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的远见和偏见

08/12/13

作者/来源:郑渝川 http://blog.tianya.cn

所评图书:
书名:《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
李光耀 口述,(美)格雷厄姆·艾利森、罗伯特·D·布莱克威尔、阿里·维尼 主编;译者:蒋宗强
出版社:中信出版社;出版日期:2013年10月第一版

本文发表在《信客》杂志2013年11月

李光耀的远见和偏见李光耀的远见和偏见李光耀的远见和偏见

小国走出了大政治家。李光耀是20世纪全球最为知名的政治领导人之一,人们常常将他的名字与曼德拉、邓小平、里根、撒切尔夫人、科尔等人相提并论。他是小国新加坡的“国父”,在担任新加坡总理的30多年里,领导国家从一个纯粹的中转港口城市、混乱的殖民地社会转型发展为在全球地缘政治和经济中占有突出位置的重要节点。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政治清明、社会建设均为世人所称道。在他卸任新加坡总理一职后,仍以众所周知的方式,在该国和世界政坛发挥着极其明显的影响力。

李光耀发挥的这种影响力,某种意义上可称之为的软实力,不仅仅表现为其开创和长崎领导的新加坡的发展模式的权威阐释,很大程度上西方世界接受了他对新加坡式威权式民主的界定和解读,我国一些省市长期以来也以新加坡为学习榜样;而且他成为了中国和东南亚一些国家了解西方、西方了解东方的“传译者”。

从邓小平到习近平,从尼克松到奥巴马,以及其他重要国家、顶级国际组织和跨国公司的领导人,都在倾听李光耀怎么说——他总是热衷于促成东西方的相互理解和合作,自然,这种理解和合作越密切,对于新加坡这个弹丸小国,就越能收获到利益。从他的解释中,中国人可以“提前”了解西方将怎样看待中国,西方政要也能掌握东方怎么评价西方。他说得是不是完全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塑造了相互理解、合作和解释的框架。

中信出版社新近引进出版的《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一书,是李光耀接受美国政治学者格雷厄姆·艾利森等人主持的主题访谈所汇编而成的。在这本书中,李光耀不仅回答了一直以来为中国读者深感兴趣的新加坡成功经验等问题,还就中国崛起、美国的未来、美中关系、印度的发展潜力、伊斯兰极端主义、地缘政治、全球化、民主等重大议题谈了自己的看法。

关于中国,李光耀的总体两个判断是,中国崛起、中国取代美国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的第一大国,是大势所趋,即便美国有意阻拦也无法妨碍实现;中国崛起的最大阻碍在于,“中国人的思维”,特别是年轻人的思维,仍然沉浸于“(过去)沦为半封建半殖民地之前的世界(中国的荣耀)以及殖民者(在近代)给中国带来的剥削和羞辱”。李光耀谈及了中国文化传统缺乏包容性和创新动力、官僚制度、设施落后、城乡差异和地区差异、贫富矛盾、激越城市化带来的巨大压力等制约因素,但判断认为这些因素不会影响中国未来一段时期内继续保持较快增速。他所担忧的是,中国的年轻一代不能明白“中国曾经因为闭关锁国和过度注重意识形态而犯的错误”、在全球贸易和国际政治问题处理上形成敌对性思维。

李光耀“既看好,又不看好”美国的未来。为什么会有这样看似矛盾的判断呢?如果联系到书中李光耀对新加坡成功经验一章的解读,不难发现,他是以新加坡以及全球其他一些治理成功的经济体的经验,来对美国的未来进行评论的。之所以说“看好”美国,是因为在他看来,美国仍然有着很强的创新传统、制度弹性和创造力,美国民间的企业家精神和包容性文化依旧深厚——这些要素同样属于新加坡;而“不看好”美国的依据,则是他所界定的美国民主民粹化,美国领导人为争取选票而千方百计讨好选民,政府、政策、选民都毫无纪律,文化上推崇个人至上,不善于选拔优秀人才进入政府——新加坡则在这些方面表现出极大差异。

基于同样的判别标准,李光耀对印度未来的发展潜力,表现出空前的悲观:印度有着美国所有的制度缺陷,却因为种族结构、政府组成模式等问题而无法发挥美国的优势。

《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书中极可能引发争议的篇章在于,李光耀对伊斯兰、伊斯兰极端主义的描述和评价。他所采取了一种会让所有历史学家感到不安的简化描述:尽管否认伊斯兰教是一种极端、暴力的宗教,却认为伊斯兰教从诞生之日起就与暴力、封闭性有要素相关,形成了所谓的温和派伊斯兰和伊斯兰极端主义。而对近年来挑战美国乃至全球的基地组织一类的伊斯兰极端组织为什么形成,李光耀避开了1980年代美国培植这类组织发展(以对抗苏联,以及伊朗)的历史背景介绍,具体叙述传递给人的印象是极其紊乱的。

李光耀在谈论领导力、竞争、民主及其风险时,对美式民主乃至一般意义上的选举民主都给予了批评,而推崇威权式政体,并认为这将带来清晰、有见识、有远见的治理。但从他谈及美国、印度、伊斯兰等问题时的偏狭;以及一边讨论进化论、社会进化和演化观点,一边却将人的智力和发展成就归结为遗传基因的优劣等观点的陈腐,就颇能让人明白,民主、竞争对于领导能力和判断水平所能起到的作用。

《李光耀论中国与世界》一书会在当下产生很大的影响力,书中的诸多判断也必然会引发强烈的争议,正如本文前面已经提到的,李光耀说对或者说错了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塑造了国际问题叙述的框架,并以其远见和偏见对这些问题的解决发挥着不可忽视的影响。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