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说不说在他听不听由你

31/08/13

作者/来源:陈嘉亮(10-8-2013) 光华日报 http://www.kwongwah.com.my

马新政坛,总是随着三几位长者的嘴炮而波动。敦马在位时,在国内外与伊斯兰教世界都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力,如今退而不休,虽然对外影响大幅度减弱,但在清晰的思路下,还是牵动着国内朝野双方的神经线。而李光耀先生的领导手段见仁见智,他的隔岸喊话,却还是对我国具有掀波作浪深厚功力。而不甘寂寞的瞌睡首相伯拉在位时,最大的贡献应该是对安华先生的纵虎归山,间接造成大马今时今日的动荡局面,最近不知是否巫统党选已近、为其半子凯里开路而出书威吓群雄?

伯拉这一Part不提也罢,身为首相,身边调查、听风的机制多如牛毛,还会自认信错许子根,那还做什么一国之尊?早点收档没那么“丢架”!

而李光耀对民联国阵的批评,自有感到辣不可耐的朋友出来还口呛声,其中以敦马最可爱,他说:“李光耀今年90岁,须顾及及体谅后者,而阿都拉,则是先研究其书,再回应。”三言两语连消带打,就把李光耀打成懵懂老人,让后辈见识高级嘴皮子的厉害!

民联方面的炉火就没敦马来得纯青,李老一个 “一个没有任何共同理念,只为把政府拉下马的投机份子” 的批评,就引来蔡添强、雪州大臣卡立等大堆人马回呛,其中小蔡的“担心若民联上台会对新加坡构成威胁”论,还真叫人啼笑皆非。我们姑且勿论新加坡是否真的像小蔡形容般的怕马来西亚崛起,就以常理推断,你要你的邻居比你强还是样样不如你?再说,民联执政中央,马来西亚就一定强?拿什么来强?派钱还是吃火箭鸟月饼?

人家新加坡在2011年507全国普选后全民回归社会,无论士农工商都回到自己岗位,朝野政党也为新加坡如何更进一步共同努力。反观我国,某些反对党份子时刻以挑起冲突、制造憎恨为第一守则,就以国防工业来说,反对党抓紧一些不可公开的国防机密当作痛脚大肆践踏,不但误导人民,也不顾暴露国家防务机密会引来周边国家军事竞争、或让潜在敌人有机可乘等后果!

在林首长神式领导下的槟城,这六年来更好像天天都活在竞选期,无论是首长还是村长,无时无刻都在高谈阔论国家政治。人民关心政治是好事,但在政治醒觉度处于一知半解的情况下做出似是而非的言论,那无疑是自掘坟墓,不知内情的朋友看在眼里,还以为我们是吃政治过活的。

截至5月份的马来西亚工业发展局(MIDA)推出的外资报告显示,槟城的排名从首季度的阿七,微升成小六子,虽然聊以自慰但多年来不曾有过如此弱势成绩。还记得林首长初上台时,曾以槟城外资名列榜首傲然自诩,那时小弟就写过多篇文章,包括《哈利波特?!》、《榴恋》、《用计将心偷》等,都提到一座刚买到手的老榴梿园产量,不足以显示新园主的耕耘功力,如果新园主在首二三年端着园里的榴梿到处献宝,那也只能告诉大家,榴梿园的前任老园主照料有功、尽心尽力。

槟城的情况就像一座榴梿园,林首长这位新园主曾在2009、2010、2011时对园里的丰收满满自夸自赞,当有人好意提醒,一项外资的落实,没有三五年磋商,洋人老总不会从天而降时,招来的是四面八方的攻击,一切善意都变成酸果佬!

如今我们的林首长醉心于“琴棋书画”,特别是505以来,无论是在街头壁画弹吉他、执政大堆蜂拥推展乌巴大鸟,还是坑死人不偿命的脚车道,有哪一样是可以让百姓填饱肚子?难道大家坐等60岁后一年领取一次100令吉过日子?最奇怪的还是,那幅姐弟骑脚车的街头画作,除了供人拍照之外,还会在没什么政治课题时就被咖喱面汤淋上一淋,霎时间社群间又如被捅的蜜蜂窝,熙熙攘攘之余,又忘了槟州赖以为生的外资指数!

李老在林首长上台初期,曾经访问槟城,还记得李老当时的“槟城20年”不变“让林首长如获至宝,引用来作证许子根的无用论,不知这次李老对民联的批评,林首长是否一贯的“好事我来讲,坏事问观友”?

李老不知近期内会否再来槟城,希望届时迎接李老的车队,别把车帘子拉上,好让李老顺路看看被剃光的湖内山,相信他虽然年届90,应该不至于把秃头山当做进步繁荣的指标吧?

---

分类题材: 大马时事_msia,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