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人口白皮书是政策解析还是商品公关?

23/02/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政府行政发布的白皮书是一种权威性官方文件,从政府的政策立场,陈述政策未来发展的变数与方向选择。这是假设在一些可预见的环境条件下,有何种问题?有什么具可行性的解决方案选择?而政府提出白皮书目的是和民间的利益团体进行沟通,试探外界对政策设计的反应,通过双向,尤其是适当回应在野党的理性质询后,作为制定国家未来政策的草图。

一份严肃与针对性的政策白皮书,应该能够把白皮书所要探索与讨论的社会问题,做一些深入浅出的历史性背景介绍和分析,以便告诉广大民众,社会出现了些什么问题?为何会出现这些问题?有什么解决问题的途径?而在多种的选择中,为何政府要提出如此这般的解决方案,等等顺藤摸瓜的依先后次序,讲解设定白皮书政策的背后政治思维。

政府白皮书的目的应该是为了集思广益,所以细说从头的,去分析与解释有关社会问题的发生原由,是一个必要的先决条件,也就是说,有必要回顾历史,去了解问题从何而来?是何种政策因素使然,为何与如何的制造了问题?为此,从时间点去了解问题的来龙去脉是必要的,那是因为如果不了解过去的历史,就很难正确的诊断眼前的困境,因为两者有着前因后果之间的必然关系。

如果没有这些史实作为追究社会问题的认知和判断基础,那么,白皮书所要探索的政策未来发展的变数与方向选择,就必然会沦为凭空捏造的政治愿景,一个不实际的政治目标,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一场政治闹剧。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昨天,今天和明天是延续社会问题发展的轨迹,因此,一个和历史完全脱节的明天,那只是一个人为创造的,奇幻漂流之虚拟世界。

白皮书的格式内容未必就必须一定如此,不过,要作为一个全民参与共同讨论的社会议题,这一种对政府白皮书的基本认识和要求应该是合理的,如果确实如此,那么,不妨从这一个层面,去看看人民行动党政府,提出的人口白皮书到底是什么一回事?是解决当下社会问题的政策说明书?还是意图忽悠人民,推销一个缺乏现实基础的未来奇幻世界?

人口白皮书图文并茂共有78页,除去相片与美术设计的篇幅,文字内容大约是50页,再除去老王卖瓜,重复性,致谢篇幅等等的空洞文字,实质性的文字内容或许只剩余三成。

这是一本精心设计的华而不实的报告书。单从这一点来看,所谓的人口白皮书,更像是一本推销政策的商品公关文本,其基本目的只是商品教育,和试图说服消费者接受商家要出售的商品。

白皮书的背景介绍只有区区1/4页面的两段文字,第一段以战后婴儿潮的人口老化为说事的切入点,认为解决人口老化和生育率偏低,导致的人口萎缩问题,可以靠引进外来人口政策获得解决。

第二段是说人口白皮书提供了一个改变人口偏差的路线图,建立以新加坡人为核心的人口计划,去设计与规划外来人口方案,以便为新加坡人提供更佳的就业机会,和提升新加坡人民的生活素质与环境,进而强化新加坡社会的身份认同意识。

这两段文字的进一步发展和发挥就是往后77页的内容,尤其是解释和试图强化引进外来人口对新加坡的种种经济好处,不过,这些强颜欢笑的不实际乐观,都是自欺欺人。

有说见一叶落而知秋,那,单看看这一个开场白,应该就可以断定人口路线图,是痴人说梦,因为如果增加外来人口确实是灵丹妙药,今天的新加坡早已经是人人有工作,享受瑞士的生活水准,个个家庭生活富裕安乐,新加坡人有了同舟共济的国家身份认同意识。如此美满光景,人口白皮书岂不是多此一举?

反过来说,2013人口白皮书的现实,证明了自1985年施行以来的,依赖增加外来廉价劳力来推动经济发展的策略,是新加坡社会问题的根本源头。

现实是,当下的几乎所有社会问题,都可以追溯到1979年李光耀企图经济转型失败的不良后果,以及,1985年李显龙领导的善后经济策略之一的,开放引进廉价外劳大门政策,所带来的社会成本。

罔顾外来廉价劳力对一般老百姓生活的严重冲击,反而要变本加厉,在一条已经证实是失败的政策上加大赌注,这是不是再度的以加重伤害老百姓的利益,来挽救疲乏不振的GDP?以巩固执政党的政治权益?

由此来看,人口白皮书的这一种技术性手法,是把一个复杂的政治与经济问题,简化为一个单纯的人口老化的社会问题,这种避重就轻的伎俩,模糊了社会问题的真相,不但于事无补,反而会使原有的社会问题变本加厉,终究将把社稷推落到一个万劫不复的绝境。

届时,李光耀一度预言的新加坡男人出国当劳工,新加坡女人出国当女佣的情况,将会成为事实,那就是,新加坡男人在新加坡当外来人口的劳工,新加坡女人在新加坡当外来人口的女佣。

另一个现实是,战后婴儿潮现象,也就是1946年至 1964年之间出生的一代,所可能带来的社会问题,早在上世纪的80年代已经凸显,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政府却要在2013年拿来说事,是不是很有点后知后觉?当然,非也,这只是一个拿来说事的借口,并非问题的真正根源和本质。

人口白皮书拿人口老化来说事,进而直接提出引进外来人口作为对策,这伎俩不仅仅避免了回顾与追究社会问题的历史,也舍弃了商议选择可行性政策的程序,并且单方面自作主张的拍板定案。说白了,那是当权者骑劫了白皮书,做为一个商议社会问题,和探讨解决方案的政治过程。

如此一来,白皮书设定的原有按部就班,一个渐进式的政治议程,只单纯的剩下了既成事实,人民必须接受政府建议的人口白皮书。这是剥夺了社会大众全民商议,共同去决定和选择新加坡今后何去何从的权益,这么一个国家发展大方向的话语权。

如此的垄断民意情况下,人口白皮书,成为唯一的新加坡未来国家发展路线图,然而,事实是,增加外来人口,并非是新加坡的唯一选择。

新加坡人确实是还有很多的其他政策思维方向上的大选择,比如,经济上改组资源分配和财富再分配的策略和机制,政治上重新思考如何与马来西亚再度合并,当然,也可以选择改朝换代成立一个新政府,等等,如此这般的,从政经思维的原点去考虑新加坡的未来发展方向。

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政府确实是关心人口老化的问题,那么,政府更有必要把重点放在如何让当下的战后婴儿潮一代生活的更美好,比如,全数归还被无理扣押的公积金,更灵活的运用公积金支付医疗费用等等,改善眼前生活困境的有效政策。

总的来说,从这种顾左右而言他的手法,应该可以知道政府缺乏诚意进行实实在在的,共同商讨国家未来发展大方向的全民对话,因为政府预设的增加外来人口的立场,已经先天性局限了人们自由发言的内容范畴。

如此来看,发布人口白皮书的目的不是全民对话,只是要推销新加坡是700万人口的重要新概念,因为一旦成功落实了这么一个人口政策形象,那,引进外来人口必然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例常公事,不会再有什么争议。显然的,这只是一项温水煮熟青蛙的政治广告,一个必需的商品公关运动。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