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巫统政治势头趋保守转型停滯

28/10/13

作者/来源:林士粧 东方日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备受瞩目的巫统党选刚落幕,首相兼巫统党主席拿督斯里纳吉也在週五(25日)公佈了第13届全国大选后的財政预算案,国內的未来局势似乎有了可预测的方向。究竟本届巫统党选,如何影响我国未来的政治局势?

尤其国阵在5月大选后得票数不过半,是否会促使纳吉在党选后,放弃转型和改革姿態而重回保守与族群论述?大马的华人社会要如何看待自身的处境和位置?

政治时评人潘永强指出,纳吉在党选过程中重提土著议程,以及对保守力量的回应,都显示了纳吉势力转弱和面对党內压力的问题。

「未来政局纳吉应会採取谨慎態度,不会表现出过去几年的中间路线,包括同意收紧国安方面的法令,其实等同于妥协,放弃过去几年的政治转型的措施。」

他说,这次的党选恰恰粉碎了首相纳吉推行的「一个马来西亚」口號,证明这只是个说来好听的政治宣传口號。「如果一个马来西亚是纳吉施政的核心价值,当他在党选时目睹其他党內同志践踏自己过去四年大事鼓吹的核心价值,而仍未作出反应。」

他表示,这次巫统党选成绩只反映了巫统当內部同阵营的权力考量。

「许多党职维持现状是为了应对马哈迪保守势力的挑战,这不代表纳吉有能力掌握局势。」

他说,从巫统党选前后可见,纳吉近来有意与阿都拉的阵营结合,抗衡马哈迪的力量,包括支持凯里入阁和蝉联巫青团长。

充满忧患意识

隆雪华堂执行长陈亚才认为,巫统党选选绩反映了巫统作为国阵最大党,在今年全国大选面对其他成员党的功能失效,是充满忧患意识的。

「他们也在思考要如何回应华社。尤其在这次党选,不管哪个派系都没有更宏观的大论述,反而是种族言论抬高这些领袖的形象,使他们贏得党职。」

他指出,一马政策下纳吉平等对待了各群体的利益,反而华社与华基政党,应该主动去思考如何与当权者互动,协助打破种族僵局。

「一直抱怨政府有行政偏差、种族主义,这些词汇是不可能打动人家的。这些敌我分明的论述,已经预设了受害者和加害者的对立,导致像一些华社关心的教育资源分配的问题,在种族情绪下裹足不前。」

陈亚才强调,有时候华社的態度在某个程度上跟土权组织很像,刻板又充满情绪。「我觉得不管哪个群体都应该要更稳重、更开放地去思考我国的社会处境。」

马华副总会长顏炳寿也坦言,在推行个人理念时,也需要顾及国家与族群各方面。他以其巫统好朋友拿督赛夫丁为例,指后者虽然是自由派的巫统党员,拥有开明、包容的改革理念,但却在大选和党选都落败。

派系纠结不只家族政治那么简单

从拿督斯里纳吉、拿督斯里希山慕丁、拿督慕克里兹和凯里等,可见巫统家族的政治影响力。

时评人潘永强指出,「家族政治」或「官二代」现象其实全球皆有,在民主国家也很常见。

「现在韩国总统和日本首相都是延续家族的政治关係。美国也一样,过去有父子都当总统,未来可能有夫妻都当总统。新加坡、中国都有官二代。」

他认为,这个问题可以分两个程面去看。「官二代」从政和当选不一定不好,重点是他们是不是凭个人能力去取得支持。再者,政治体制有没有开放让没有家族背景的人也能参与竞爭。

「巫统其实允许不同背景的人竞爭,但我们也知道,有家族渊源的人比较佔优势,有更多资源或起点较高。」

他说,如果政治强人退位后,需有家族代表在体制內保护自己的派系和家族利益,防止家族的地位和权力式微,这就是维权体制下贪腐猖獗的结果。

「虽然巫统在政治表现上是几个主要家族的人站在台前,但內部派系纠结复杂,各有利益集团,绝不只是家族政治这么简单。」

马华副总会长顏炳寿指出,家族政治並不是问题,许多政治人物都是因为受到上一代的薰陶,而对政治工作有兴趣。「我自己的父亲和叔叔都曾是政治人物,但是我是因为自己有兴趣,而且有自己的发展路线,才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

他认为在资讯发达的时代,每一位选民都是这个国家的领袖。「以前我在村里演讲仅200人来听,现在只要放到推特网,就有3000多人即时给我回应。」

换句话说,他不认为现在的政治人物能够欺瞒选民。

纳吉巩固党內势力

普遍认为本届巫统党选结果,成功巩固了巫统主席纳吉的政治势力,多数原任主要党领袖在本届巫党选,都得以保住其党职,以巫统副主席的六角激战为例,3名原任副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拿督斯里沙菲益阿达以及拿督斯里希山慕丁都成功蝉联。

马华副总会长顏炳寿认为,国阵现在要面对的是更强大的反对党,这次党选巩固了首相在党內部的势力,未来就能够名正言顺地带领大家走向稳定。「巫统在今年大选后其实也重用了很多新生代领袖,像竞选副主席的拿督慕克里兹,都是素质不错的领袖。他虽在最后没有胜出,但整体来说他贏得了很多支持。」

不过顏炳寿认为,种族言论是首相进行的改革转型的最大挑战。

「首相自2010年推行一个马来西亚计划,就是为了打破种族藩篱,提供全民福利。唯大选结果却不如预期,巫统在这次党选表达了他们的情绪,是可以理解的。」

巫统在2009年修改党章后,在今年政党选首次將中央代表制改为直选制。原本只有2500名中央代表符合投票资格,如今却有高达14万6000名党员有资格决定巫统的未来。

换制度只利当权者

这样的党选举普遍被认为是民主开放方式,並没有引起太多的爭议与討论。不过陈亚才却特別指出,每一项制度的转换,通常都只对当权者有利。

「特別是这项选举制度並没有经过太多的討论,突然就在这次党选落实了。」

他承认,2500名中央代表的投票权,被下放到全国各区部,將有效地打击金钱贿赂的行径。但相对地,各区部只对拥有官职或比较有名的领袖有印象。

「我不太相信这是一个民主化的投票制度,候选人在竞选期间直接面对投票人的机会其实不多,新人要在短期內打响自己的名气也不容易。」

陈亚才也说,除了一般的媒体报导,网路和社交群组也是这次党选传递资讯的主要管道。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