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卸任国家领导人出书

17/08/13

作者/来源:王裳 禾之 信息时报 http://news.sina.com.cn

  近日,两位中国前任国家领导人出版著作,引起高度关注。放眼全球,卸任政要以出书或传记的形式披露政治生活内幕已成为一种惯例,《里根生活札记》、克林顿《我的生活》、布莱尔的《旅程》都曾在全世界风靡一时。许多政要交出权杖后就纷纷挥起了笔杆,写出了那些曾经“不能说的秘密”。

  李光耀 退休不忘观天下

  被誉为“新加坡国父”的首任新加坡总理李光耀8月6日发布新书《李光耀观天下》。该书分成中国、美国、欧洲、亚洲和中东等11个章节,收录了李光耀对世界大国和国际趋势的分析与见解。

  例如,他把日本经济长期低迷的最大原因归结为“人口骤减”,并称他个人对不愿采取接纳移民政策的日本的未来“感到极为悲观”。

  在谈及中国的章节,李光耀提到2007年底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习近平会面时,习近平宽阔的胸襟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他称习为“曼德拉级别”的人物。

  小布什承认使用水刑虐囚

  2010年,美国前总统小布什的回忆录《抉择时刻》上市,讲述了他担任总统八年期间经历的所有大事件。书中爆了不少猛料——授权中情局使用水刑虐囚,下令击落“9·11”被劫持的客机,计划换掉副总统切尼,制定打击伊朗的计划……

  小布什承认在伊拉克战争过程中犯下四大错误,包括一个表达上的错误及三个策略上的错误,但他仍然认为攻打伊拉克本身是正确的。他也没忘记谈及一度令自己在全球名声大噪的“扔鞋事件”。2008年12月,小布什访问巴格达,一名伊拉克记者朝台上的他扔鞋。他在回忆录里写道:“我真希望自己接住了那该死的东西。有记者向我扔鞋,这算得上我最不寻常的经历之一。”

  克林顿 靠出书“扭亏为盈”

  2004年6月,克林顿900页的自传《我的一生》重磅出击美国各大书店。有人称这本售价35美元的书应该改名为《我的钱袋》。因为该书出版商科诺夫出版社下订单首次发行150万册,而且预先将1000万至1200万美元打到克林顿的账上,据说这创下非小说类书籍有史以来最高纪录。

  其实,克林顿卸任前已完全处于资不抵债局面:其个人资产在120万至570万美元之间,而其法律办公室打印出的债务账单为1100万美元,堪称“破产总统”。于是,他开始疯狂捞金——演讲和出书。通过演讲获得的收入达5200万美元,出书收入超过2900万美元,其中《我的生活》带来近2400万美元,而他的《付出》一书为他带来630万美元。

  另一位美国前总统杜鲁门从政前一门心思想发财,跟别人合伙经营过采矿公司、石油公司,但都以失败告终,最后不得已才走向政途。1953年,卸任后的杜鲁门因为不善理财而再度陷入拮据。为了摆脱经济困境,他将自己回忆录的全球发行权卖给了《生活》杂志。这笔交易当时没有公开价码,事后经好事者暗查,成交价为60万美元。

  2007年卸任的英国前首相布莱尔,于2010年与兰登书屋签约推出自传《旅程》,一举获得500万美元的收入。而他的妻子切丽2009年出自传《道出真我》时,坦承认出书是为了还巨额房贷。

  戈尔巴乔夫  作为给妻子的情书

  “我和女儿、外孙女在一起时,一切还正常。但只要一分开,我上了二楼,走进我和赖莎的卧室,悲伤立即涌上心头。”无论人生起伏,赖莎的相伴对戈尔巴乔夫而言是最宝贵的财富。在爱妻逝世13年后的2012年,这位81岁的苏联领导人出版新书《孤独相伴》,更多地向大家介绍妻子以及苏联解体后自己的家庭生活。

  苏联解体后,戈尔巴乔夫夫妇从政坛巅峰变成普通平民,戈尔巴乔夫承受着巨大落差时,赖莎一直陪在他身边,给他莫大的安慰。早在11年前,戈尔巴乔夫就向媒体表态:“生前,她特别想自己写一本书,我决定替她把这本书写完。”

  丘吉尔  写出了诺贝尔文学奖

  “大政治家和大战士难得也是大作家。我们想起恺撒、马库斯甚至拿破仑……我们忍不住要将他刻画成拥有西塞罗文才的恺撒大帝。”不要认为是拍马屁,这可是1953年诺贝尔文学奖写给获得者、英国前首相丘吉尔的颁奖词。

  丘吉尔在文学方面的著作主要是六卷《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以及一部关于一战的著作《世界危机》。二战结束后几年,邱吉尔一再被提名,但在“这算历史作品还是文学作品”的争论中被筛掉了。

  直到在文学奖角逐并不激烈的1953年,瑞典文学院终于将这个奖颁给了再次出任首相的邱吉尔,同时打破了“不颁奖给任何在角逐诺贝尔奖期间在其本国政府里担任职务的作家”的不成文规定。瑞典文学院的安伦教授指出,关于一战的历史著作可谓汗牛充栋,然而没有一部像《世界危机》那样,深刻触及那个时代真正的内涵。要得出这样的印象,需要出类拔萃的艺术天分。

  专家解读

  前领导人出书 提高政治透明度

  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副院长喻国明说,“西方卸任高层有出书的惯例,因为他们一旦卸任即面临再就业问题,写回忆录是最快捷的赚钱方式,因此往往前脚撤下政坛,后脚就走进出版社,出一本书能抵上好几年的薪酬。”

  喻国明认为,前领导人出书扩大了信息开放,提高了政治透明度,不仅使一些档案文献的解密期大为缩短,同时也将时代的高层政治决策透明化。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