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镜子港人照得不自在

21/08/13

作者/来源:明报 http://news.mingpao.com

星港这齣「双城记」并非新鲜事物,只是愈演下去,港人愈感觉不是味儿。回归以来,港人就两地发展,不但因为星洲超前领先而惆怅,最主要是看不到香港如何走出政治泥淖,重新奋起。因此,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国庆群泷大会上宣示的治国新理念、新思路,让人看到新加坡到2030年的景,所展示企图心,对照香港的无休止内耗空转、整体情势如螺旋式向下沉落,使人感慨不已。

李显龙新政展鸿图 未来星洲使人憧憬

李显龙展示的治国新方略,从硬体建设(扩建樟宜机场、搬迁港口等),到关乎民生的医疗、住屋、教育的战略调整兼备,并非停留在理念原则阶段,而是有具体政策配合。「双城记」最新景,使人看到新加坡向前奔跑,香港则在往后踏步。其中最能触动港人「无壳蜗牛」情绪的,相信是星洲的房屋政策。

李显龙在逾80%新加坡人已经居住在组屋的基础上,提出确保低收入家庭都可以买到组屋,包括月入1000元(坡元,下同,伸约6000港元)的家庭,负担得起2房式组屋;月入2000元(约1.2万港元)家庭,买得起3房式组屋;月入4000元(约2.4万港元)家庭,供得起4房式组屋。新加坡于解决国民居住问题,本已大幅领先本港,现在还要确保每个有工作的新加坡家庭都负担得起一间组屋,李显龙说「我们能做得到」,所显示决心与力度,相信港人要在更高层次羡慕新加坡人的居住环境了。

两年前新加坡的选举,人民行动党虽然在国会仍佔压倒性的81%议席,无碍政权牢固,但是流失了约6个百分点选票,当时,李显龙就选举结果,形容是新加坡的「分水岭」,他趁48年国庆群泷大会宣示的新治国方略,被认为是对这次选举「失利」的回应;另外,有新加坡学者把李显龙的新理念和新思路,形容为「第二次建国工程」。无论李显龙的新政是否基于星洲政治稳定或人民行动党执政的需要,总之,他提出了一个未来可见的新加坡,以星洲的往绩,实现的机会很大。

让香港政治鬆绑 再出发挽回败局

新加坡迈步向前,反观香港,特区政府提出的方针政策,就土地开拓,例如新界东北新发展区、填海造地等规划,仍然深陷纷争之中,能否得到市民支持和获得立法会通过,仍属未知之数。

回归之后,香港和新加坡的此消彼长,政治体制是关键。新加坡人民行动党一党独大,变相一党专政,不过,这是透过选举机制而得出的权力结构,确保了执政党的政策得以推行和落实。香港的特首欠缺足够认受性、政府在立法会得不到稳定支持,这是特区政府施政寸步难行的根本原因。以普及而平等办法选出的特首和立法会,并不能解决全部问题,但是靠特权和小圈子选举产生的特首和立法会,则根本什麽问题都解决不了。这是过去16年已经充分验证的情。

历来,除了港人习惯与新加坡比对,连中央政府也曾经星港并论,例如多年前,前任总理温家宝访问新加坡时,就观察到的情,提示时任特首曾荫权要研究改革。所以,香港在「双城记」竞争的滞后甚至沉落,不但港人,相信中央也会不甘心。我们坚信:在政治上给香港机会,确切落实港人治港,不相信香港会输给新加坡。若非如此,则这齣「双城记」大概演不下去了,因为香港将出局。

欢迎回应 editorial@mingpao.com

Peter Lai · San Jose, California
Hung Warren 的好文章

香港人,你还可以「香港人」这称号为之自豪?

曾几何时,早在六七十年代,「香港人」这个称号代表着「拼劲」、「敢于创新」、「包容体谅」、「理性讲道理」、「相敬如宾」、「求同异存」、「力争上游」、「团结一致」、「为别人为自己而凭一双手去努力奋斗」等等的精神。

也曾几何时,我们即使面对再大的风浪,诸如一九六七年的大暴动、二千年间的经济泡沫、金融风暴、以至是零三年的沙士,我们都一一捱过。

二○一二年至今,香港人变得失控、似是幻有思觉失调,把所有未经正式证实的事件和自我幻想出来的一切可能性变成真实发生过的事实;香港人视当权者,包括一众为社会做事的高官为无物,视他们为我们每一个人的杀父仇人;我们在社交网站上互相臭骂,视社交网站为战场来进行一连串反恐式人身攻击;在现实生活中,有些香港人差不多每个星期日也到政府总部或街上游行示威,有人冲击警方既定的防线和底线,挑衅警方,视法律为无物,视警察为小丑,是他们手中可把玩的低能儿童;香港人再没有容忍别人的耐性,高官一个小小失误就可以成为众矢之的的血肉箭靶,非要人头落地不可。还有更甚的,自从香港引入高官问责制度,香港人心裡只有问责问责再问责,把所有责任和自己的责任都推到一个人身上,犯了一个微不足道的错误就要高官下台谢罪,多次向公众一而再、再而三地道歉。青年人有书不读,有工不返,宁愿走到街上示威,向政府各官员问责,整个社会是欠了他们,他们找不到工作是社会的错,香港的错,不是他们没有好好自我反省的错。在很多香港人心裡,只有把责任推卸给别人,向别人问责,攻击别人,错的永远是别人,用文字和言语向别人唾骂。

香港人,你们已不再是从前的香港人:抱乐观态度去面对逆境,能逆境自强、求同异存和包容体谅,你们再没有默默耕耘的勇气,什麽不怕困难、迎难而上、对未来有信心、团结不分化、和谐共处等九七年前的香港核心价值,已经一下⋯⋯查看更多

Peter Lai · San Jose, California
试下做通识题,“假如没有1997,英国继续管治香港,我们的生活会好些吗?

首先英国有超过二百年统治殖民(日不落国)地的经验,派去官冶殖民地的多数是有经验有学识的政务官,他们懂得如何作有效管冶,令被统治者生活不太差什致有相当改善,以致他们不会作反,并且用极精英制度培植一班精英在殖民政府服务。并直接或间接从殖民地夺取极大经济利益。

如果英国不走,
(一)没有政改。立法会一直是橡皮图章,有一大批官守议员(陈茂波局长有权投票!),委任议员等等今法桉经常顺利通过,街头抗争都无用,因没有议员为他们发声。就算有议员为贫苦大众发声,也不成气候,因人数很小,当然没有拉布。
(二)大学仍然只有两间,而以港大为首。
(三)英文仍然是主要官方语言,中文是次要。
(四)每年要付百多亿军费。
(五)所有巴士、铁路、车卡、等公共设施都规定向英国赚买。

这只是几点,你可以问下何杰仁先生,他在大学就搅民运,港英政府是不喜欢他的。

在未有廉署前,香港政府和社会,贪腐情况是极其严重,英国政府看到若不处理,经济和社会稳定会越来越差,于是成立了廉署。

Peter Lai · San Jose, California
到香港乱到不可收拾时,而上海、北京等金融发展到差不多可以替代香港时,特别是前海,我觉得是中央为中环度身定造的backup。相信中国签基本法时,是不知道会慢慢变成小数派乱政,只要反对派是小数派就会不成气候,因大陆就是这样吗?记得鲁平很早前常说政府一定要行政主导,但他不知道在基本法下行政主导的政府是很难出现,无论谁做特首。正如林焕光说特首和议员的权力来源不同,不像英国,那个党赢了下议院,它的党主席就做首相,政府是100%行政主导。英国人是很奸,为何百几都无民主,临走前就特然民主,是暗中藏下今日乱局的根。我相信在中央步处好后,会按reset,单方面废掉基本法,以新的基本法取替之。乱是会有,但中央能以其财力,定得住投资者的心就可以,最重要是习李中央不要乱,能在反贪,利民舒困,(行公义,好怜悯)上做得稳。现时最大问题是汎民完全当中央无到,有风使尽理,很像六四的学生领袖。很希望我完全想错哪!

Kenneth Mok · Hong Kong 香港嘅泛民最好去英国,质疑点解喺呢个年代仲会有皇室!而且要求即使有皇室都要全民普选出嚟!最后如果选咗个毓民之流嘅人做皇帝都真係几羞家!

Peter Lai · San Jose, California
明报,为何你不提新加坡的公安法,如果市民传谋批评政府,就会被监被禁,贵报,烂果日报早已被禁了。叫黎老板去新加坡开档??可能他入境都有问题。早几年美国Newsweek有一篇批评新加坡的文章,就立即被禁出售。他们拿人封报是不需经法庭的,是英国人遗下来的辣招,一路也无废除。另外他们人口只有五百多万,平地面积比香港还大。基本上是一个很平的岛。

Kenneth Mok · Hong Kong 无错,新加坡是独裁,香港人如果接受到,以香港人嘅能力同国际视野,加埋国内嘅市场支援,相信发展唔会比新加坡差!

Peter Lai · San Jose, California
Kenneth Mok 另外李光耀是星航的大股东,为何明报又不提呀!我不是支持CY个人,我不太喜欢他,而是支持他作为特首和他问责团队与政府施行利民舒困的政策。香港乱,其他国家就开心!

Peter King
The Basic “Law” guarantee freedom of press, speech etc. The Singapore model will arrive in the HKSAR soon. When “Apple Daily” is eliminated, there will be only one voice. We must not forget the HKSAR will enter into one-country-one-system in 2047. The people living here must be prepared for the 2nd handover

Kahon Chan ·
我们太多从香港为出发点去想新加坡的美好,太少从新加坡的角度出发去思考新加坡的缺陷。新加坡有许多美好,但新加坡是没有本土企业的,连私人地产发展也是由国家一手包办,五百万人有二百万人是过去短时间内积累的移民,移民与本土新加坡人之间暗涌渐现,而公民觉醒在新加坡已有酝酿,越来越多人对新加坡的企业治国思维有保留,或者,新加坡也要开始从香港身上学习如何应对政治风浪顾民意民情吧。两地社会结构根本是不同,再一次恳切呼吁像明报这样的媒体,看新加坡或者澳门时要看透不同地方的异同,闻到隔离饭香也得知道吃的根本不是一样的米,新加坡的速度香港无可能学得到(也不应该学),两地楼市本质不同,制衡制度也不同,政治环境不同。肤浅的分析大把大把地堆在舆论市场,对社会向前只是帮倒忙,我们长年停滞不前,与这些三毫子一担的泛泛之谈应该很有关係囉。

Andy Chan ·
华盛顿日月果报,你为何不提李显龙点做总理,。之前点入军方???点向公民洗脑。香港有今天,你们最出力为反而反,什麽佔马路,什麽佔中,你们传霉定为合法理,香港人活得不自在,不是被照。继续下去,华盛顿日月果报也能倖存吗

Andy Chan · Hong Kong
华盛顿日月报在新加坡还可生存???早就被李光耀抄了,华盛顿日月报十族人被赶出新加坡,又或自己四处寻求庇护了。

Kenneth Mok · Hong Kong
呀Q啲嘅讲法,香港唔洗收入都可以有公屋住,新加坡人会羡慕吗?

Peter Lai
而且在新加坡入唔到名幼稚园,个细佬很难入到大学,他们的精英制比港英时的更厉害!为何?古中国科举的策略!

Peter Lai
而且香港大学生週街都是,公屋年年都有两个日免租,最重要有祖国照住!Sorry! 太自大,新加坡人很乖,很有礼貌,比起演艺的毕业生,天同地比呀!

叶陆 ·
低水准的社评显示选举原教旨迷信是本港之镬。

Peter Lai ·
另外李超人撤资也是一大警号预期香港会乱,他的镇慑力比他儿子厉害很多,所以最好是在他在世前撤,相信同特首没有绝对关係;当然之前码头工潮,他老人家一定很不高兴,特然变了隻吸血鬼,再希望自己想的是全错,李超人只是策略重估而已!因他的眼光很准,否则不会这么发,无线话连埋百佳李超人只有17%身家在港,已不多。

Peter King
The HKSAR will be perfectly safe and stable. The PLA (People Liberation Army) can protect us at suitable time

Leung Kiu Sing
李嘉诚若将卖百佳所得投入美国底律特,市长和当地居民将感恩不尽, 好过在这裡被骂“为富不仁” !

罗稳基 · Hong Kong
我出生地方,还以香港人为荣o

Leung Kiu Sing ·
殖民地时代,没民主,只有像徵式的选举,亦是一样没问题, 因为番鬼佬话事 ?

---

分类题材: 亚洲政经_gpasia,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