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一个伪善的强盗财政预算案?

02/03/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境内外的好些华文媒体都钟爱新加坡施行的政策,往往以赞许的眼光来报道和评述所谓的新加坡模式,事实果真如此的值得羡慕和借鉴?隐蔽的社会真相又是些什么?为此,不妨通过解读一些表象新闻报道,来看看一些被忽略的社会现象。

其一、‘新加坡公布 2013 年度财政预算案,推出大量「派糖」措施。’

年年都有派糖的预算案,塑造了政府精明能干和关心民生的假象,事实上,羊毛势必出在羊身上,这些被派发的糖都是来自彻底被压榨的人们身上;有必要清楚知道的是,这种派糖仅仅是一种社会财富的转移,并非来自人民行动党政府创造财富的结果。这是一种行政手段的资源再分配,所以也不是人们在分享经济繁荣的果实。

其二、‘新加坡2012财政年度有39亿新元的盈余,远超原先预期的13亿新元,多出盈余主要来自印花税及汽车相关税收。’

新加坡原本是奉行收支平衡的财政预算,后来,李光耀以未雨绸缪的借口,实行了有盈余的财政政策,而超出的盈余,理论上来看,可以来自多收的税额,或者,减少的建设开支,所以无论超出盈余来自何处,对市民而言,要不是增加了额外的政府赋税,就是减少了建设开支能够带来来社会利益;是一种输了再输的输输效应。

相反的,财政盈余的最大受益者是国库;这些盈余加上政府售卖官地所得,都归国库,这笔庞大的财富皆交由李光耀领导的投资机构管理。按法规国库是有进不出,不用于国家常年开支,所以和社会民生利益,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关系。事实上,一入侯门深似海,从此盈余陌路人;国库的财富再也和当下的新加坡原居民无关,因为国库即便没有被亏空,那也是留给,不知是谁的,将来的新种新加坡人去享用。

‘2012财政年度多出盈余是来自印花税及汽车相关税收,’这说明了什么?原本已经四面楚歌的中产阶级的再次被剥削,尤其是对事业刚起步新生代的危害最大。金钱门槛无论如何的再高,对外来的超级富豪都不产生惩罚和阻扰的效应;这种削弱中产阶级的不良后果,只会进一步加剧社会贫富阶级的两极化。这一种社会现实和预算案要追求的‘协助中低收入人士纾缓生活压力,试图减轻贫富悬殊,’正好是背道而驰。

其三、‘由于劳动力市场未来数年预计仍持续紧缩,影响工资增长,故政府在预算案中推出「加薪补贴计划」,企业凡为月薪 4000 新元或以下的僱员加薪,最多可获政府资助加薪额的 40%。’

供需定律说的是需求不变,供给减少,价格上升,因此,需求不变的一个持续紧缩的劳动力市场,其工资应该对应增长,那又何以会有推出加薪补贴计划的必要性?

事实应该是,‘政府预见未来的数年,廉价外来劳动力将会是持续上升,’所以工人工资不会增加,因此,才有为本地低工资工人给予僱员加薪补贴的计划。不过,这一个预见外来人口持续涌入的现象,不就和人口白皮书要规范外来人口的说法有所出入?可又是另一个牛头不对马嘴?

政府通过给予企业津贴去提高低薪工人工资的伎俩,是一个政府的双赢政策,既施惠了工商中小企业,也赢得关心低薪工人的美誉。然而,这只是一种聪明人用的障眼法,实在没有什么值得赞美。

换个角度来看,企业之所以无法靠自身的营运去支付更合理的工资,主要还是因为新加坡的工商运营成本过于高昂,在零和游戏的环境下,最没有讨价还价的弱势群体,低文化程度的工人阶级,于是成为经济博弈下的最大被剥削者。

事实上,加薪补贴计划并不是唯一的可行经济方案,因为政府与政企组成的整体经济大环境,应该也可以共同努力,去通过减少商家的工资之外的其他营运成本,比如,地价,厂房和办公楼的租金,水电能源收费,通讯与交通运输费,政府的种种税收与行政费用等等的开支,来提升商业营运毛利的空间,让商家在有利可图的商业环境里,自动自发的支付合理的工人工资。

说白了,政府和政企可以通过低交易成本的让利行为,去营造一个更有灵活营运空间的新加坡商业大环境,让商家享有和工人分享利益的空间。在这一种更有生机的环境里,一个独立的职工会,可以确保工人享有适当的国家经济成果。

人民行动党政府的这种先剥削后施惠的伎俩,也就是说,政府垄断性的夺利,之后,再按政治效益的高低,去进行必要的资源再分配。这种损人利己的政府行政,只是加重了资源和财富的流动性成本;高交易成本不利经济资源的有效运用。

政府垄断资源和财富,应该也就是为何新加坡缺乏创业致富的原由;因为缺乏自由空间的经济体,企业创造财富的发挥空间,也必然受到了不必要的局限和规范。

政府可以,更应该做的事是,解除政企对新加坡本土经济的寡头垄断,提升公共商品经济的竞争力,在市场经济的价格机制下,让商业成本回归到一个合理的水平。一个交易成本越低的市场经济体,其有效使用资源和财富的经济效益越大,国家与人民的获利也就越大。

从普罗大众的角度来看,和提高工资同等重要的是政府要降低日常的生活成本,比如,组屋价格,水电,公交,教育和医疗等等支付给政府和政企的费用。一个跟不上通货膨胀的工资加薪,只是聪明人忽悠老百姓的政治手段,没有实质性的好处。

那么,政府为何不设法降低生活成本?那是因为政府要养肥供给公共商品的政企,除了高盈利有高税收的好处,当权者也同时可以累积一笔庞大的政企集团资金。由于国家重要机构的首脑任命必须得到总统的同意,所以一旦总统拒绝非人民行动党政府要求替换有关机构的高层人士任命,其结果是,在制度上,这一笔庞大的资金就必然继续保留在,已经失去政权的人民行动党高级干部的手上。

说白了,民选总统制度和政企经济,都是李光耀用来巩固人民行动党政权的工具。这就是为何政府不会解除政企对新加坡本土经济的寡头垄断,以及,政府为何不设法降低生活成本的根本原由。就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有一位初级部长提出:不提高车资,公交公司去哪里找钱买新车?的谬论。

其四、‘政府制订的目标是每年提高生产力2%至3%,这个数字虽然看起来不容易,但新加坡仍必须朝着这一目标努力,如果能够实现,新加坡有望在2020年接近一些发达经济体目前的水平。’

人口白皮书的资料显示从1980年到2010年,3个10年期的生产力分别是5.2%, 3.1%,1.8%,这意味着新加坡在开放廉价外劳大门之前,本地的劳动力是有着一定的竞争力,之后,持续依赖进口廉价的外来劳工,拉低了生产力,而且是每况愈下的依赖越来越差劲的低生产力外劳。

这反映了一个什么情况?有说积重难返,一个30年来始终不仅无法解决,而且变本加厉的经济问题,如果单靠拨款就能够解决,那,一个不缺钱的新加坡是不会,也不应该有这一种的困扰。

劳动力素质的需求取决于经济结构,比如,高增值经济活动需要高科技人才,而新加坡多年来的持续依赖廉价外来劳工,正是新加坡经济结构有偏差与缺陷的展现,这是不是反映了政府在管理经济的能力方面,出现了严重的失职问题?

从这个因果先后的次序来看,政府是不是应该先行解决新加坡经济结构的问题,之后,才去计划对应的人口和劳动力政策?颠倒了次序,这是不是把马车摆在了马匹的前面?那么,人口白皮书是不是一个用来转移社会焦点的话题?

其五、‘预计2013年财年支出,约46%将用于社会发展、31%用于国防和外交支出,预计整体盈馀为24亿新元。’

新加坡为何要有高达31%的国防和外交支出?老百姓不得而知,经济上,这绝对是肥水流去外人田,或许,美国国防工业是其中的最大受益者?外交支出也应该是包括两位前资政周游列国的常年经费?总的来看,老百姓只能从46%将用于社会发展的经费,占上一点点的好处。

由此可见,新加坡惯用的派糖预算案,只不过是先剥削后施惠的伎俩,实质上,这就是一个伪善的强盗财政预算案。这一种货色有什么值得羡慕和借鉴?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经济_econom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