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美国缘何积极染指TPP

10/05/14

作者/来源:经济参考报 http://finance.qq.com

  美国是在全球霸权地位和影响力下降的形势下,加快调整全球战略和外交政策,旨在维持其世界主导地位和唯一超级大国地位。

  推行“两洋战略”控制世界市场

  美国在推行TPP谈判过程中 自2013年6月与欧盟正式启动“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谈判,被称为美国“两洋战略”。英国《金融时报》网站2014年4月23日发表评论指出,“美国官员将TPP—加上一项跨大西洋贸易协定—描述为一种整体努力的一部分,目的是采取主动、抢在中国之前更新全球贸易规则。”

  据统计,2010年11个TPP成员国的G D P达16 .9万亿美元,占世界G D P的27 .2%,加上日本(2013年7月23日正式加入谈判),TPP 12个成员国的G D P达22 .3万亿美元,占世界G D P的35.5%;美国和欧盟的G D P占全球G D P的40%。美欧首轮TTIP谈判于2013年7月12日结束。双方初步确定TTIP将涵盖市场准入、投资、服务、监管等20项议题。美欧等主要发达国家认为,原有WT O规则不高、不严,给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提供了“钻漏洞 ” 的机会。 因此,TPP谈判和TTIP谈判的目标,一是通过大幅度消除彼此投资和贸易障碍,扩大相互投资和贸易,刺激经济复苏和增加就业;二是通过修改和制定投资和贸易新规则,提高市场准入标准和门槛,限制和打压新兴市场国家,维护西方主要发达国家在世界投资和贸易市场的主导地位。

  美欧在农业政策和视听产品等领域谈判存在严重分歧。日本《富士产经商报》2014年1月刊登该报记者本田诚一篇题为《TPP谈判濒临 “ 空中解体”》的文章介绍,日本主张维持大米等五个重要农产品领域关税,但美国坚决要求撤销所有商品关税。美国与马来西亚和越南等新兴市场国家之间也在知识产权保护和国有企业改革等领域产生对立。在各国反对美国霸道要求的声音中,谈判成败的关键在于美国会否软化立场。无论T PP还是TTIP谈判仍将步履艰难。但是,新兴市场国家要充分估计到,西方大国在制定投资和贸易新规则和新标准方面的进展及其影响。

  战略重心东移重要抓手

  2014年1月,美国《外交政策聚焦》网站发表美国朝鲜政策研究所政策分析师克里斯蒂娜·安一篇题为《开火和开放市场:亚太支点和TPP》的文章介绍,TPP是世界上最雄心勃勃、影响最深远的自由贸易协定 。1月9日,美国国会出台了“快速通道”立法,允许奥巴马政府不经公开辩论就可以签署TPP。文章认为,就像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生效以来签署的几乎所有贸易协定一样,TPP几乎肯定会允许签约国任何地方的跨国公司在秘密法庭起诉政府、推翻可能会限制他们盈利的国家或地方法规,阻碍人们推动建立确保可持续发展的政策的努力。

   克里斯蒂娜·安的文章指出,美国精英还企图借助签署TPP削弱亚太国家与中国的经济融合,并通过更广泛的“太平洋支点”计划在军事上遏制中国。文章介绍,到2020年,60%的美国海军力量将部署在亚太地区,而这里已经驻扎着3 .2万名美军。该军事调整需要重建和翻修美国在菲律宾的军事设施,在澳大利亚派驻2500名海军陆战队员,将8000名海军陆战队员及其家属从冲绳转移到关岛和夏威夷,并建立像太平洋塞班小岛上那样的新设施。与此同时,美军定期动用上万官兵和核动力航母与其主要盟国—同时也是中国的邻国—日本和韩国举行大规模联合军演。它也定期与泰国、新加坡、印尼、马来西亚甚至缅甸举办“金色眼镜蛇”军事演习。文章问道:“谁在威胁谁?中国在本国边界外的亚太其他地区连一个军事基地都没有。”很显然,美国依军事实力为后盾 , 以TPP为 抓手,并利用其主要盟国日本和菲律宾,搞所谓“亚洲再平衡”,主导亚太地区经济合作和亚洲大市场。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地缘政治_g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