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对华387亿投资的新媒人

18/09/02

作者: – 日期: 18-9-2002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http://www.nanfangdaily.com.cn/
jj/20020916/jd/200209180704.asp

第一访谈
  本报记者徐继业上海报道

  “在中国不断开发和对外吸收经验的过程中,特别是沿海地区,我们的品牌优势正在逐渐失去,这是一个事实。新加坡的一些经济发展模式,也许已经不太适合中国一些地区。”

  9月初,新加坡东南亚研究所副主席欧进福博士在联合早报上发表了这种观点。

  此前不久,吴作栋总理在该国国庆群众大会上呼吁,新加坡人应改变心态,重视华文华语,在中国的经济发展热潮中把握商机,为重塑新加坡贡献一份力量。

  与新加坡掀起的新一轮中国热密切相关,8月30日,由新加坡投资商承建的甲级智能商务楼———海洋大厦,在上海最繁华的商业地带延安东路隆重揭幕。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新加坡经济发展局为首的4家新加坡法定机构及多家新加坡企业宣布进驻。

  庆典仪式的主角之一,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局长李奕贤颇有商人的儒雅。2001年11月,39岁的李奕贤担任新加坡贸易发展局的局长,成为新加坡有史以来担任该职位的最年轻人选;2002年4月,新加坡贸易发展局机构更名为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李奕贤成为新机构的第一任局长。

  面对记者,李奕贤自称“媒人”,他说自己的任务就是为新加坡企业来中国发展“相婆家”。此前,李奕贤随新加坡贸工部长杨荣文准将率领的经贸考察团,结束了对北京、安徽、浙江、上海等地为期9天的实地考察。“这还是我第一次访问诸如浙江这样的地区,”李奕贤说,“中国民营企业家的拼搏精神特别值得新加坡的企业家们借鉴。”

  联合早报文章透露,面对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新加坡的压力前所未有。“前有强敌,后有追兵”,欧进福博士的表述颇为尖锐:新加坡目前在中国外来投资地区中排名第五,落在中国香港、台湾地区之后;而另一方面,“新加坡在财力上也不具备同欧美长远竞争的能力”。

  新加坡经贸考察团此番目的由此可见。

  “我在温州买了很多打火机,准备回新加坡当礼物送给朋友。”李奕贤高兴地告诉记者,“我要叫他们多到中国来投资。”

  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披露的最新数据是,今年上半年,新加坡在华投资大约400个项目,协议总金额达18亿美元,和去年同期相比上升了132%。实际投资为11亿美元,上升了24%,截至今年6月,新加坡累计对华协议投资为387亿美元。

  《21世纪》:这次国际企业发展局和经济发展局同时入驻海洋大厦,此前的经贸考察团这两个局也是联袂参与。能否解释一下这两个局在新加坡经济发展中所起的作用?

  李奕贤:这两个局对新加坡经济发展可以说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国际企业发展局的任务是帮助新加坡的企业走出来,成为地区化、国际化的公司;而经济发展局的任务是吸引外资到新加坡开创事业,二者并行不悖。前者解决投资的问题,后者解决引资的问题。

  吴作栋总理在国庆献词中提到,新加坡企业到大陆投资的同时,也应加强吸引大陆企业到新加坡来,使新加坡成为大陆企业开拓东南亚市场和转口贸易的基地,并提供配套服务,这正是我们企业发展局和经济发展局的任务。

  《21世纪》:新加坡贸易发展局今年4月更名为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这一名称变更有什么更深层次的意义?

  李奕贤:我们由贸易发展局改名为国际企业发展局,原因在于工作重点的转移。以前我们局的主要任务是外贸,而外贸无疑是走出去的第一步;第二步我们就是想要怎样根据新加坡企业的实力,帮助它们寻求到国外市场发展的机会。

  《21世纪》:对此能不能解释得更具体一些?

  李奕贤:我们对新加坡的中小企业进行了考察,他们以后对整个经济贡献的空间可能会很大。但新加坡的市场很小,是一个小池塘,我们必须为中小企业的发展找一个更大的舞台。
  像中国、美国这样的大国,它们的企业在国内有足够的市场发展空间,而新加坡很早就已面对走出去的问题。

  《21世纪》:这方面政府要承担什么角色?

  李奕贤:新加坡政府要承担的角色是:为新加坡企业创造条件,使它们能更容易走出去,这样企业在面向国际市场时就不会花太多时间,不会走太多冤枉路。现在我们企业发展局在中国有6个办事处,为新加坡企业在中国的发展提供及时的讯息。

  《21世纪》:请谈谈贵局通过哪些具体措施来帮助新加坡的企业进入新的市场?

  李奕贤:首先我们对市场具体状况了解的要求更强了,因为做贸易比企业发展相对来说要简单,接触的面也窄一些。比如以前我们对北京、上海很了解,但对安徽、浙江等地就不一定熟悉,但上述地区都可能成为新加坡企业开拓业务的潜在地区。对市场不了解意味着风险,而中小企业往往由于实力和时间所限,无力承担市场调研的工作,企业发展局有责任帮助中小企业进行相关调研。

  同时,我们在税收政策上更改了一些条款,比如双倍税减政策,能使向海外投资的企业在计算国内应税收入时两次削减费用,从而得到更多的优惠;我们甚至还对破产有了重新认识,比如说破产以前在新加坡是犯罪行为,现在我们的看法就相当开明了。如果有人千辛万苦地想在海外投资创业,但是失败了,我们会给他重新开始的机会。

  此外,新加坡现在大概有130家风险基金公司,这是新加坡鼓励企业家精神的一个重要表现。这些基金公司管理的基金总额大概是80亿美元,不仅投资于新加坡和东南亚的企业,也涵盖世界其他各个国家,当然也包括中国。

  《21世纪》:您怎样看待新加坡投资企业在中国的发展?

  李奕贤:发展应该是不错的,你从与去年同期项目相比的增加数就可以看出来。而且我们吸取了一些以往在苏州工业园投资项目的经验,现在的投资都是政府只负责牵头,而具体投不投,投给谁,投多少都是企业自己决定,决策也谨慎很多。

  《21世纪》:您怎样看待在新加坡引进中资企业和中国企业在新加坡上市的问题?

  李奕贤:引进中资企业并不像引进跨国企业那样,可以引进先进技术或大量的资金,新加坡应该把眼光放远。如果中资企业能够在新加坡设立分销中心、区域总部或在本地上市,将可为新加坡带来就业机会、引进部分资金和带来市场,使新加坡商业中心的地位得到加强。

  同时,引进大陆民营小企业可以加强新加坡中小企业的阵容,也可以为新加坡企业带来新的概念、新的市场和新的合作机会。这些小企业的增长潜能比较大,提升为中型企业的机会也比较高。

  《21世纪》:目前有传言说,新加坡要把一部分政联资产剥离出来,这对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方面有什么影响?

  李奕贤:政联企业的课题比较复杂,但归根到底是企业自身的问题。到底要放手不管还是更深地介入,我看要找一个平衡点。政联企业目前的想法是要形成很多国际性的公司,这跟企业发展的阶段和战略有关,因为企业做大了,物流方面也好,工程方面也好,要在亚洲有所作为就必须到亚洲的其他地方去,而不能老呆在东南亚这个局限的市场。

  政联资产的剥离,至少为其他各方面提供一个投资或引资的舞台,我想这对提高新加坡经济的活力是有利的。

---

分类题材: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