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问道于盲与瞎子摸象说组屋问题

20/04/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部长邀请公众在全国对话会上讨论有关住房问题的四大主题:组屋的住家与资产角色;提供什么样的住房选择;可承受价格是什么;年长者如何卖组屋套现,对此,官方媒体以一贯的护航本色撰文吹风吹水,为对话会制造话题参考,无疑的,前者是问道于盲,后者是瞎子摸象。

何以说全国对话会是问道于盲?

政府掌握有关组屋的所有一切的统计数据,许多真实的社会现实就具体的蕴藏在这些不公开的数据之中,同一道理,什么政策制造了什么样的政策结果,也应该都可以从统计数据中一目了然,即使不能如此直接,也可以进行一个有所依据的合理推断。

比如,政府应提供什么样的住房选择?售价是否负担得起?这些问题都是多此一问,因为从常识可以知道,人们在不同的年龄阶层,会有不同的住房需求,所以从人口结构的统计数据,政府理应知道如何的进行组屋建设规划:在n年的时间段必须提供多少数额与什么类型的住房。

政府对劳动人口的实际收入数据,和建设组屋的真实开支数据,更是一清二楚,所以政府理应比一般老百姓更知道什么是合理的组屋价格,什么是人民可以负担得起的组屋价格。

此外,关于组屋的住家与资产角色,和年长者如何卖组屋套现的两个问题,政府也应该比老百姓更清楚那是什么一回事?因为政府正是这些社会困境的始作俑者。

换个角度来说,这四大主题的困扰都是来自政府在设定政策上的失误,不是来自人们的选择结果,也就是说,这是体制带来的政策失误问题,不是个人选择的偏好倾向问题。更浅白的说,政府提供了不正确的选择,所以无论人们做出了什么住房决定,其结果都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明显的,这一种知情者问道于不知情者,就是问道于盲,对已经了如指掌之事,政府何以还需要进行全国对话?

明知故问的全国对话会只是虚伪的政治公关,为政府提供沟通平台,进行重复与强化政策辩护,这种表面形式的装腔作势对话,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结果,在对话会之后,水过无痕,不了了之,对解决人民住房困难不会有什么帮助。

更何况,组屋是一个政府垄断供应的产品,垄断产品是卖家市场,事实上,人民从来就没有讨价还价的能力,向来只能逆来顺受,不论是组屋政策的改变和组屋价格的提高。

不过,如果政府能够把那些有关组屋的数据解密,将之公诸于世,或者,社会大众就可以在一个有共识的认知基础上,认真的探索,寻求解决住房问题的最佳政策方案。

比如,政府确实是有意让人们对住房有所选择,那么,政府应该恢复早年的提供租房政策,让人们可以选择向政府长期的租用,而不需购买昂贵的政府组屋。

当人们享有了租房选择,当下无奈和痛苦的非购买组屋不可的住房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有了租房的选择空间,不也减缓了组屋供不应求,所带来的价格压力?

何以说官方媒体言论是瞎子摸象?

官方媒体把狂飙的组屋价格涨幅归咎于组屋的资产化,自由化和市场化的结果;这些概念只是体现了社会问题的表象,用意是把不正常的价格现象合理化,但是,这种说法不足于解释住房问题的主要成因。

回顾历史,1979年之前的组屋政策,基本上是正确的,能够有效的满足人们对住房的要求,组屋价格也在人们的承受能力之中,当时的困境是局限在组屋供不应求的问题上。

1979年李光耀推行所谓的第二次工业革命,试图通过高薪政策强迫厂商放弃劳工密集经济,以及,以科技与机械代替劳动力。

在高薪政策的大环境下,政府开始对应的调高政府组屋的售价,其政治目的是要塑造政府和人们之间的业主与住户,以及,债权主和债务主之间的双重人质现象。前者是通过购屋契约和建屋局的管理法令条规,建立了管制者和被管制者的关系,后者是通过向公积金局的购房借贷,设定了官民之间的债务关系。

在有必要严格遵守政府组屋的管理法令条规情况下,人们势必变得唯唯诺诺,对政府的指令言听计从。同样的,负债越高的人们除了有必要更努力的从事经济劳作,也会更战战兢兢的生活。这就是李光耀说的:有资产的人民会变得更保守,会支持人民行动党政府。

1979年经济转型的彻底失败,带来了1985年的经济衰退,政府在建立区域金融中心的同时,进行政府企业私营化。为此,公共服务变质为商品经济,从此之后,在商品经济的环境下,组屋价格成为脱缰的野马,随着经济的升降浮沉而变动。结果是,公共服务蕴含着的政府让利行为,被变质为政府夺利行为,组屋成为政府牟利的商品。

这些历史背景反映了组屋政策变更,和组屋价格大幅度飙升的根本因素。

可见,媒体提出的:组屋售价突然因成本与原料等猛涨而调高,和1981年组屋成了政治问题的说法,只是一面之词的个人主观,背离历史事实,不足为信。

另外,人民行动党政府通过组屋翻新,进行组屋增值来捞取选票的恶果,就是当下组屋价格高居不下的另一个主要原因。组屋增值只是画饼充饥,是聪明人忽悠老百姓的手段,父辈享受的所谓组屋增值,如今得由后辈去支付。

总的来说,避开了这些政策的根本性失误与社会成本,而美言政府组屋的增值,那是瞎子摸象的误导社会大众。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