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观天下

17/08/13

作者/来源:唐南发 东方日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虽已耋耄之年,志气克壮,不只多番重申其60年从政生涯的理念和方针,要后人奉为金科玉律,也持续对国际事务──尤其是马来西亚的政治生態──提出精闢点评。

或许老李自知大限將至,因此在其最新著作《李光耀观天下》(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中遣词用字尤其尖锐。一如过往,老人家对马来西亚的內政兴趣最浓厚,侃侃而谈犹如自家人,正如柔佛南部的华人提起新加坡,总有一种似远而近的感觉,並无太大的疏离感。

蓬勃的经济发展,看似任人唯贤的体制,执法之严厉,近乎零度的贪污以及幣值日益高涨的新加坡元,的確让马来西亚华人趋之若鶩。儘管李光耀统治下的新加坡,收编工会,镇压学运,將各族母语教育连根拔起,以及打压在野党不遗余力,我们谈起岛国之时,却彷彿这些问题並不存在。正因为人民行动党政府有策略、有规划地大量吸收马来西亚的人才,特別是华裔,从而为新经济政策的「受害人」开了一条路,新加坡所谓的「成功」,普遍让马来西亚华社欣羡。

但新加坡的成功毕竟是建立在一个薄弱的物质基础上。只要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是否能够自由思考並不重要。从李光耀到吴作栋到李显龙,新加坡始终未曾摆脱人民行动党独尊精英的治国模式。

强调精英主义

李光耀从来不相信政治多元性。马新分家以后,他曾公开表示「新加坡的未来掌握在你们(民眾)、行政机关及以我和我的同僚为首的政治领导层手中」,这其中没有反对党的份。在《建构新加坡》(Constructing Singapore)一书中,澳洲学者Michael Barr和Zlatko Skrbis认为李光耀的治国手段充分反映了英国歷史学家汤恩比的观点,即「具创意的少数领导缺乏愿景的多数」的精英主义。

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不讳言人民行动党的干部制度(cadre system)灵感来自于少数梵蒂冈主教以封闭而保守的方式遴选教宗的传统。对他而言,这个模式既有助于减低政治竞爭,更產生思想一致的领导层。

如今,这个行之有年的干部制度日益与新加坡群眾脱节。至今,仍然没有人清楚知道究竟人民行动党如何把精英党员纳入干部体系,而他们又根据何种標准投选中央执行委员会成员。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精英虽然待遇优渥,却缺乏独到的见解,也越发不瞭解民间的疾苦。鉴于团体思维(groupthink)的传统,即使有党员或干部感受到民眾对房价高涨,移民过多的不满,也无法有效下情上达。于是,2011年5月大选掀起一阵反风,並延烧至今年初的榜鹅东补选。人民行动党未见吸取教训,反而迁怒于网络媒体,准备加速立法管制新闻网页。

蔑视政治多元

正因为李光耀蔑视政治多元,所有与其理念不合的人都被划为人民公敌。反对人民行动党,就是反对李光耀;反对李光耀的人,就是新加坡的敌人。于此,自我流放的陈华彪,萧添寿和邓亮洪是最好的「样板」。

也由于李光耀不相信不同理念的政党之间亦有联盟与合作之可能,才会语出惊人,把马来西亚的民联批为「投机分子」。他也同时不相信人民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因此拒绝接受马来西亚的政治生態已经產生变化,否定过往这些年在野势力关于论述和路线的爭辩,早已动摇了巫统的根基。在刚愎自用的他眼中,没有李光耀的马来西亚,政治不会有春天。

这样的信念,也彻底表现在新加坡的语文政策上。用英语统一一个语言环境复杂的岛国,不但符合李光耀本身作为英语精英的利益,也加速取得经济效益。但另一个较不为人探討的深层原因是李光耀壮年从政,被迫重新学习华语、闽南话和马来语的痛苦,导致他深信过分注重多种语文是负担而非资產。同样的,他反对方言,是不希望民眾把心思花在「没有价值」的事情上。因此,与其说他老人家「敌视」方言,倒不如说他嫌弃闽南话、潮州话、广府话、客家话和海南话等「不具经济价值」,虽然这些才是早期大部分新加坡华人的生活语言,文化的根源。

而李光耀的务实精英主义落实到什么地步呢?就是新加坡政府可以每年派遣数以百计的教师到中国学习「標准普通话」,甚至门户大开,把中国人请进来教华文,却依然不允许华文挑战英文的至尊地位。因为在李光耀看来,只需少数政府精英精通华文,一般人「能说能听」足矣。

当然,李光耀在政治上的独裁和高压,对一般马来西亚华人而言並不重要,毕竟岛国的成就,是许多猪仔后代寻求「阿炳成功记」的梦想。这些人在半岛念兹在兹华文教育,近年还把一些「民主建设」或「人权自由」的口號背得朗朗上口,但一越过柔佛海峡,看著闪耀著的高楼大厦,触摸著幣值直追美金的新幣,马上忘记背后,立时为李光耀的功绩所震慑,倾全力为其说项者亦不在少数。

儘管308政治海啸以后,马来西亚政局骤变,一些旅居新加坡的国人因为和平集会抗议505选举不公遭当局对付,让人一窥人民行动党的专政本质,基本上並没有促使马来西亚人更深刻反省经济建设达到第一世界国家水准的新加坡人何以在政治上只停留在「居民」而非「公民」的阶段。事实上,入籍新加坡的马来西亚华人更可能成为人民行动党「由上而下」,政府与民间地位不平等的体制的辩护士。

因此,自詡信仰民主自由,捍卫母语教育的民主行动党,其某些领袖们动輒高举新加坡模式不但让人觉得喷饭,也加深马来社群对于「马新行动党互通款曲」的忧虑(虽然实际上巫统和人民行动党的独裁思维更为接近)。但这次李光耀公然把民联批为「投机分子」,向来以新加坡为模范的火箭领袖及其粉丝们纵使脸上热辣,也只能默不作声了。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马政经_gpsg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