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PAP粉饰李光耀的硬道理

16/03/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前不久,李光耀才敲锣打鼓宣扬一套自己的,新加坡赖以生存的硬道理,说什么新加坡的某些方面是不能改变的,因为这些都对保持社会稳定,和拥有强大与高效的政府很重要。

言犹在耳,这边厢面对人民力量反扑的部长和部分执政党议员,已经乱了阵脚,为了安抚民心,急不及待,争先恐后,似乎是要把李光耀政权培育的圣牛送上祭台宰杀。

近日,从广泛的国会议事报道,见到了林林总总的来自执政党对公共住房、公共交通、医疗与社会服务等等政策的新建议:诸如:放宽单身者购屋限制;推出价格更便宜的住房单位;继续紧缩外劳政策;新加坡式的最低薪金制度;修改雇佣法令保障专业人士、经理和执行人员;为本地企业和员工提供更多援助;协助中小企业新措施;调整就业准证框架;申请新加坡公民条件更严格;承担更多医药费;兴建更多急诊医院和综合诊疗所;考虑上午尖峰前公交免费;未婚单亲家长享有育儿假;增加两万个全天托儿学额;全岛各市镇设立20个社会服务中心。

当下的这一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政策修订,所为何事?是否挑战了李光耀所谓的不可以改变的硬道理?要如何看待这些口头上的空洞政治承诺?可否期待人们的社会意愿从此得到满足?

乍看之下,这种大动作的宰杀圣牛的政治活动,似乎是挑战了李光耀的硬道理,其实不然,因为好些政府政策年久失修,早已不合时宜,不得不进行必要的政策调整,比如,有效的解决低收入个人与家庭的住房,医疗,教育和公交问题,是一个多年顽疾,如今,所谓的调整只不过是加大力度,在原有的制度基础上补补贴贴,试图制造一个政府正在努力解决问题的假象。

说实在的,这些改革只是在清除圣牛的排泄物,一些在李光耀政治思维下设定的政府政策的不良结果,当然,有所改革必定是好过完全没有改革,但是,不真正的把这些李光耀政权圈养的圣牛宰杀,当下的社会问题是只会减缓,不会获得彻底解决。

举个例子,教育部提出了要从新思维重新检验教育政策,借用官媒的文字:‘…教育目标能拨乱反正,能回归到教育的基础性和适切性,不应仅是以考试成绩为重,而是以发展才能为本;…一个以学生为中心、以价值为导向的教育模式…。’教育部要拨乱反正,正好说明了,由李光耀塑造的新加坡教育政策思维,确实是有着严重的缺陷。

那么,新加坡的这一条教育圣牛又是从何而来?

从文献可以知道,话说当年李光耀访问了新西兰的一个牧羊场,从牧羊人的交谈中得悉,牧羊狗的技能是天生的,也就是说,不具有天生能力的小狗,是不可能被训练成为一只牧羊狗。

之后,李光耀就把这个训练牧羊狗的经验,转用到教育天才儿童的身上;新加坡的分流教育就是由此而来。吴庆瑞,当年的教育部长,另外再提出一个经济现实:白痴是免费的,所以不需要浪费宝贵的资源去培育白痴。新加坡之精英和普通的两极化教育,就是这一个凭借学童天资高低,进行教育资源分配的政策结果。

在这一种功利主义的政策思维上,新加坡出现了目前的以考试成绩为重,欠缺人文意识,没有正确社会价值观的教育模式。除非真正的宰杀了这一条教育圣牛,彻底摆脱旧思维的束缚,不过,因为李光耀的硬道理是八风吹不动的稳坐钓鱼台,因此,新教育模式只会是新瓶装旧酒,走不出死胡同。

林林总总的口头承诺是否能够最终兑现?这些初出茅庐的政坛新手,只是秉着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的公事公办心态,尽尽人事罢了,至于是否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成绩结果,那就不是在他们的能力和掌握之中。这还得看看实权者有何盘算。

这一个政治盘算不难理解。从新加坡的政治文化来说,政府政策主要是从维护李光耀政权的利益为出发点,人民的利益只能退而求其次,也就是说,国家利益优先个人,所以个人与家庭必须为了国家利益作出牺牲;但是,由于党政不分,国家的利益就是李光耀政权的利益。从这一个层面来看,在不危害统治者利益的情况下,人民是可以期待得到一些的好处。

因此,如果就此认为人民获利是人民力量的胜利,那是过于乐观的看法,因为可以改变统治者与人民强弱关系的政治架构,比如,官委议员,非选区议员,集选区等等涉及政治权力交替的制度,还是原封不动,完全没有提出来讨论。这种保障当权者绝对利益的制度,才是李光耀的硬道理。

当年,李光耀对吴作栋的肯定与赞扬是:有勇气推行不受人民欢迎的政策。看来,这是另一条要绝对遵守的李式基本法。这一种为所欲为的霸道政治心态,正是李光耀的硬道理的具体展现。

明白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就不会对政策改革能够满足社会意愿有着太大的期待。毕竟,这得取决于人们是否可以在政治上,挑战与瓦解执政党推行不受人民欢迎政策的勇气。只有强力的挫折了这种罔顾民意的心态,人民的意愿才能获得满足。

总的来说,眼前所见到的种种政策调整,只是在打擦边球,为了粉饰李光耀的硬道理。如果人们期待的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公平的,社会资源和财富的分配机制,还得先行争取政治制度上的有效改革,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如果没有一个公正的政治体系,就绝对不会有一个公平和正义的社会财富分配机制。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