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英国殖民部为李光耀政治护航

31/08/14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回忆录第十章,李光耀叙述了乘豪华轮的头等舱返抵新加坡时,受到‘那位系着领结亲自上船来的移民官福克斯先生’的刁难与恐吓,缘由曾经在1949年8月到布达佩斯出席一个由个由共产党组织的世界青年节大会。

李光耀也言及,‘政治部主任奈杰尔莫里斯建议在我和芝从英国回到新加坡时,立刻扣留我们。但是警察总监福尔杰,也就是那位不久前邀请我们到他在德凡郡的老家度周末的先生却不同意。会议记录还进一步记述总督、英军总司令和辅政司支持福尔杰的看法。’

在此,李光耀一方面要讲述自己被刁难与恐吓的‘不受英国人欢迎’待遇,却又按奈不住要晒晒自己被英国高官宠爱有加的现实。

其实,除了警察总监福尔杰已经在英国本土高规格款待了李光耀和柯玉芝,所以对两人的政治立场知之甚熟之外,从其他文献中也得悉,李光耀的一些英国朋友也已经事前写信,知会他们认识的政治部高级英国官员,要好好关照即将回国的李光耀。

换言之,政治部对李光耀是英国人可以信赖的好伙伴之事实,已经了然于心。因此,所谓的刁难与恐吓之说,不外是掩饰自己和英国人之间的不平凡关系,并且,更多的是要暗示自己在英国有过什么反英反殖的‘不良’记录。

回忆录提及马来亚论坛,不过,似乎没有进一步讲述自己的一场演讲,虽然,这一篇演讲稿是收录在李光耀的言论集。这一篇不合时宜的讲话,强调在种族问题有效解决之前,英国人有必要继续统治马来亚。这立场和反殖民运动的宗旨背道而驰。

大体而言,李光耀记述的英国学生生活之中,没有参与争取马来亚独立的政治活动。也就是说,当争取马来亚独立的反殖民运动,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之际,李光耀却是在英国人细心照顾下,舒适的在剑桥图书馆过读书日子。

李光耀回新之后的政治活动,是1951年2月担任黎觉参加立法议会选举的代理人。黎觉是‘新加坡主要政党-进步党的策划人,该党的领导人多数是30年代在英国念法科或医科的留学生。他们对英国的价值观佩服得五体投地,’

李光耀说‘他一定以为我会成为他的进步党的新党员,可以帮他做事’。此话说来模棱两可,李光耀究竟是,或者,不是进步党的党员?不过,李光耀出任土生华人组织的秘书一职,却是事实。虽然,这一事件也似乎没有在回忆录中有所详细讲述。

综合来看,李光耀回返新加坡之后的政治活动,主要是集中在受到英国人认可的范围之内。这些既得利益集团的活动,和争取马来亚独立之反殖民运动是对立的。

回顾历史,李光耀是在意识到林德修宪的结果,会使得华人选票大幅度增加,导致华人政治的崛起,并且不可逆转的改变,原有以印度人选票为主的政治生态。此后,李光耀收拾起亲英国人的政治立场,转而投身华人的反殖民运动,捞取华人选票。

虽然加入了反殖民运动,然而,李光耀和英国人之间的不为外人道的关系,在实质上,依然存在。这一个论点可以从第十五章成立人民行动党,一探究竟。

回忆录如是说:‘1955年2月28日提名,丹戎巴葛选区的两名对手(一个受华文教育,一个受英文教育)反对我提名,理由是我不具备这个资格。按照伦敦女王枢密院发出的根据林德新宪制举行选举的枢密令,候选人过去10年里必须在新加坡居留满七年。但是看来这项规定本身可能有毛病,因为新加坡成为单独的殖民地只有8年11个月之久,1946年4月以前它是海峡殖民地的一部分。选举官接受了我的提名,劝告两名对手说,以居留期不够作为反对的理由,只能在我当选之后,通过提呈选举请愿书的方式进行。

我把这个消息通知当时在伦敦的庆瑞,他转告工党议员奥伯利。奥伯利在下议院提出询问。3月,殖民部副大臣亨利·霍普金森回答说:“在即将到来的联邦选举之前的有关时期,在英国的马来亚学生,如果不是由于其他原因失去参加选举的资格,只要在离开期间继续把联邦当成自己的家园,他们都获准登记成为合格选民。他们无疑也会被视为有资格当候选人。”

虽然他所提的是马来亚学生,但是反对我的人都决定不再提这个问题。他们知道,伦敦在必要时会追溯这项规定的生效日期,以纠正事态而不至于让荒谬的规定引来不愉快的政治纷争。正如我当时指出,约翰·伊德在英国出生长大,在新加坡住满七年便有资格当立法议员,我在新加坡土生土长,除了在英国四年以外,一生都在这里度过,却没有这样的资格,那地球必定是方的,不是圆的。这只是我所遇到的第一道障碍。’

1,选举官的用意是要让李光耀参选,既便不符合参选条件的规定。从政府行政角度来看,允许不符合条件的候选人参选是不合法的。可见,这是一项违反行政原则的政治决定。想想看,如果有问题的人不是李光耀,英国人会同样从宽的处理吗?

2,李光耀的困境是重要到可以在英国下议院提讯。这一事件本身已经不言而喻的表露了李光耀的特殊身份。殖民部副大臣的回答,更是证实了英国人为李光耀政治护航的说法有其道理。李光耀有待无恐,认为如有必要可以修正法规追溯这项规定的生效日期。这种十足的信心应该就是来自,李光耀作为英国代理人的雄厚政治本钱。

3,政治上,李光耀的地球是圆的,可以为所欲为而没有掉落悬崖的厄运,其他参政者的地球是方的,只要越过雷池半步就会掉入粉身碎骨的无底深渊。殖民历史与当下的政治生态,不就正是如此吗?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