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幼儿便溺引发中港矛盾

04/05/14

作者/来源:薛佩菱 东方日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如果说衣、食、住、行是每个人的基本生活需要,那么吃、喝、拉、撒、睡,就是每个人的基本权益。这是因为有进,自然得出,如果硬是憋著,让人挺难受的,別说是大人,小孩更不可能忍得了。

近日中港媒体以及两地的网民,因为一泡尿而闹得不可开交,纷纷打起笔战和骂战,网上更是硝烟密佈。话说一对来自中国的游客夫妇,因找不到厕所,小孩憋得受不了,唯有让小孩在旺角行人专用区上就地解决,好巧不巧,这一幕被当地一名自称是杂誌记者的香港人遇到,也就自然地拿起手机拍摄。

结果,这一拉一拍,再来一堵的情况下,就引发双方的衝突。中国父母觉得对方嚇坏他们的小孩,想要抢回男子的记忆卡,对方不肯;之后再有一名香港男子介入,拉著婴儿车,图阻止那对夫妇离开。双方从口角到后来互相推撞,都被路过的群眾拍摄放上网。

开放自由行

经过网上的传播,让中港矛盾再添一笔。中国媒体,包括新华社等官媒,认为香港人小题大做、没有包容心、歧视中国內地来的人。中国网民甚至號召要在5月1日当天,组团到香港各地去便溺,让香港人「见多了就习惯」。至于香港媒体和网民,则觉得父母让小孩当街曝露下体是不合理的,而隨地便溺则是不文明的。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中港矛盾自香港在1997年回归后,尤其是开放自由行后就激化。在政治上,中央政府在回归前所说的一国两制、港人高度自治、新闻与言论自由、落实全面普选(一人一票选特首)等承诺没有兑现,在香港人看来,有种被忽悠了,但又无能为力的失落和无奈感。

在社会上,开放自由行之故,让中国內地游客和香港人的接触更为频密,更何况香港作为人口高密度的城市,中国部分人的土豪囂张行为,还有不文明的举动,都让香港人观感不佳。加上,中国孕妇来港產子的双非问题(指在香港出生的婴儿,其父母皆非香港居民,通常是指中国公民),对港人而言,那是鳩佔鹊巢,毫无贡献却佔用本应属于香港纳税人的资源。

笔者不久前去了一趟新加坡,在搭地铁时,对面正好坐著一对中国老人,还有他们坐在小孩推车上可爱的小孙女,年约3岁的小女孩活泼好动,大大的眼睛和粉嫩的双颊,甚討人喜爱。不过,接下来的一幕,真的让笔者傻眼。

奶奶抱起小孙女,脱下裤子,再將小孩抱起,爷爷则拿了个大塑胶袋,往小女孩的屁股下放著,小女孩就往塑胶袋撒尿。小女孩方便好后,奶奶替她穿好裤子,爷爷就把塑胶袋收起来。

这一切的过程,笔者觉得不自在,眼睛不知该往哪看,因为看到小女孩的下体;至于那对中国老人的表情和动作是从容与不扭捏,一切就显得么地自然。当下,笔者还真的很想拿出手机来拍摄。这是因为在搭地铁的经验中,不管是在吉隆坡、台北或之前的新加坡,从没遇过类似的情况;但意识到这是不礼貌、侵犯他人隱私的举动,就克制了自己把手机拿出来的衝动。

再观察週遭人的反应,发现车厢內的其他乘客,依然若无其事般地做自己的事情,不知道是因为新加坡有太多的中国移民了,所以上述场景对他们而言,已是见怪不怪,抑或是典型的都市人的冷漠?

入乡要隨俗

当笔者和先生谈起这件事时,他认为至少那对老人,还算是有sense的中国人,会用塑胶袋来装尿,没让小孩就地小解,而且小孩子也很难控制不小便。

虽然如此,可地铁车厢是密闭的空间,除非有嗅觉功能障碍,否则空气中瀰漫著排泄物的味道,的確让人不舒服。再者,虽说是小孩,在公眾场所曝露下体,也显得不雅观。笔者不解,为何大人没考虑让小孩在出门前,替小孩包尿布,可以避免届时小孩要上厕所,但又找到不到厕所的尷尬和麻烦。

中国小孩在香港街头便溺一事,中国媒体和网民要求香港人应该包容,但中国人不是有句话叫「入乡要隨俗」,那去到中国以外的城市或地方,就得拿出所谓的「尊重」。常言道,言教不如身教,如果小孩从小就被灌输可以在大街上隨处大小解,那小孩长大后当了父母,是不是也有可能如此教育他/她的小孩?

中国素称「礼仪之邦」,但纵观中国游客这些年在外国令人瞪目结舌的行为举止,还真的让人捏把冷汗。人必自重,而后人重之,要求別人包容前,是不是得先学会尊重呢?也许一时之间很难改变外界对中国游客的负面印象,但中国媒体的「枪口一致对外」,加上网民不理性的叫囂,除了加深中港矛盾外,试问对彼此又有何好处?

中国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隨著中国的富裕,更多中国公民有能力到世界各地观光购物,是如假包换的「財神爷」,对刺激当地的观光业有很大的帮助。然而,如果没有理解国际社会对一般社交的基本要求,不守公共秩序,也不理当地的民情风俗,摆出一副「我是土豪我怕谁」的姿態,不但引来侧目,也破坏了礼仪之邦的传统好形象。一个文明大国,不会不顾礼仪;日本旅客远比中国旅客更受各国欢迎,並非日本人更有钱,而是仪表端庄,待人有礼。

---

分类题材: 地缘政治_g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