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论好人与坏人

21/04/13

作者/来源:晋东海(2012-12-16) 商业评论网
http://club.ebusinessreview.cn

世界上几乎所有人都希望做个好人,当这种判断来自于我们在意的人时,“好人”无疑是一种令人愉悦的评价。

不过,做个好人有时并不容易,因为嘴长在别人脸上,别人的评价我们控制不了,也难以左右。特别是,当好坏难辨的时候,做个好人不仅取决于当事人的心理修炼,而且还考验他人的智慧和甄别能力。上述源于中国古代哲学的好坏标准意味着,好人一定是有所为的,同时又一定是有所不为的,二者并行不悖;坏人则可用无所不为来概括。对于那些掌握一定公权力的人而言,无所不为即属胡作为和乱作为,其危害性早已被公众所诟病。目前在中国大陆流行一种说法,即“不作为的官就是好官”,尽管“不作为”比“胡作为”对社会造成的危害要小,但这种说法着实令人感到悲哀。

新加坡内阁资政李光耀在接受一次媒体采访时,被问及如何看待中国的崛起以及对当今世界格局的看法,他“竟然”回答害怕中国崛起,宁愿维持现状,不乐意看到未来中国崛起打破目前的国际政治格局。在这位“中国通”看来,中国是一个难以琢磨的国家,而现有的世界格局以及超级大国如美国,其政策是可预料的。换句话说,因为无法预知中国崛起后会有什么举动,国际秩序会走向何方,李光耀感到害怕。李光耀的回答既简单也直白,与上述好人和坏人的划分逻辑是吻合的。

另一个事例,国内一家媒体使用“奥巴马称竞争对手中国按规则玩才是伙伴”的新闻标题估计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细想起来,奥巴马对中国的这种评论几乎和李光耀的如出一辙。在奥巴马看来,中国不是一个按规则玩牌的国家,这让他们感到不安和恐惧。中国高速的经济增长不会对西方造成威胁,中国面临的真正威胁其实不是来自外部,而是来自中国内部,这种源于内部的不安全感有可能阻碍中国的和平崛起,而这才是令西方感到不安的因素。

由此可见,上述好人与坏人的划分标准,不仅适用于人际之间,而且适用于国家之间。一个在别国看来是“好的国家”至少应该是能够依据本国法律行事的国家,因为法律约束,他国便可依此对其行为产生稳定的预期。当然这个国家还应履行通行的国际惯例,承担必要的国际义务。总之,应该是尽可能地公开透明。如果一个国家法律制度早令夕改,有法不依,法律如同虚设,那么,这个国家就不大可能赢得他国信任,国家之间的猜疑也就难以避免,甚至让对方产生不安和恐惧,彼此间也不大可能建立什么真正的友谊。

现实世界总是丰富多彩的。一国公民认定的好人和英雄,在他国却有可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不同国家集体认同的价值观可能会发生冲突。这种现象颇值得我们深思,因为它让人联想到了“文明冲突”的说法。中国执政党采用的前苏联的马克思主义执政理念,与西方宪政制度如何进行融合,未来的十年,新的国家领导集体应该好好琢磨。其实中共的执政理念,从单纯的前苏联马克思主义理论逐步向西方马克思主义过渡,不失为一步平稳过渡的好棋。

总之,对个人而言,要做好人就必须牢记哪些事是不愿做,不能做和不敢做的,尤其需要在令人纠结的诱人时刻把持住自己;对于国家而言,如果制定国务政策时尽可能地公开和透明,不仅可减少他国的猜疑、误解和不安,降低因彼此误判造成的擦枪走火,而且还可赢得更多的友邦。

上述好坏标准基本上是从道德和修养角度划定的,然而,道德的力量有时候很脆弱,甚至不堪一击。即使是好人在某些场合也会突破道德约束,成为恶魔。好人在外界因素刺激下同样也会出现心理失衡、情绪失控等现象,甚至实施犯罪等行为。

实际上,好人与坏人的界限永远是含糊的,特别在中国,世道轮回时,“起义”有时被表扬,有时被抨击,与强国结盟,有时是“强强合作”,有时被判定“卖国”。这就是中国,从来没有一部真正客观公正的“正史”的国度。这就会出现好人要堤防坏人的侵害,同时,好人自身也会不知不觉沦为坏人眼中的恶魔。在恶魔与好人两个黑白世界之间还有大量的中间形态,这些人算不上坚定的好人,也不是顽固的恶魔,他们算什么?中国人认定为庸才,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成为庸才,这才能真正体现国家的进步,文明的提升,但是,绝大国人都不这样认为。

“要不成英雄”,“要不成狗熊”两极分化理念在中国已经延续了五千多年啦,新的一届政府,改变执政理念,修改政党文化,建立普世价值的国家文化,少提“好人”与“坏人”,多培养守法的“公民”,未来的中国的发展,前途无量。

---

分类题材: 新中政经_gpsgcn,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