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印尼草根总统挑战开始

15/08/14

作者/来源:尹鸿伟 http://opinion.dwnews.com

经过近两周的焦急等待,全球伊斯兰教徒最多的国家终于选出了新总统。7月22日晚,印尼选举委员会通过电视直播宣布了选举结果,昵称“佐科威”的雅加达首都特区行政长官佐科•维多多击败退伍中将、前总统苏哈托的二女婿普拉博沃•苏比安托,当选新一任印尼总统。

此消息发出后,现任印尼总统苏西洛马上致电表达恭喜,美国总统奥巴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和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也接连致电表示祝贺。7月23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表示了祝贺,并称“中方一贯高度重视与印尼关系,当前中印(尼)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普拉博沃没有立即接受这样的现实,并声称选举过程中出现舞弊现象,将到宪法法院提出诉讼。不过,更多的声音倒向“草根”出身的佐科威。如新加坡《联合早报》所言:“从地方到中央,佐科威的从政历程确实带有传奇色彩,打破了印尼政治的传统生态,带来前所未见的新活力。”

各有所长的较量

7月22日晚,印尼一切平静如常,不过首都雅加达的交通有些异样,在繁忙时段也车辆稀少。此前,印尼政府在全国各地部署了25万名军警以防骚乱,大多数公司也纷纷让员工提早下班。之所以出现这样的防备计划,原因在于两位总统候选人都拥有不菲的支持力量。

现年63岁的普拉博沃出生在印尼一个名门望族,其祖父是印尼首家国营银行的创办人,父亲曾任印尼财政部长和贸易部长。1956年,由于普拉博沃的父亲身陷分离主义运动而大祸临头,不得不率领全家逃到国外漂泊避难,因此普拉博沃先后在新加坡、瑞士、英国等国家生活过,直至1970年才返回印尼,并且加入军队。

1983年,普拉博沃与印尼政治强人领袖苏哈托的二女儿西蒂成婚,虽然两人后来离异,但却为他后来的政治生涯起到铺垫作用。普拉博沃在军界的发展势头一直不错,早年多次被派到美国接受特别训练,并与美国国防部和情报体系高官建立联系。他还曾担任过印尼“红色贝雷帽”特种部队的司令,这支部队一度令人闻之丧胆,因此外界对他的印象是一名“强势领导”。不过,随着1998年苏哈托的倒台,普拉博沃因涉嫌绑架和拷打反苏哈托分子而被革除了军职,并且流放到了约旦避难。

斗转星移,印尼政治格局发生变化,普拉博沃返回印尼,投身商界并逐步积累了1.5亿美元的财富。据印尼媒体报道,成为印尼总统一直是普拉博沃的人生终极目标,为此其至少公开奋斗了十年。2004年,他努力成为戈尔卡党的总统候选人,但最后失利。

普拉博沃随后脱离了戈尔卡党,于2009年初创立了大印尼运动党,继续走在问鼎总统宝座的道路上。2009年,他曾经作为印尼前总统梅加瓦蒂的副手,参加正副总统竞选,但又遭失败。他屡败屡战,五年后又一次全力投入2014年总统大选,并且再度成为总统候选人。

相对身世显赫的普拉博沃而言,另一位总统候选人佐科威则“草根”十足,但却代表了新一代的印尼政治人物。他个子不高、亲切友善、能说会道,被外界称为是“每个人的邻家好友”。海外媒体则觉得他长得酷似美国总统奥巴马。

佐科威比普拉博沃足足小10岁,1961年出生在印尼梭罗市一个贫困的木匠家庭,2002年与一批同行和朋友创立了印尼手工与家具工业协会,并出任主席。由于个人勤奋努力,2005年他代表斗争派民主党成功竞选了梭罗市长职位。在任5年间,其将梭罗市打造为印尼的文化名城。在担任梭罗市长期间,佐科威不领取政府的薪水,他在签收后把钱交给秘书,用于及时救助灾民或苦难贫民。其所作所为预示着长远的人生规划,同时获得了民众的高度爱戴,因而在2012年高票当选为印尼雅加达省省长。

对于佐科威骨子里散发出的得体礼节,或是犬儒主义者眼中他根深蒂固的“政治本能”,每个人都听过不少传闻。据英国《经济学人》报道,2013年1月雅加达洪灾时,一位记者跟着他进行报道。后来该记者发推特说他极想给佐科威一个拥抱,因为佐科威注意到他十分劳累,贴心地找到其责任编辑建议找人代替并让其休息。

一直以严重水灾和交通堵塞闻名的雅加达,在佐科威出任省长后得到许多变化。短短两年内其声誉持续高涨,民众纷纷要求提名他为斗争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2014年4月,佐科威被美国《财富》杂志选为本年度世界50位最伟大的领导人,名列第37位。印尼前总统、斗争民主党总主席梅加瓦蒂曾表示,“佐科威体形虽削瘦却有公牛的气力,大家应极力支持他当选总统。”

华裔的矛盾心态

印尼的民主政治改革已迈入第15个年头,虽然需要改进的地方仍然很多,但民主选举制度的实践已经有了巨大发展。一方面,越来越多类似佐科威这样的“草根”政治家从基层民间崛起;另一方面,长期被打压和排斥的近1000万华裔群体正在获得与其他种族平等的政治权利。

自1945年摆脱荷兰的殖民统治独立以来,印尼一直试图成为国际社会的关键角色,但其国内复杂的宗教和民族问题,以及长期的专制烙印使这一夙愿久久不能实现。目前,印尼继续对内努力抚平各政治派别的相互矛盾,对外坚持高调的外交姿态,始终没有放弃成为国际社会重要成员的国家理想。

印尼,曾经是世界上排华最严重的国度,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不断发生抢掠屠杀华侨和华人的事件后,几乎所有华人社团、公会都被解散。不过,伴随着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风暴的冲击,在位32年的苏哈托专制政权宣告崩溃。从1998年接任的哈比比总统开始,瓦希德、梅加瓦蒂及苏西洛数任总统都努力摈弃不正常的歧视政策,使印尼华人的生存环境得到了极大改善,并且在印尼社会中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其称呼也潜移默化地从“华人”变成了“华裔”。

仍然对排华和暴力事件心有余悸的印尼华裔,不仅审慎评估两位总统候选人的背景和过去,更希望选择一个在他们眼中最能确保华裔安全的人选。对大多数华裔而言,目前仍陷于一种矛盾心态:一方面,由于担心印尼回到专制和军事主义,他们欢迎佐科威对种族与宗教课题持不偏不倚的立场;另一方面,部分华裔又认为,有能力和有条件确保国家治安和秩序的是政治强人普拉博沃。

但印尼的国内形势依然很微妙。两位总统候选人都尽力向华裔选民保证,他们是安全的,但他们对华裔的态度也很谨慎——虽然经过了15年的民主政治改革,但排华情绪在印尼社会依然存在。

一些印尼华裔领袖表示,印尼仍然需要如美国艾森豪威尔那样军人出身、又有民主素养的总统;同时印尼的政党政治和议会民主已告成熟,不必担心军人重返政坛或再搞专政。

目前,印尼华裔公民接近4%,但多年前组成的华裔(人)政党不成气候,未能在政坛发挥作用,因此有意从政的华裔精英只有加入理念相同的政党才有出路。7月初,印尼华裔、资深时事评论员余竹生接受当地媒体采访时表示:“就此次总统大选,某些华社人物竟然对印尼民主政治生态毫无见识,散布所谓大选结果可能引发暴乱谣言,甚至对某组候选人的负面背景进行渲染的做法,令人不可思议。”

由于印尼的特殊历史原因,苏哈托时代华裔群体在政治上一直无法参与,但在经济方面却一直是翘楚。对于大选期间印尼社会传言华裔将会再度遭到侵害,甚至部分华裔已经离开印尼躲避“政治骚乱风暴”的情况,余竹生认为,印尼已晋身为全球四大民主国家之一,政治改革开放后的多次大选都和平顺利地进行,作为少数族群的华裔公民无须杞人忧天。“华裔的选票即便不足以左右大局,也要凭自已的良知与判断投下神圣一票,以尽作为印尼公民的职责。”

佐科威作为印尼土著民族,对华裔充满了友善。2012年9月,在雅加达省长选举中,佐科威与来自大印尼运动党的钟万学竞选组合胜出。印尼人亲切地称钟万学为阿和客(Ahok),作为华裔和基督徒的他能够高调进入主流社会,并且与印尼土著族群实现政治联盟,显示出印尼社会的包容。雅加达市民认为,他的中选标志着印尼人民开始淡化种族身份,把各种族群全看成是印尼国民。《雅加达邮报》则猜测,若佐科威在选举中胜出,肯定会支持钟万学出任下一届雅加达省省长。

在此过程中,佐科威本人同样得分不少。在由国际智库“城市市长基金会”主办的“2012年全球市长计划”评选活动中,他被评为全球表现第三佳市长。

艰巨任务的开始

7月5日,印尼现任总统苏西洛公开呼吁各方共同维护民主制度,建议普拉博沃和佐科威必须准备胜利和准备失败,胜者无须高傲,败者无须发怒,“选举结束后,普拉博沃和佐科威不该成为仇敌和没完没了地怀恨在心;五年之后仍有机会参加总统选举”。

然而,普拉博沃并未听劝,仍公开质疑选举结果。按照印尼选举法令,不满选举结果的候选人可在成绩公布后三天内(即7月25日前)向宪法法院提出选举诉讼;法院将在8月聆审,并在8月21日之前裁决,但不可以上诉。然而,有印尼媒体在7月23日引述选举专家的意见认为,佐科威超出的选票数量是个“安全差距”(6%左右),因此很难通过宪法法院达到挑战目的。

在对外形象上,普拉博沃有意无意地体现出民族主义。在今年6月9日的首场电视辩论中,普拉博沃竞选组合以传统白色服装亮相,而佐科威竞选组合则西装笔挺,双方形象对比鲜明。由于普拉博沃涉嫌1980年参与镇压东帝汶叛乱,1998年又涉嫌幕后操纵雅加达排华事件,美国至今仍禁止他入境。不过,普拉博沃一直努力改变华裔对自己的固有印象,表示那些对于他指使抢烧华商,甚至要造反的言论都是不合逻辑的“政治诽谤”。

竞选初期,佐科威原本民调大幅领先对手,但随着选战的抹黑攻讦,领先幅度逐渐缩小,甚至一度被对手超前。外界分析,其民调一度下滑主要是因为对手阵营抹黑策略奏效,内容包括质疑佐科威是华人以及质疑他是基督徒而非穆斯林。印尼近2.5亿人口中,约高达九成是穆斯林,穆斯林选票是攸关大选胜负的关键。面对抹黑攻讦,佐科威和核心幕僚在选前3天飞往中东圣城麦加沉淀心情,并破解他被指是基督徒的流言,民调支持率因而回升。

相对普拉博沃主张对印尼国内经济实施保护主义,佐科威则对经济政策持对外开放思路。前者的执政观念不但令外国投资者感到担忧,也让关注印尼的外商感到不解,因此纷纷把胜选期望投注在佐科威身上。目前,不少外商都认为佐科威会是个比较容易合作的对象,也相信其会落实印尼急需的经济改革,所以印尼股市往往会在佐科威的选情出现利好消息时提振不少。

此外,由于佐科威是印尼展开民主改革16年后第一位出自基层的总统,印尼民众尤其是下层民众对他的期待很大。而佐科威阵营大量使用脸书、推特等社交媒体进行造势;加上找来热门摇滚乐团助阵、制作竞选动画短片,吸引不少年轻族群支持。稳抓宗教、人权、民心求变的立场,诉求清新及清廉,定位明确、出招精准,让佐科威这位木匠之子也能靠平民力挺,颠覆印尼政坛传统。

不过,接触过佐科威的一位媒体人则称,或许由于缺乏外交等国际政治经历,佐科威在竞选期间基本拒绝回答任何外交问题,这也让他的外交政策尚不清晰。据其透露,他本人英语不佳,接受外媒采访时会用简洁的印尼语回答。

印尼主流舆论则对“文人总统的能力”抱有疑虑。自1998年5月前总统苏哈托下台,至2004年首次举行总统直选,印尼短短6年间更换了三位文人总统。现任总统苏西洛虽然执政10年,但毁誉参半,因此许多印尼选民认为“具军人背景的总统更具魄力和处事明确”。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便普拉博沃被指人权记录不佳,但仍获得许多选民的支持。

如果不出意外,新任总统将在10月20日宣誓就职。在《雅加达邮报》看来,对佐科威来说,选举绝对不是结束,而是面对一系列挑战和艰巨任务的开始,“其中最根本的就是要如何让更多印尼人摆脱贫穷,改善贫富悬殊的情况”。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