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岛主的忧鬱

16/08/13

作者/来源:黄金城/言论 东方日报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

「他是小池中的巨蛙。他不满足他所拥有的。他想当马来西亚首相…但依我所见,日后他作为知名知识份子和政治家的地位將会下降,这非比寻常。」──前首相敦马哈迪。

截至目前为止,这是对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最犀利的评论。2011年,马哈迪接受美国老牌记者Tom Plate专访中,点评这位老对手,说出了李光耀「龙困小岛,壮志难伸」的处境。

上星期,李光耀又有新书问世:《李光耀观天下》(One Man’s View Of The World)。李岛主出书,八方热议,各取所需,人人言殊。此举既放大了李光耀神话,也牵出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之间的纠葛。400页厚的新书谈新马,也谈中国、台湾、日本等,本地华文媒体多摘录「大马人才外流」及「安华是投机分子」部份;反之,《马来西亚前锋报》则「小骂大帮忙」,甚至还刊了一篇该报前总编辑、前新闻部长再努丁迈丁讚扬李光耀「消灭马共和华文教育沙文主义者」的文章。看在李光耀的大马粉丝眼中,五味杂陈。

李光耀选在新加坡国庆前出书,不外是想再给新加坡领导再上一课「治岛方略」,希望新一代谨记先贤创业艰难;潜台辞当然就是「选PAP(人民行动党)才是硬道理」,也顺便告诉新加坡人「別学大马人搞什么Ini Kali Lah」──既使民联上台,还不是马来人当老大?哪像咱新加坡「选贤与能」?想大展身手的大马华裔青年,到新加坡来!

换句话说,出书是李光耀作为资深政客的一道政治计算,既向新加坡人说教,以阻止满肚子怨气的新加坡草根阶层学大马人「Ini Kali Lah」,也向大马执政党巫统送秋波。说到底,李岛主也相信「寧选熟悉的魔鬼,別信陌生天使」的保守派法则。跟40年的老冤家巫统合作,好过和扬言要「变天」的民联打交道;巫统虽丑,但大家都明白游戏规则和潜规则,玩起来有个谱。反之,民联不就像在后港和榜鹅东那批「小造反派」?

因此,李光耀才会出现类似「精神分裂症」谈话。他先批判国阵政府「为了保住一个种族(马来人)的崇高地位,牺牲国家人才」,接著又奉劝大马人「只要民联没有入主布城,没有实施『多元宗族』措施,大马依然可以享有『象征式』的团结。」。看来,505大选过后,李岛主的忧鬱更深了,白髮更白了。

从1965年8月9日那天起,李光耀和他那一代人將一个热带小岛打造成先进国,功绩堪称彪炳,但为了塑造所谓国家的价值,很多人也牺牲了。胜利者书写的歷史,就只有「內圣外王」的吹捧,没有反省与道歉。可是,1965年出生的婴孩,现在也48岁了。李老先生那个时代的价值观,也不可能地久天长;IPHONE5时代的后港青年,也不会像父辈那样再谈什么「没有行动党,哪有新加坡」的侏罗纪童话。柔佛海峡对岸的马来西亚,巫统党媒声声呼吁马来青年「感恩」,结果505当天连「最后堡垒」柔佛都失守18州席了。

面对著柔佛海峡吹来一的阵阵热风,新加坡岛上的胡姬花既使没有暖化成中东的茉莉花,但李岛主急看庭前花开花落,却是白头搔更短,浑欲不胜簪──他警告阿裕尼选民「选反对党將后悔5年」,结果新加坡人结束了杨荣文部长的政治生涯。

下月16日,马来西亚庆祝成立50週年;那天,正好是李老先生的90大寿。他可以继续写书评天下,但掌声肯定越来越小。马哈迪这回说对了。

---

分类题材: 新马政经_gpsgmy, 大马时事_msia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