。然而,从李光耀的讲稿来看,内容似乎更像是为英国殖民部的政治立场进行辩护。讲话中固然批评了英国人,不过,由于李光耀擅长于鱼目混珠来混淆视听,所以其中的反英言辞只是障眼手法,用来模糊自己要维护英国殖民体系的真正意图。

1,李光耀说:‘既然英国人在马来亚享有最高权威,归国留学生享有特权就成了无可避免的现象。…英国模式被奉为最完美的模式,个别亚洲人越能接近英国人所设下的标准,就越能享有崇高的社会和经济地位。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李光耀强调了在英国人统治的殖民体系下,归国留学生享有特权,有崇高的社会和经济地位。意思是,既然有这么优秀的条件,又何必推翻英国人的统治?

在此,李光耀开宗明义肯定而不是否定殖民政府。李光耀是要传承和保留,而不是赶走英国人。换言之,传承最完美的殖民体系模式,可以保留归国留学生的原有特权。这种观点显示,李光耀无意改变新加坡的殖民统治现实。

2,李光耀说:‘在亚洲这些新兴国家中,领导人民争取独立的正是归国留学生。…而我有充分理由相信这个模式不会在马来亚再度出现。…所以我们还须受英国统治一个时期。…如果我们要避免英国撤出马来亚后所可能出现的政治真空,这个时期是至关重要的。’

李光耀认同并且传达了英国殖民部的政治方案:让归国留学生接管政权。但是,由于马来亚有庞大华族人口的种族问题,这个方案的落实有其困难,所以在还没有找到解决种族问题的方案之前,英国人有必要继续管制马来亚。

在此,李光耀强调了英国人的盘算,那就是,以解决种族问题为借口来拖延马来亚的独立。此外,政权必须由英国人认可的归国留学生,而不是其他社会人士接管。

3,李光耀说:‘自二战后,殖民部的政策是增加送往英国深造的奖学金得主人数。[其目的] …是协助殖民地人民取得自治。…让潜在的马来亚民族主义运动领袖和马来亚现有的英国政权结成同盟。这些男男女女如果在马来亚感到不满或受到不平等的待遇,就会把精力用来推翻一个没有给他们机会在社会发挥所长的制度。’

李光耀讲述了英国殖民部处理权力接班人的政治布局与策略。一来,殖民部是通过奖学金培植代理人,目的是要通过这些在地的英国代理人与马来人建立同盟。此外,英国人也使用优惠待遇来争取归国留学生的支持,以防止他们加入反殖民运动。简言之,殖民部是要收编归国留学生,以维护英国人的制度和利益。

其实,李光耀本身就是这一策略下的产物。李光耀之不为外人道的代理人身份,再配合上这一篇讲话的实质内容,就很具体的展现了这一个政治策略的实体演绎。

在此,英国人是要通过与马来人同盟,来影响马来亚未来的政治发展动向。按这一计划,反英反殖的华人会被排挤在政权之外,并且必须要屈服在英马政治同盟之下。

4,‘无论殖民地政策有多开明,殖民地统治终究还是必须结束的。这就是英国进退两难的困境。…马来亚必须正视的…是两大政治经济问题。问题是马来亚的华人和马来人应该建立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另一个问题是英国人想占据什么地位?…治国的任务终究必须转交给该国多数族群人民。’

李光耀认为既然英国人已经知道马来亚的独立是必然结果,所以没有必要进行反殖民运动。在李光耀的心目中,英国人迟早会自动自发的把独立放在银盘上,恭敬的送还给马来亚。如此情景,那又何必无事生非,去反英反殖?

李光耀指出英国人关心的是,马来人,华人,和英国人如何重新分配政治经济权力。而权力的重新划分,是要在不反殖的情况下,也就是不改变现有政治框架的体制内进行。那是因为这一个设定的政治过程可以确保,反英反殖的华人必然要被排挤在政权之外。换言之,不允许通过体制外的反殖民运动,去制定马来亚的独立方案。

至于马来亚和新加坡分别由马来人和华人治理之说,李光耀显然是意有所指。在反英反殖的华人,必然要被排挤在政权之外的政治现实下,理所当然的,李光耀这种亲英亲殖的华人,就自然而然会成为英殖民政府之新加坡政权的首选接班人。

5,‘我们这些归国的留学生能够参与决定的两项课题是:一、变化会在什么时候发生以及过程是否顺利?二、我们是否能在新的马来亚找到立足之地?…要在迫使英国人离开后治理国家的政党是共产党。 ’

李光耀警告,在共产党志在夺取政权的环境下,归国留学生要谋取一己私利,就必须参与这一个政权更替过程。要不如此,归国留学生会丢失在旧制度体系中所享受到的原有优惠与特权。简言之,如果要确保不会丢失殖民体系下的既得利益,就要团结一致对抗共产党。

在此,李光耀和共产党势不两立的态势一清二楚。这是因为归国留学生只能够在英国人的旧体系,而不是在共产党领导的新体系,继续享受原有的优惠与特权。

6,‘亚洲新兴国家是否能够继续存在,取决于它们是否能够推行拖延已久的改革,以及他们能否在不追随共产主义的情况下,向群众证明,共产国家做到的,它们也能做到。’

李光耀一再向英国殖民部清楚表态,自己坚实不移的亲英反共立场,承诺后殖民时代的新加坡,不会是一个追随共产主义的社会。

7‘我们这些归国留学生将会是英国人比较能够接受的领袖类型。如果有选择,事实上也有这样的选择:就是在共产主义的马来亚共和国和在共和联邦之内的马来亚之间,任选其一。后者由反对帝国主义但与共和联邦的某些理想一致的人士领导。两害相权取其轻,英国人会做出什么选择?答案是毫无疑问的。’

李光耀重申殖民部要让归国留学生接管政权的意愿。另外,也说明其附带条件:马来亚必须继续留在英国人的共和联邦之内。舍此之外的其他政治选择都会被否定。

8,‘如果我们没有推出领导团队,领导团队就会来自社会的其他阶层,…我们这个阶层就会发现本身不过是换主人。如果我们仍如一盘散沙,任由新主人崛起,这个新主人和英国人、日本人之间的不同,只会是程度上的不同,而不会是本质上的不同。’

李光耀是毛遂自荐要领导团队。建议归国留学生团结一致共同行动,以阻止共产党成为新加坡的新主子。一个非共的独立马来亚必然是由英国代理人当家做主,要不是如此,将会由归国留学生传承的英国人既有利益就要化为乌有。

9,‘我们已经见证马来民族主义的诞生;我们也看到马来亚华人民族主义运动正在开展起来。…这可能是泛马来亚运动的序曲,也可能是意见严重分歧和种族主义的开端,结果可能酿成另一个巴勒斯坦。马来业独立的先决条件是马来亚社会必须存在。这个社会,…是马来亚人组成的,是一个能够接纳多元种族的社会。…非马来社群必须被视为马来亚的一分子,现在是这样,未来也一样。由此可见,马来亚社会必须团结起来。’

李光耀警告,反殖民的泛马来亚运动是意见严重分歧和种族主义的开端,其结果是另一个巴勒斯坦。有鉴于马来亚还不是一个马来亚人组成的多元种族社会,所以眼前的马来亚还不具备独立的条件。

在此,李光耀的意图是说,在这两难问题不能有效解决之前,马来亚没有必要独立。既然马来亚还没有具备独立的条件,那么,反殖民运动的争取独立是没有意义的。

另外,李光耀所谓的接纳多元种族之马来亚人组成的社会,有个前提,这是一个排除反英反殖华人的政治体系下的马来亚社会。换言之,李光耀这一类亲英的皇家华人和马来人在政治权力上,要平起平坐, 被视为马来亚的一分子。这也就是要落实,英国人通过代理人和马来人结盟,进而影响马来亚未来发展的政治盘算。

10,‘任何个别人士,任何马来亚民族主义者,如果要宣扬的思想会导致英属马来亚结束,就会被英国当局列为不良分子。他们主要的目的是要延长英国对我们国家的控制。对他们而言,马来亚就是金钱。’

李光耀传递了,殖民部有意尽可能的延长对马来亚殖民统治的意愿,因为对英国人而言,马来亚就是金钱。

李光耀也指出,设定独立路线图和时间表是英国人的权力,任何挑战殖民政府的活动,都会被视为颠覆政府的不良分子。在这一种界定下,反殖民运动是挑战英国人权力的非法活动。在此,李光耀一再强调,反殖民运动的非法性。

11,‘不过,我们的王牌是负责任的英国领导人认识到,马来亚必须而且最终会独立,所以比较理想的做法是把马来亚交由欣赏英国人生活方式的领导人接管。新领导人必须愿意让马来亚成为共和联邦的成员,而且最重要的是,愿意让马来亚保留在英镑区内。’

李光耀慎重表达了自己对英国人的承诺。做为接班人必然会维护英国人的利益,保留英国人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马来亚会成为共和联邦的成员,并且留在英镑区内。

李光耀的马来亚论坛讲话,是呼吁留学生接受这种亲英反共不反殖民的政治观。这一种讲话的内容与精神,都和马来亚论坛追求国家独立的宗旨,背道而驰。

新加坡人民要仔细的阅读这一篇讲稿,看看李光耀是在推动?还是劝阻反殖民运动?是为了谁的利益讲话?是马来亚人民?是英国殖民部?还是一己之私?

从这些问题入手,想想看,李光耀究竟是不是英国代理人?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