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冷评一个马来西亚

21/09/13

作者/来源:董格宁 光华日报 http://www.kwongwah.com.my

这一本刚推出市场的新书《李光耀夫子自道,点评天下》(新加坡:SPH;2013)里撰述马来西亚的篇目温和,涵义浅显:Malaysia, a different path;毋庸译成中文,读者也能明白。但是,所谓的“异途”,显然是相对于新加坡的意思。

何止“异途”,一开口,他说出的话听来都刺耳。李光耀把柔佛海峡两岸的两片土地,一分为二:一个,是说马来语的国家(a Malay-speaking country);新加坡呢,则选择了英语,然后锻造为多元族群的社会(页159)。

这样的二分法,当然未必。但是,李光耀的用意,恐怕兼有为新加坡制定的语文政策辩护之意。因为这样,他随后批评了本国英语教学数理之荒谬,然后补上一句:抛弃英文的决定难予逆转(was not easily reversible,页165)。

是的,李光耀说的,全是本国领导心头的痛:假如东姑默许华人和印裔在军警和公共服务,占有一席之地,马来西亚会进步些也公平些。新加坡的成就,也可在马来西亚重现(页161)。可惜,历史,哪来如果之说?

不再是那个当年了。李光耀回忆,过去,马来西亚的生活过得轻松。筵席桌上,美酒对饮,千杯少。(页171)李光耀说,东姑常邀他在剑桥的知己Chua Sin Kah:“一起来吧,烤肉和白兰地全等着你。 ”

是的,东姑的年月,是不同的。李光耀透露,东姑朋友群中,放眼看去,皆华人也。而且,在朝当政的日子,东姑一直过得很世俗;他甚至曾此自嘲,他下注的心水马,跑得太慢,他心爱的女人,则跑得太快……。

年轻一辈,谁也不能理解。可是,李光耀始终忘不了马来西亚;说起马来西亚,如数家常:人口结构的变化,他了如指掌。1970年,华人占有35.6%。2010人口调查报告显示,比率跌到24.6%,印裔也从同期的10.8%降至7.3%了。(页161)

接下来的经典画面,大家都体会了:华人和印裔接二连三离开。他们的父母总是对他们说:“哪,这是出国深造的国际护照,别回来了!”(Here’s your passport to a foreign university. Don’t come back,页162)

如今,四成的新加坡移民来自马来西亚。有者也千里迢迢远到欧洲、美国和澳洲。李光耀特别提起出任澳洲财政部长的黄英贤(Penny Wong),那样的荣光可是马华公会总会长永别的部长之职!

九旬的耄耋之年,李光耀牢牢记得过去,也清清楚楚马来西亚308之后的政治分水岭,以及505之前此起彼落的“一个马来西亚”。可是,李光耀劈头一问,就把核心逼出来了:草根,都跟着(纳吉)他跑动吗?(Has the ground moved with him,页163)

那么,民联的承诺呢?他一样并不看好。转了一大圈,他剑指了马来霸权的咄咄逼人:民联抛不掉Malay supremacy。回应所询,他还反问记者是否相信大多人将会支持主张放弃特权的领袖?(页164,169)

嗯,这是一个老人的畅所欲言,也是老人的点评天下夫子自道,有点骄傲,有点自喜。换着是你,你也一样:一新元兑换2.6令吉的2013年9月16日,是他生平最好的一份生日礼物!

他的结语说的,也是这个意思:我们(新加坡)改变不了他们(马来西亚),他们亦然。马新两国唇齿相依,相隔两地,和平共处。可是,他到底还不放心,不忘提醒投资柔佛特区的新加坡人,主权是地主的。(页165,172)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