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面对新时代

05/03/04

作者:时永明 日期: 未详来源:http://www.beijingreview.com.cn/2004-35/200435-world2.htm

8月12日李显龙终于正式接掌了新加坡总理的权力。这一权力的交接充分体现出新加坡政治的特点。按部就班的交接和新内阁中大量的熟悉面孔,加上两位前领导人继续以“咨政”的身份参政,使人们感到了新加坡政治的稳定和良好的继承性。不过在这和谐的气氛中,人们也可以隐隐地感觉到许多新的问题正在出现,新加坡或许将不得不面对一个新的时代。

李显龙政治上任重道远

新加坡政治的特点之一就是有计划、有秩序地实现领导人之间的权力交接和过渡。依据这种特点,总理的更换不一定是在选举的时候进行,而是在国内政治经济形势较为适当的时候由执政党内部的“禅让”来进行,而新内阁的人选也体现出这种计划性和秩序性并带有较大的过渡性质。在这种制度下,李显龙作为总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则将可能执政十年以上的时间。这段时间里,对李显龙来说,最大的挑战将可能来自随着时代的变迁而产生的社会政治生态的变化。

新加坡作为一个弹丸小国,政治上的承受力相对较弱。建国以来在经济上得以成功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在权威主义的治理下政治上的稳定和谐。这种权威主义以“贤人政治”和“精英阶层”为基础。在国家发展初期,这种制度对于维护社会的稳定和保障国家发展是非常有效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心态的变化,继续坚持这种制度的难度也越来越高。

李显龙就职仪式本身并没有太多特殊的地方。而舆论关注更多的似乎是新加坡政治中的“家族味道”。李显龙出任总理是世人意料中的事,其原因也是不说自明的。虽然就国家治理的人才选拔上,存在着“举贤不避亲”的理论,但在现代社会,如何即避免出现家族政治,又保证贤人之后有贤人,这恐怕将是李显龙任内的长久课题。在就职演说中,他甚至将“领导层的更新”问题列入了“优先处理的事项之一”。

但是就政治的一般规律而言,通过有序的安排来传承的“贤人政治”容易出现制约社会活力,从而导致社会与政治游离的现象。从长时间看,这不利于增强社会凝聚力。李显龙在就职演讲中提出的口号是把新加坡建成一个“包容和温馨的家园”,体现了其对新加坡在已经成为一个富国之后出现的社会转型问题的认识。他还提出了要扩大新加坡人的生活空间,允许人民自由表达不同意见,似乎是正在从强调政府的领导作用开始转向鼓励人民协助政府,要人民积极参政议政。新加坡是否会向更开放的政治发展还有待观察,但李显龙的政治课题恐怕是要在社会政治生态的演进中寻求新的凝聚力和社会平衡点。

经济上难以高枕无忧

其实对政治上放松控制的主要压力还是来源于经济方面。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是其政治成功的表现。借助特殊的地理位置,新加坡第一代领导人抓住了最佳的历史性发展机遇,使其经济迅速跃进到发达国家的水平。但是,自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新加坡经济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9.11”恐怖袭击后的美国经济衰退以及“SARS”等一系列经济冲击。这种冲击使新加坡长时间高速增长的经济一度出现过负增长。而一向较为充分就业的社会,也出现了大量失业的现象,在2003年失业率曾一度达到5.5%。近几个月新加坡虽然又再次恢复了强劲增长的势头,今年第二季度新加坡经济与上年同期相比增长达到12.5%,预计全年的增长至少达到8.5%。但6月份失业率仍保持在4.5%的水平。

李显龙的即位虽然选择了经济上的良辰吉时,在其就位演说中对经济也是充满了乐观情绪,但这并不表明新加坡在经济上可以高枕无忧。诚然,几次经济危机的冲击也表明新加坡现在的经济实力已具有相当强的抗衰退能力,但新加坡在经济依然面临着相当大的挑战。

新加坡经济对外依赖程度较高,外需占全部需求的70%,因此经济发展极易受外界条件变化的影响。主要出口市场的经济波动,或周边其他国家经济竞争力的提高都会影响会对其经济产生明显影响。新加坡近些年采取的抗风险策略,一是提高自己的经济层次,扩展高端产业和服务业,同时努力降低企业在新加坡投资的成本,以更多地吸引或保留外来投资;二是加大对海外资产的扩张。有西方分析家认为到2020年其海外资产的规模将达到5000亿美元,数倍于其国内生产总值。但所有这些都要求新加坡在经济上从拿来经济转向创新经济。在经济困难之时,新加坡政府在动用经济力量来扶危助困的同时还提出了国民要能够自己解决问题,国家要成为创新国家。因此,新政府在经济上面临的主要挑战就是如何在制度上使新加坡经济更具有活力和创造力。

外交上面临考验

李显龙就职演讲中对外交事务几乎只字未提,但重点表示了对台海局势的关注。而在就职后谈论内阁的分工时,他表示自己今后几年需要把精神集中在处理国内事务方面,要求吴作栋资政协助拓展海外联系。这令人难以清楚地了解李显龙本人的外交理念。

新加坡的外交常有一些蹊跷之处。冷战结束时,东南亚地区主义兴起,美国被迫从菲律宾军事基地撤出,而新加坡却借机引进美国的军事保护伞。如果这仅仅是借助外部大国搞力量平衡,似也无可非议。但近些年新加坡有时会给人一种在心理上与区域内国家渐行渐远的感觉。行为中突出本国利益,而较少顾及他人感受。这种现象可能在李显龙不顾中国政府的反对而一意孤行地访问台湾的事件上得到充分的表现。

无论是从随行人员的构成还是访问的行程来看,李显龙对台湾的访问都是一次外交行动。作为一个副总理,带着部长级官员,与台湾的最高当权者进行了单独会谈,并享受了对方的正式的高规格的官员待遇,这不可能是私人性质的访问。既然如此,无论如何,这都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

对于李显龙访问台湾的缘由,外界众说纷纭,其中不乏对李显龙的内心想法从积极方面进行的猜测。但是,几乎所有的猜测都被进行分析的人自己给否定了。因为没有任何理由支持李显龙以牺牲中国和新加坡的友好关系为代价来进行这次访问。最后出现的最消极的猜测是认为某些在台海问题上不言自明的“国际因素”在起作用。虽然这种猜测从所谓“国际因素”的角度看似乎有点不合逻辑,可是从新加坡的角度看,却显得较为合乎逻辑。我们当然不希望是这种情况。因为如果这样对新加坡来说将是件可悲的事。不过这种猜测的出现,也表明了国际政治变化的复杂性和道理的简单性。复杂性在于我们做事往往难以预料会出现什么后果,简单性在于,损人的事往往不利己。李显龙访问台湾对中国和新加坡关系所造成的严重破坏在于它使两国之间失去了最基本的相互信任的基础。要重新恢复这种基础不是件容易的事。

新加坡方面似乎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8月22日晚在国庆群众大会上,新加坡新任总理李显龙首次发表施政演说时表示,新加坡不会改变其一直奉行的一个中国政策。李显龙说,新加坡了解一个中国是中国的核心利益。自1965年独立以来,新加坡一贯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因为这也符合新加坡的切身利益。李显龙同时表示,新加坡坚决反对“台独”,如果台湾方面挑起海峡两岸冲突,那么新加坡将不会支持台湾。

李显龙如果无心伤害中新两国的关系的话,冷静反思之后,还是能找到弥补的机会的。但是,不管怎么说,目前这件事使人们对李显龙的外交工作还要多加观察,究竟是傲气有余、经验不足还是深谋远虑、另藏玄机。毕竟,一个国家的外交不可能仅仅是为了在国外搞几块经济飞地或军训靶场。如何处理访台后遗症,将对新总理李显龙的外交路线和外交能力是个考验。

总而言之,新加坡虽然有良好的继承性,但很可能已经进入一个与过去相比,变数较多的新时期。

时永明:国际问题研究所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