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从精英主义滑向民粹主义

05/01/14

作者/来源:孙喜(9-11-2013) http://www.chinese.rfi.fr

摘要:“在如今民主化和网络化普及的时代,精英主义(Elitism)和民粹主义(Populism)此消彼长的势头愈加明显,各国政党迫于选举压力难免倾向于迎合选民的短期诉求。可惜的是,大多数民众的诉求是理想化和善变的,因此政府制定政策时必须以国家长远利益为考量,而不能仅仅被大众的短期情绪牵着鼻子走。”

2011年的国会选举堪称新加坡政治的“分水岭”。面对历史新低的60.14%得票率的打击和首次丧失一个集选区的挫折的“倒逼”,执政党人民行动党(PAP)意识到了威权主义下“政府知道一切”(Government Knows Best)的精英时代正在加速逝去,因此明智地选择了主动聆听和深刻反思,它们力求革新的努力有目共睹。

历时一年的“我们的新加坡全国对话”(Our Singapore Conversation,OSC)就是政府试图了解民情和倾听民意的最重要举措。OSC的调查显示,公共医疗、公共住屋和就业保障是最受民众关注的三大课题。因此,在今年8月的国庆群众大会上,李显龙总理便迅速回应,宣布调整医疗、住屋和教育等三方面重要政策。政府的诚意显而易见,但是任何政策的调整都应循序渐进以避免大起大落,否则过犹不及。

一直以来民怨深重的移民和外劳问题首当其冲。政府一方面逐步收紧移民政策,加大移民申请的难度;另一方面,在教育、住屋、医疗等领域实施更多国民优先举措。其中,政府最新规定外籍住户在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PR)后,必须等三年,才能在公开市场购买转售组屋(HDB);此外,明年8月即将实施的“公平聘用政策”(Fair Consideration Framework,FCF)规定企业在申请就业准证前,须先刊登至少14天的招聘广告,确保优先考虑聘请本地人。

国家发展部和建屋发展局于8月份推出的限制房屋贷款和永久居民购屋的新措施有效地打压了转售组屋市场的需求,为市场进一步降温。“过热”房市的确需要调控,然而房市转而“过冷”的风险也不容忽视。民众未来是否因此会转而抱怨自己的房屋价值缩水和不易转售获利呢?

人力部的“公平聘用政策”也许有助于强化本地人的就业权益,但是否会因此增大企业的招聘困难和运营成本呢?是否有悖于新加坡素有的亲商的开放市场形象呢?如果外国投资者因此而降低对于新加坡的兴趣和信心,最终受害的反而会是本地就业者。

此外,政府健保双全(Medishield)保险计划的全民化和终身化希望能令所有民众终生受益。不过,保费的增加是否反而会加重民众生活负担、企业运营成本,并间接推高医疗费用呢?是否会助长民众对于日常健康保养的忽视和过度依赖政府的心理?这些都是需要严肃思考的深层次问题。

伟大政治家最宝贵的品质就是其独到的远见和非盲目的坚持。当年美国国务卿威廉•H•苏厄德就因为坚持从沙俄手中购买荒无人烟的阿拉斯加而被嘲笑为“愚蠢”,可是后来的美国民众终对苏厄德的英明之举感恩戴德。

不过,在如今民主化和网络化普及的时代,精英主义(Elitism)和民粹主义(Populism)此消彼长的势头愈加明显,各国政党迫于选举压力难免倾向于迎合选民的短期诉求。可惜的是,大多数民众的诉求是理想化和善变的,因此政府制定政策时必须以国家长远利益为考量,而不能仅仅被大众的短期情绪牵着鼻子走。

新加坡建国总理李光耀在2011年大选后表示,“输掉6个国会议席并非是个灾难性结果,也不意味著新加坡下来将出现一味迎合民众要求的民粹主义政府”。然而,面对日益高涨的竞选压力,若要真正勇于做到“轻(政党)胜负,重(国家)兴衰”,又谈何容易?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