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从榜鹅东补选工人党群众大会想起

15/02/13

作者/来源:白狗非狗 芳林演说角落

2013年1月19日晚上工人党群众大会人山人海,一如以往,警方总是千方百计制造观众不便,记得以前工人党惹耶勒南,邓亮洪等在杨厝港体育场的的群众大会,故意以安全理由不让地铁列车在杨厝港站停车,让许多搭客走冤枉路,怨声载道,而且许多所批准的群众大会场地都是雨后泥泞处处的烂草地,或是偏远不方便及难寻的地方。而且在最后一天的群众大会让执政党佔用几乎所有的重要场地而故意申请了却让某些场地空置以让反对党没有场地或在不方便的偏远地带举行最后一场群众大会。

这次也是一样,偌大的一个烂泥泞场地,却还要封锁场地外的一条小路及附近通往组屋停车场的内环道路,而且众人都在埋怨,道路车不能走,人要通过也不行,警察故意叫你从烂泥巴草地过,司马昭之心,众人皆知,其目的不言而喻,道路不是给车跟人走的吗?你这是为人民服务,还是给人民下马威?反观这些道路被数十辆的警车罢佔,劳师动众,警方人员数目(不包括便衣人员)估计有超过五百人至一千人或更多,警车可以停路边阻碍交通,电单车不能进组屋停车场,这是官家可以放火,百姓不可点灯?更什的是某些警方或工作人员竟然没有证件证明身份,问他原因,他说是来不及发证件,看看他,就知道是临时请来的外国屁才。而且马路及附近场地到处装了很多临时CCTV,严重侵犯了参加反对党群众大会群众的隐私。

有位像是亲白衣人的中年男士,问他可知2001年大选反对党在劳明达街群众大会过后被政府抹黑成暴动的事件,他竟为政府说话,说没这回事,其实当时的事件很多人都一清二楚,政府把它当成暴动是要抹黑反对党,因为当时的群众大会有一万人以上,当时政府对人民反对政府的声浪感到十分恐惧,而当时根本就没有暴动这回事,更没有打架受伤的事,当时电视台不敢播映新闻视频,只是一些看起来像是暴动的画面,而且时间顺序是颠倒的,目的是要製造假象,矇骗人民,而且群众大会过后群众涌向街头离去时,没有警察开道及维持秩序,大会在十点结束,而警方对事后群众秩序不闻不问,即使在附近Shell油站驻有相当数目的镇暴警察也是形同虚设,如果是暴动,为何没採取行动直到近十一点多才派出大量CID人员来抓人?为何报章没访问在场的群众来证实当时的场面? 而只是一味相信警方的片面之言?可见里面必有乾坤,还是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

分类题材: 叻坡评议_sgcyber,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