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無創造就業的復甦困擾新加坡

15/02/05

作者:未详 日期:2005-2-15 来源:亚洲时报 http://www.atchinese.com/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6938&Itemid=66

新加坡/香港-當日新加坡從金融風暴和全球經濟放緩中所受到的打擊,比香港更為嚴峻。但從新加坡和香港兩地政府新近公佈的經濟數據看來,情況似乎已經稍有改善。不過,有當地的私營企業和小商戶卻認為,經濟復甦其實並未真正來臨。有一種意見認為,這種“無創造就業的復甦”,跟新加坡的企業精神非常有限,營商脈搏非常慢,以及私營企業的活動空間不足等問題有關。

新加坡和香港兩地的經濟現況

從新加坡政府新近公佈的經濟數據看來,情況似乎已經稍有改善。新加坡的失業率均見從高峰回落,該國最新公佈的失業率為3.4%,是3年來首次低於4%;而星加坡的本地生產總值表現平穩,達到5.4%;此外,新加坡最新公佈的消費物價指數增幅為1.7%,總算擺脫了持續5年多的通縮困局。

儘管新加坡的經濟數據令人滿意,不過,有當地的私營企業和小商戶卻認為,經濟復甦其實並未真正來臨。

新加坡經濟復甦的假象?

亞洲時報在線訪問過的新加坡街頭的私營小商戶均會表示:“今年的經濟狀況明顯改善了。”但當繼而追問他們的生意狀況時,他們便說:“生意不好做! 經濟是有改善,但與我無關,我的生意仍舊經營困難。” 他們普遍認為,經濟雖有好轉,但受惠的只有一小撮人,復甦的好處並未能遍及社會大眾。

有意見認為,相比起香港,新加坡經濟更趨外向,對外來資金的依賴更為吃重,因此所受到的威脅和風險極大;當年新加坡就曾因為大批外資撤離而飽受困擾。再加上新加坡與鄰國馬來西亞和印尼的關係向來緊張,沒有腹地可援,對屬於外向型經濟的新加坡甚為不利。

在新加坡專門替企業物色合作伙伴以及提供顧問服務的eAngelz,其創辦人Landy Eng 直截了當地表示,新加坡目前的經濟狀況,其實並不如外間想像中般理想。他說:“因為新加坡有出色的公關部門,將新加坡包裝成一個很美好的國家;雖不能說這些公關活動是在弄虛作假,但他們肯定是誇大了,比新加坡的真實面貌走快了最少5年的時間。”

Eng認為,新加坡的公關手法了得,使外間在每次談及新加坡的時候,便會立刻聯想到正面的東西,例如整潔、清廉、先進、富有等;強烈和密集的公關宣傳使人們的焦點過份集中於新加坡的優秀面,而忽略了本身存在的問題。Eng說:“例如政府希望吸引外商到新加坡投資,常常對外宣傳新加坡擁有全亞洲區內最穩定、最理想的營商環境,但現實是新加坡的企業精神非常有限,營商脈搏非常慢,私營企業的活動空間不足。”

新加坡和香港經濟模式的差異

外間常常將新加坡和香港作比較,甚至稱二者為孿生城市,原因是兩地同樣在地少人多、缺乏天然資源、受過英國殖民管治的背景下發展成為亞洲區內數一數二的經濟發達中心。然而,“孿生”或許大概只在於城市外貌及經濟活動頻繁這個表象而已,至於經濟運作模式這個核心關鍵,卻有著根本性的區別。

雖然有新加坡商戶認為當地經濟不曾比香港好得多少,但有香港學者卻不認同。學者認為,新加坡和香港經濟核心價值的不同,引申到兩地政府在處理經濟問題上手法的差異,繼而影響到兩地經濟的復甦步伐。

本身是新加坡人的香港城市大學管理科學系副教授曾淵滄認為,新加坡在亞洲金融風暴後復原得較香港快,主要是因為新加坡政府下了很大功夫。他說:“新加坡復甦得快,是因為有政府直接的幫助;政府主導經濟,在選了方向後便朝著目標進發,省卻了許多摸索和碰撞的時間。反之,香港講求的是自由經濟,政府不能干預市場,結果只好由市場自己慢慢調節和反應。”

曾淵滄進一步指出,新加坡政府在處理近年的經濟問題上,意識到應讓經濟走上多元化的路線,而不再是單單依賴電子業,於是政府積極發展新經濟項目。

近年,新加坡政府開始推廣醫療旅遊,鼓勵旅客在到新加坡遊覽之餘,順道到當地醫院接受療程或身體檢查,而醫院方面除了會安排專人到機場接送旅客外,更會為接受醫療服務者之家屬預訂酒店,甚至安排觀光活動,務求能使旅客寓治病於旅遊。政府已為此定下目標,期望在2010年前能吸引到100萬名旅客到新加坡就醫。該國也計劃發展博彩業,希望增加創匯的渠道。

此外,新加坡政府為了吸引人才,同時也是藉著輸出教育以支持經濟,於是向美國著名學府麻省理工學院 (Massachusetts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招手,邀請麻省理工學院到新加坡開設分校和合辦課程,而新加坡政府則為其打通所有脈絡,由撥地皮、建校舍、鋪設施到辦宣傳等各項工作,全都由新加坡政府一手包辦。這樣一來新加坡政府可以吸引鄰國精英到當地進行交流,另一方面那些人才在新加坡之衣、食、住、行,也為當地商戶帶來機會。

曾淵滄認為,市場經濟限制了香港政府的角色和參與,香港政府不能像新加坡政府那樣乾淨利落地制定出一系列復甦經濟的措施而不受阻力。對於這種意見,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所長楊汝萬也有同感。

曾在新加坡國立大學任教的楊汝萬解釋,今時今日兩地經濟復甦步伐不同,關鍵在於昔日正值“水深火熱”的時候,貨幣有否貶值。他說:“自金融風暴發生後,新加坡元累計貶值了約3成,其他亞洲國家的貨幣也相繼貶值,反之港元則依然站穩,這自然使香港在亞洲區內喪失了競爭力。”

楊汝萬續說:“將貨幣貶值是一個痛苦的決定,新加坡當時也經歷了因貨幣貶值而帶來的痛苦。不過,相對來說這只是一種短痛;新加坡經濟因貶值而在短時間內墮進了谷底,但及後卻反彈得較快,而香港雖因沒有貶值而避免了一時之痛,但卻因為輸了競爭力而需要經歷漫長的掙扎。”

在金融風暴過後的今天看來,將貨幣貶值似乎是當時挽救經濟的出路,然而,並不是每個地方的政府皆可以做到。成功與否除了關係到政府的強與弱外,也關乎到當地經濟長久以來運作的模式。

楊汝萬指出:“第一,要政府由上而下指令貨幣貶值,它本身必須是一個很強勢的政府。金融危機爆發的時候,正值香港特區政府成立不久,它不可能一上場便大刀闊斧地下令貨幣貶值。第二,新加坡政府打從立國以來經已積極參與經濟,當地人早己習慣了這種運作模式;反之在香港,人們會指控政府干預市場經濟,香港政府所面對的阻力比新加坡政府要大得多。”

新加坡和香港兩地政府在處理經濟問題上手法的差異,影響到兩地自經濟低迷中復甦步伐的快慢;不過,究竟是那個經濟復原得較快和較全面,則各自有詮釋和理解。學者們的分析和意見,總結出新加坡和香港份屬兩個截然不同的經濟體系,概括地將經濟表現與政府管治掛鉤,可說是一種不公道的做法。將新加坡的發展經濟模式套用到香港,未必可行,反之亦然。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