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评美国南海争端四个战略指标

15/05/14

作者/来源:王存刚 中国社会科学在线 http://news.hexun.com

  核心提示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接受,美国已经成为南海主权争端的关键变量之一,对事态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因此,恰当地评估美国的作用和影响力,对于中国经略南海、维护领土完整和周边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接受,美国已经成为南海主权争端的关键变量之一,对事态的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因此,恰当地评估美国的作用和影响力,对于中国经略南海、维护领土完整和周边安全具有重要意义。

  笔者认为,评估美国在南海主权争端中的作用和影响力,至少应注意以下四个因素,也就是四个指标。

  战略目标 南海战略是美国全球战略的一部分

  中国有句老话,就是“无利不起早”。这句话用在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这一案例中,可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尽管美国政客、智囊们在公开场合说得冠冕堂皇,比如,确保航行安全,维护地区稳定与繁荣等,但这些都不能给美国在这一争端中的所作所为以令人信服的解释。事实充分表明,美国高调介入南海主权争端是有明确战略目标的,是要攫取相应的国家利益。这一点在2010年东亚峰会期间已经暴露无遗。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明确宣称:“南中国海主权争端是美国国家利益的一部分”。尽管希拉里等美国政要后来在这一点上有所收敛,但那至多是在中国方面强烈反应后的一种策略调整,并不意味着美国官方在这一问题上的战略目标有所改变。

  从已有资料看,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的战略目标是复杂的,涉及政治、经济、安全等多个方面。至于这些目标的具体内容、重要性排序是否会随着时间推移而发生变化,需要仔细考察,深入研究,不能匆忙、草率地下结论。在这方面,大而化之、想当然或者简单地从过去的经验进行推演,都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还应当明确的是,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的战略是其全球战略的组成部分,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重要一环。因此,考察前者,必须与后两个方面结合起来。孤立地看待前者,是不可能得出正确判断的。

  意愿强度 意愿随战略地位而改变

  从表面上看,近期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的态度是很坚决的,劲头也很大,也就是说意愿强度比较高。但问题是,美国的这样一种态度、这样一种劲头是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态的发展、中美关系的演进而发生变化呢?众所周知,美国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南海主权争端保持中立,直到2010年才发生重大转变,即由中立转向高调介入。那么,未来美国在争端中会不会对自己现在所持的立场作出调整,哪怕只是一种微调?这些都需要仔细观察。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意愿的强度,同其所要达到的战略目标是密切相关的。如果未来东南亚在美国全球战略布局中的地位下降,南海主权争端在美国全球战略特别是地区战略中的价值就会随之下降,那么,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的意愿强度可能就会降低。

  影响能力 软能力值得关注

  美国这方面的能力包括硬和软两个方面。硬能力主要是指军事能力,它既包括美国整体军事能力,也包括它在亚太地区的军事能力;后者对南海主权争端的影响更为直接,因而也更为重要。软能力则主要是指美国影响南海主权争端当事国相关行为的能力。这种能力既与美国自身实力和外交能力有关,也与其外交对象国的认知及态度有关。

  以往我们对美国硬能力的关注较多,而对美国软能力的关注相对较少。其实,美国影响东南亚国家的软能力是很强的,它也一直非常重视培育这种能力。一位对菲律宾有较为深入研究的中国学者就写道:美国对菲律宾的影响已经渗透到后者的“每一个角落和每一个层面”。美驻菲大使一直巧妙地影响着菲国内政局,美国大使的支持对历任菲律宾总统都非常关键。台风“海燕”重创菲律宾后,美国提供了2000万美元的巨额援助,居众多援助国之首。此外,长期以来,大量来自美国的NGO和各种组织也对菲律宾施加着非常复杂的影响力。相比较而言,中国对菲律宾的影响力非常有限。这种情况在东盟其他国家中也程度不同地存在着。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可能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我们缺乏对美国与有关南海声索国关系的深入细致研究;二是我们缺乏对单一东盟国家的深入细致研究,通常习惯于把东盟作为一个整体来对待,对其成员国之间的差异则重视不够。

  行为方式 军事、经济多管齐下

  从已有资料看,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的行为方式是多管齐下,相互配合。现在各方面关注比较多的是美国的军事行动,包括它在亚太地区的军事部署调整,它与一些南海声索国的联合军演,它向一些南海声索国出售军备的行为。这些当然很重要,但远不是美国介入争端的行为方式的全部。其实,经济手段也是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影响南海有关声索国政策和行为的非常重要的手段。从历史上看,美国与东南亚国家的经贸关系一度十分紧密。新加坡国立大学亚洲竞争力研究所曾进行过一项研究,即把中欧美日作为4个主要贸易市场,比较印度尼西亚、泰国、新加坡、菲律宾和马来西亚这5个东盟创始国在过去30年(2011年以前)中对上述4个贸易市场的依赖性,结果发现,东盟作为一个整体,在1980年代对美国的依赖程度是中国的20倍,而在2000—2010年的10年间,已经逐步降低到了不超过5倍。换言之,中国与东盟的经济依存度近年来大幅度上升。这自然引起了美国方面的重视。最近两三年,尽管遭受金融危机的重创,美国还是想方设法加强与南海有关声索国的经贸关系,并以此促进彼此的政治与安全关系。比如,2011年11月,时任美国国务卿的希拉里在访问菲律宾期间曾承诺,美国将为菲律宾提供经济领域的一系列合作计划,以提升两国长达几十年的联盟关系。又如,自1990年代以来,美国与越南的经贸关系不断加强。2013年7月,越南国家主席张晋创访问美国期间,美越共同宣布建立“全面伙伴关系”,以推动两国在政治、经贸以及防务安全等领域的合作。有中国学者认为,由于越南外贸依存度极高,因此,借力美国振兴疲软的本国经济,是越南与美国建立“全面伙伴关系”主要目的之一。目前,美国是越南的最大出口市场,美国企业界积极支持越南参加美国主导的TPP谈判。

  总之,我们只有认真研究、综合考量上述四个方面的因素,才有可能准确判断美国在南海主权争端中的作用和影响力,从而确立我们对美在这一问题上的基本立场,制定相应对策,采取有效举措,以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

  对于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中国予以重视是很自然的,但也没有必要过分夸大这一因素的作用和影响力,否则就会自乱阵脚。在这方面,毛泽东关于战略与战术辩证关系的著名论述是值得我们认真记取的。笔者认为,随着时间的推移,由于各种因素的变化及相互作用,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的成本将会上升,收益将会降低。这些因素大体有:美国相对实力的继续下降;中国相对和绝对实力的继续上升,经略南海的信心和技巧进一步加强,全球和地区战略的调整;南海声索国的认知、政策和行为方式的转变;等等。作为上述现象的后果,美国介入南海主权争端的意愿强度可能会逐步降低,作用和影响力也会逐步减小。就中国方面而言,我们应当努力做好四个方面的工作,即不断展示信心,始终保持耐心,继续增强实力,高度注意策略。

作者系天津师范大学国际关系与全球问题研究所所长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