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书评 新加坡模式

28/09/13

作者/来源:国际金融报(2013-07-31) http://book.hexun.com

  放眼世界,人口老龄化、人口出生率不断下降,甚至日趋先进的帮助人类延长寿命的科学方法都在威胁各国经济。对重压之下的各国财长而言,如何能够在不牺牲质量的前提下以更低廉的成本治疗和预防疾病,已经成为一个无解之谜。

  曾在哈佛大学医学院担任教授的生物科技企业家以及艾滋病研究者威廉·哈兹尔廷认为,他找到了一套政策,即使算不上是解开谜团的魔法石,但至少值得让更多人知晓。

  新加坡的医疗体系实现了全民覆盖,并在婴儿死亡率、预期寿命延长等许多领域交出了一流的成绩单。该国只花费不到其国内生产总值(GDP)4%的成本就做到了这些,这个数字约为美国的1/5,英国的一半。

  在《价廉质优》一书中,哈兹尔廷称,新加坡的医疗体系是家长制与个人责任的奇妙结合。这个国家毫不犹豫地对医疗市场进行干预,比如向医院和综合门诊诊所提供补贴。该国对执业医生的科别和数量进行监管和限制。用哈兹尔廷的话来说,这是“一种高度校准的资本主义”。

  然而,每个在职的新加坡人都必须向一个强制性医疗储蓄账户里存钱。从这里可以看出,新加坡绝不是英国那种大手大脚的福利国家。新加坡政府相信,让民众交钱抑制了他们对医疗体系的过度使用(或者说滥用),并避免了他们依赖国家福利或第三方的医疗保险(放心保)。

  虽然哈兹尔廷书中的分析大部分很有说服力,但其主张新加坡模式是个值得批量推广的成熟模式,这一点值得推敲。医疗体系通常根植于一个国家的文化和政治传统。政府指导的核心地位是新加坡所独有的,政治体制的稳定性亦然。新加坡目前的执政党已连续执政约半个世纪,确保了罕见的政府目标连贯性,而稳定本身就预示了一个医疗体系的成功。

  此外,新加坡医疗体系控制成本的关键一点每个人都必须为医保交钱,这在那些医疗体系更慷慨的国家可能引发巨大争议。

  尽管如此,这本书介绍了新加坡的“变革式政治领导”,对我们找到医疗改革的正确道路贡献巨大。新加坡很有先见之明,早在1983年就意识到,必须将医疗体系的重点从治疗传染病转向慢性病。即便是现在,许多国家仍在努力实现这一转型。新加坡当时还意识到了人口结构的变化对医疗服务需求的影响。如今,新加坡建立了一种模式,这种模式一方面限制成本,一方面帮助老年人就业。新加坡人口老龄化问题跨部门委员会的指导宗旨包括,确保所有老年人都能享受便利的公共交通,并能尽可能久地继续住在自己家里,或留在社区里。

  这就是这本书介绍的经验中最值得推广的一条:如何为老年人提供既人性化又经济的支持。同时,这本书也为所有面临人口结构变化影响的国家指明了前进的道路。

作者系英国《金融时报》公共政策编辑莎拉·尼威尔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