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探讨限制低价组屋转售

01/04/13

作者/来源:新华网 http://sg.xinhuanet.com

  据《联合早报》网站报道,新加坡政府正在探讨的低价新组屋,很可能会“为了与现有预购组屋作出区别而附带一些限制”。此前各方提出的建议包括:延长最低居住年限至10年、缩短屋契,以及不允许公开转售。也有人提议推出两种平行模式,一种延续目前的组屋价格和规定,另一种则让屋主能以低价购买,但必须受到更多限制。

  受访学者和分析师对平行模式有所保留,甚至警惕限制低价出售的那些组屋转售,可能带来贫富差距扩大的社会问题。

  特斯拉指出,如果严格控制一类组屋转售,相当于在区分“下层阶级”组屋,这会让居民有弱势感,公共住屋政策应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

  他说:“如果公共住屋导致低收入者聚居,他们因为买不起房子而无法从体制中受益,每日看到的都是穷苦生活,这是失败的政策。新加坡公共住屋政策的一项成就,是人们不会因为居住在组屋而觉得自己是下层阶级。”

  李思德也有类似担忧。他指出,价格低且有转售限制的组屋会吸引低收入者,可是他们难以享受资产增值;而负担得起价格较高却没有转售限制的购屋者,以后就能通过转卖赚取差价。

  他说:“有钱人能积累财富,穷人却不能这么做。出售低价组屋给低收入者,最后要求他们卖回给建屋局,等于是把组屋出租给他们,倒不如建造更多租赁组屋。”

  延长居住年限也可能影响有真正换屋需求的人。曾姓自雇者(37岁)受访时说:“10年里有太多不确定因素,有人生了孩子或因为换工作需要换屋,也可能因财务问题要换小屋套现。即使积累了财富,10年里也不能投资私宅,我宁可选择价格稍高却没有那么多限制的屋子。”

  新加坡管理大学经济学院客座教员莱利(Larry Haverkamp)博士指出,新加坡建屋局人为降低新组屋价格会造成更多副作用。他说,便宜但更多限制的住屋选择会受到一些人欢迎,也会有人不喜欢,整体而言未必优于现行机制。他建议,建屋局继续建造更多组屋,而不是刻意降低价格。

  新加坡国立大学房地产系副主任程天富副教授也担心,刻意降价会带来负面影响。

  他说:“除非建屋局能准确估价,算出这些限制‘值’多少折扣,例如最低居住年限延长一年折扣多少?这些都难以精准估算。组屋现在的条款已经很复杂,增加更多限制只会扭曲市场。”

---

分类题材: 政府制度_policy ,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