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模式的乌托邦与现实

23/03/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在过去的几个月,新加坡境内外的华文媒体,出现了不少吹捧新加坡模式的论述,看来,其动机除了强化人民行动党政府的声望,也是要进一步肯定李光耀的历史地位。不过,遗憾的,好些打着教授或者研究所名堂的文章,其内容却是一种主观的政治判断,并非学术性的解释社会的真实现象。

举两个例子,有人认为新加坡并非威权主义和一党制,而是一个一人一票的民主政治体系,这种女人是阿妈的简单逻辑,很早以前就已经被众多学术论著挑战和否定。刚出版的Authoritarian Rule of Law, (Jothie Rajah, 2013)就是从新加坡模式的一个根本:法律制度,分析了新加坡政体的实质性:独裁主义的以法凌人。

另外,也有人认为组屋和公积金是构建新加坡中产阶级的两个大制度。如果属实,新加坡就不会出现30年房奴的现象,国会也不必提出:修改雇佣法令保障专业人士、经理和执行人员;为本地企业和员工提供更多援助;协助中小企业新措施等等的新建议。说实在的,在新加坡的现实生活中,组屋和公积金不是构建,而是摧毁中产阶级的两个大制度。

坊间有不少论述有关新加坡议题的学术性著作,比如,Garry Rodan对相关课题,尤其是新加坡中产阶级,就有好多篇很有分量的论述;Mukul Asher 是研究新加坡政府财务,尤其是公积金的一名学术权威;Christopher Tremewan 的《新加坡社会控制》论述了新加坡制度,特别是组屋制度的真实情况。这一类论述,通过理论分析和事实根据的论证,揭露了新加坡模式的阴暗面。

近日,《纽约时报》刊登了Joseph E. Stiglitz的文章:《建立平等社会美国应借鉴新加坡经验》。对此,2013年3月19日一位英国卡迪大学的新加坡籍研究生Kirsten Han 撰写了《Joseph Stiglitz的新加坡并非是我成长的地方》以‘Joseph E. Stiglitz是一名卓越的经济学者,但是,并不熟悉新加坡’开头,引用真实的社会现状,具体有力的驳斥了Stiglitz笔下的新加坡乌托邦。

为此,不妨从新加坡官媒翻译的华文版本,看看新加坡模式的乌托邦和社会客观现实之间,究竟有些什么重要的不同?

1、‘新加坡模式至少有四个特点可以供美国参考。首先是让人民自力更生。比如,通过公积金储蓄,大约90%的新加坡人拥有自己的房子,这比美国自房地产泡沫于2007年破裂以来的约65%高。’

什么是‘让人民自力更生’?按李光耀的说法:人民不可以依靠政府过日子;也就是说,人民不可以期待政府会提供财务资助,个人与家庭必须承担自己的财务责任,之所以如此,因为李光耀拒绝社会福利制度,认为,一来,穷人贪得无厌,会要了还要,二来,贫穷有利经济成长,因为贫穷激励人们去工作。在此,自力更生的真实意义是自生自灭。

‘90%的新加坡人拥有自己的房子’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在制度规范下,组屋是普通老百姓的唯一剩余选择,因为新加坡早年原有的廉价住房在取消了屋租管制条例后,彻底消失。同样的,在重建与发展的大旗下,原有的乡村住房也彻底消失。

有鉴于此,‘人民自力更生。…大约90%的新加坡人拥有自己的房子,’的政治现实是,组屋与公积金制度,全面的改变了政府与人民之间的关系,这也就是为何人民行动党可以毫无忌惮的为所欲为;政治理论上,这种强弱关系就是人质现象。

李光耀的这一个新加坡模式,是一个没有社会承担的大政府。换言之,通过社会关系的重新界定,政府放弃了必须对人们所应承担的社会,政治,与经济责任。

2、‘第二,新加坡领导人认识到必须打破一直困扰西方的恶性不平等循环。政府计划适用于所有人但也是渐进式的:每个人都做出贡献,但较富裕的人付出更多来帮助底层的人,确保每个人有过得去的生活。’

李光耀否定人类生来平等的说法。历史上,当年还持有积极反共心态的李光耀,就曾经在电视演说中,揶揄讥笑中国共产党实行的社会平等制度。

新加坡不相信同工同酬的平等思维,政策歧视和剥削弱势者,这就是苏州工业园会失败的原因之一,也是为何会发生中国籍巴士司机罢工工潮的事件。

一个认为不平等是理所当然的政府,又何以会去打破不平等的现实?实质上,新加坡之所以贫富两极化并非一如李光耀所说的,是经济全球化的必然结果,而是新加坡模式的必然结果:贫穷阶级支付更多的税务,和面对更高的生活成本压力。

这一种社会现实否定了‘新加坡领导人认识到必须打破一直困扰西方的恶性不平等循环’的乌托邦说法。

3、‘第三,政府在税前收入的分配上进行干预以帮助底层的人,而不是像美国那样帮助高层的人。政府也适度地介入劳资的协商,让条件更有利于经济实力较弱的群体。美国的情况则截然不同,游戏的规则把权力从工人转到资本,尤其是在最近30年间。’

新加坡模式的资源分配是强化而不是改善社会的不平等,比如,精英教育和奖励女大学生多生育的同时,严厉惩罚低教育程度妇女多生育。政府在削减遗产税的同时,提高消费税让原本无需支付税务的低收入群体,支付更多的税金。现实是,新加坡模式是呵护与奖励富人,惩罚与剥削穷人。

新加坡模式的劳资政协商机制是一个乌托邦说法,一个享有绝对权力的政府何需与弱势者进行协商?事实上,新加坡职工总会是由执政党的内阁部长主持,是为人民行动党和资本家的利益服务,不是为工人的利益服务。当然,商会亦只是为商家利益着想。而工资理事会,借用一位新加坡学者的说法,那只是一个批准工资增幅的图章。

在外包制度下,低文化程度的清洁工是以每况愈下的工资,承担一如既往的工作量。明显的‘政府也适度地介入劳资的协商,让条件更有利于经济实力较弱的群体。’只是一个乌托邦说法。不久前,前工资理事会主席建议为低收入工人大幅度加薪,这清楚说明了当下工人收入和现实生活成本,确实是严重的脱节。

至于‘游戏的规则把权力从工人转到资本,’ 的新加坡历史事实是,1963年,李光耀通过冷藏行动,彻底清算了新加坡的独立职工会,之后,李光耀设定了新劳工法令,具体的把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力直接交到资本家的手上,从此之后,工会再也无权过问资本家的雇用权力。

社会现实是,被人民行动党政府,和新加坡职工总会遗弃的新加坡劳动者,唯有面对自力更生,或者,更精准的说法,是自生自灭的大环境。

4、‘第四,新加坡了解未来成功的关键是大力投资于教育——最近也投资于科研,而国家的进步意味着所有公民——不只是有钱人的孩子——必须能够得到能力所及的最好教育。’

李光耀的政治思维里,工人只是一种生产因素的数据,就此而言,教育只是提高生产因素的素质,所以投资教育和人文教育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

当年,李光耀就是基于政治系对新加坡经济发展没有什么贡献的理由,把新大的政治系缩减,之后,并入社会科学系。当然,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别有用心。

为此,新加坡的理工大学和管理大学只是一种生产要素的培育教育,在此,大学教育已经变质的沦为培育制造财富的生产工具,其目的并非在于灌输人文价值观的大学教育,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在新加坡模式里,经济价值远远大于人文价值。

在这一种大学教育思维下,人的生存意义只是满足个人的种种经济欲望,在缺乏人性,或者,没有道德教育的规范下,新加坡沦为一个迷失道德价值观的金钱社会,不道德交易在精英社会泛滥。

新加坡模式是乌托邦?是的,按李光耀的老王卖瓜说法,新加坡是第一世界,不过,新加坡也是一个四分五裂,没有凝聚力,国不为国的政体。从人民的角度来看,第一世界的荣誉,只是李光耀的个人荣誉,和生活在水深火热的群体没有什么关系。从独立建国的层面来看,国不为国的现实,直接挑战了李光耀在建国方面的业绩。因此,学者何不把用在歌功颂德的精力,拿来实实在在的解决民生疾苦?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