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评福山的历史终结论

12/02/13

作者/来源:刘仁营 裘白莲 (30-9-2009) 红旗文稿
http://blog.udn.com

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国务院顾问福山抛出了「历史终结论」,不无得意地向世人宣告:自由民主可能形成「人类社会形态进步的终点」与「人类统治的最后形态」,也构成「历史的终结」。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曾受到世界左右翼知识分子的全面挑战。但对其最有力的挑战,莫过于当前的世界经济危机了。危机暴露了资本主义无法消除的基本矛盾,以有力的事实暴露出了资本主义民主自由的真相,证明了「历史终结论」的理论基础和基本结论都是不能成立的。

一、西方学者对「历史终结论」的批评

福山「历史终结论」的核心思想,在于宣扬西方资产阶级民主自由制度是人类社会发展的「终极理想」,并且这种终极理想已经变成事实。用来支持这一思想的论据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关于自由民主制和其他制度之间的现实比较;第二个方面是被他修改了的柏拉图、黑格尔的人性论思想。为了有利于自己的观点,福山将马克思也说成是一个类似于黑格尔的终结论者。他的这些思想必然招致各方面的批评——除了社会主义国家的知识分子,他还遭到了来自西方的左翼和右翼两个方面的攻击。其中左翼代表的典型有两个,一个是德裡达,一个是詹姆逊;而右翼代表的典型莫过于他的老师亨廷顿了。

西方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詹姆逊,主要从文本理解和现实解读两个方面进行了批评。他认为福山的着作有一个硬伤,就是将马克思的历史观理解为一种终结论。因为「就马克思所提出的历史的终结而言,它是有两个限定条件的:第一,他讲的不是历史的终结,而是前历史的终结……;第二,他构想的这种前历史不是根据事件或个人行为而是根据系统,或用他的话说即生产方式」。(《2000年新译西方文论选》,第31页)而就「终结论」的现实根源来看,詹姆逊认为:「它不是作为冷战的结束或社会主义的失败的结果,而宁可视为资本主义进入第三个新的阶段,以及随之而来它要渗透到那些迄今为止还未完全商品化的世界各地,而这样一来,将使进一步构想扩展体系显得困难」。这种困难的产生,恰恰证明:「我们今天比马克思或列宁的那个时代离这个目标(社会主义)要近得多。」(同上,第33页)

后现代主义代表德裡达,则更多地从福山理论的内在矛盾和抽像人性论角度进行驳斥。德裡达认为:「福山在这裡将自由民主制度规定为一种实际存在的现实事物,而在那裡则又将它规定为一种纯粹的理想。这一事件时而是现实,时而又是现实的预兆」,「福山狼狈不堪地在两种不可调和的话语之间犹豫不决,摇摆不定」。不仅如此,被福山作为其根本依据的人性论,也是从柏拉图和黑格尔那裡剽窃来的「超历史的和超自然的标准」,而这种抽像人性论早就被马克思在《德意志意识形态》中批判过了。事情的真相是,「无论美国还是欧洲共同体都没有达到普遍国家的完善或自由民主制度的完善,不仅没有达到,甚至它们离这个理想还差得很远呢」。(《马克思的幽灵》, 第90、91页)德裡达认为,恰恰被福山忽视的那些内在矛盾和细节,才是决定民主自由制度最终命运的因素。他的这一分析是极具洞察力的。

右翼知识分子代表亨廷顿,主要从文化冲突的角度来批评福山的人类价值统一论。「9.11」之后,当亨廷顿被问及:你是不是相信福山的结论「西方文明将传佈到全世界」是正确的?他断然回答道:我当然宁愿相信如此,但这不会发生。亨廷顿的理由是:虽然美国仍将是唯一最强大的国家,西方仍将是首要的文明,但世界其他强大的本土力量正在诉求地方传统、价值和习俗,它们拒绝西方的傲慢和在其看来是文化帝国主义的东西;人类的本性并没有发生变化,所有物质福利方面的改善都没有改变文明之间的差异。

上述西方学者的批评都是充满智慧的,然而对「历史终结论」最有力的批评,莫过于当前的全球金融危机。危机凸显了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发生机制,驳斥了福山的「内在矛盾」消失论;危机凸显了资本主义世界的严重两极分化,驳斥了福山的资本主义平等观;危机凸显了资本主义的金融垄断掠夺本质,驳斥了福山的自由民主「完美」论;危机凸显了世界人民对于资本主义价值理念的怀疑,驳斥了福山过于乐观的「认同」论。

二、「历史终结论」的出发点与经济危机的根源

从经济方面看,福山的整个结论建立在完全否认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基础上。马克思认为资本主义具有历史暂时性,是因为它无法摆脱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佔有这个基本矛盾,而这个基本矛盾必然带来经济危机。但在福山看来,这个矛盾已经随着自由民主制度的建立而不复存在了。存在的一些问题要麽可以在这个框架内解决,要麽是「必要而必然」的。他说:「对于马克思而言,资本主义社会中普罗阶级(无产阶级)的贫困化不单是『问题』,而且是『矛盾』,因为贫困化会带来革命的情境,这会破坏整个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建立不同的社会。反过来说,我们也可以辩称,如果现在的政治社会组织形态已完全合乎人类最本性的存在,历史即已走向终结。」(《历史的终结》,第162页)

然而,我们如何才知道我们现在的秩序是不是还有一些「矛盾」?福山认为,解决这个问题必须坚持超历史的人性分析。他提出,认知我们是否抵达历史终结的另一种思路,可能是基于自然概念的「超历史」方法,也就是从超历史观点掌握人,以判断现存自由民主的妥当性。如果有一个超历史的人性目标,而当下的历史阶段能够满足这种人性的要求,那麽就可以断定这种制度已经摆脱了马克思所说的矛盾。福山认为这种超历史的人性是存在的,它就是黑格尔讲的追求承认的本能,而这种本能在自由民主制度下已经得到了满足。所以,资本主义矛盾已经根本解决。

儘管福山认为资本主义已经不存在「矛盾」,但他并不否认资本主义会产生不平等。那麽这种不平等是否会带来资本主义的覆灭呢?福山认为不会,因为一方面,「不平等起因于习俗多于自然和必然性」,主要是文化习俗方面的分歧,另一方面,强调平等会导致自由的丧失,不平等是「必要而不能根除」的。

福山「历史终结论」的整个理论基础可谓逻辑严谨了,然而再严谨的逻辑也要经得起历史的验证,正如福山自己所言,世界史是正义的最后审判。不幸的是,福山的这一逻辑似乎并没有经得起世界史的审判。从当前的经济危机来看,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仍然是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而这一矛盾所导致的经济不平等、有效需求不足,以及资本家集体的无理性状态,正是目前危机的根源所在。

从直接原因来看,恰恰是被福山所忽视的「无屋者」、「财政赤字」、「消费主义」,触发了这次危机。美国是个消费主义文化盛行的国家,其客观原因有二:一个是美国等发达国家将製造业转移到发展中国家,这些外资製造业连同其国内出口企业,为美国提供了大量的廉价商品。这些廉价商品压低了国内消费品价格,鼓励了消费倾向;再一个是发展中国家通过出口换来的美元外汇流回美国,这必然压低美国利率,降低消费贷款的成本。透支消费等于透支未来,这本身就是一种需求不足的体现。可见,被福山所否认的所有现实因素,都成为危机爆发的推动力。

从根本原因来看,导致危机爆发的恰恰是生产的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佔有之间的矛盾。资本的本性就是超越任何界限,无休止地追求剩馀价值。这种掠夺本质必然导致两极分化和有效需求不足,美国大量次级贷款的出现就是有效需求不足的体现。而资本的掠夺本质不仅会打乱供求关係,而且会导致无休止的金融投机。正是金融投机导致并放大了次贷危机,引发了全球性的金融和经济危机。可见,生产的社会化要求经济理性,而资本的掠夺本性总是打破这种理性,这就是经济危机暴露出来的基本矛盾。这一矛盾并没有因为福山的忽视而从世界历史上消失。

三、福山「自由民主」理想的实质

通过对资本主义基本矛盾的否定性分析,福山得出了他的结论——自由民主是历史发展的完美境界和终极状态,而且自由民主的「理念」已不能再改良了。那麽,如此美妙的「自由民主」理想到底是什麽样的呢?福山很坦率地告诉人们:政治自由主义,简言之,是承认确定个人之自由或免于政府控制之自由的法治原则;民主主义是指所有市民分享政治权力的普遍权利,也就是所有市民在选举中投票,参与政治的权利。可见,福山所谓的自由,不过是资产阶级社会的「法治原则」;而所谓民主,不过是参与竞选的形式民主而已。

由于福山关于自由民主的这些基本原则并没有拓展到经济关係和社会关係当中,因而并不是真正的彻底的自由民主。如果在经济关係上不能实现民主自由,那麽政治上的民主自由就只能是一种花哨的「形式」。福山认为劳动者的经济行为也是自由的,因为「他们可以自由迁徙,自由学习新工作与技术,自由将劳力卖给出最高薪资的公司」。如果劳动者的经济行为真的那麽自由,不受劳动分工和资本垄断权的限制,那麽目前美国和西方国家接近10%的失业率又是如何产生的呢?美国超过11%的贫困人口又是如何产生的呢?这些失业者和向来就有的贫困人口,他们的劳动自由哪裡去了呢?福山的这种立足于资产阶级立场的自由观,马克思在一百多年前就指出了它的本质——「个人自由只是对那些在统治阶级范围内发展的个人来说是存在的,他们之所以有个人自由,只是因为他们是这一阶级的个人」。(《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3卷第84页)

说到民主,福山将其区分为一国民主和国际民主两个层面。对于一国民主,他是以美国和法国作为模板的。他认为美国的那种人人参与的选举制度就是真正的民主制度。然而,有了这种选举制度是否就真正实现了人人共享的民主权利呢?这次危机的爆发,为这种民主做出了一个明确而详细的注解。面对危机,共和党的7000亿美元计划,完全是在拯救大银行。这一让美国平均每人为金融大鳄捐款2300多美元的计划,遭到大部分美国公民的反对。由122名经济学家联名给国会写的反对信中,直接说明了其违背民意的不公正性——该计划是在用纳税人的钱补贴投资者。然而这种呼吁几乎无法影响和改变共和党的决策。同样,民主党的8000亿美元拯救计划也只是用其中的一小部分减税,绝大部分用在拯救美国工业资本家上面。美国的失业和贫困人口仍然在迅速增长,而大量民众的钱用来拯救资本家,特别是危机的罪魁祸首大金融资本家,难道这就是福山所谓的美国民主吗?

对于美国政权性质的这种变化,前IMF首席经济学家西蒙·约翰逊一针见血地指出:「精英商业利益集团,也就是美国的金融家们,在製造危机、越赌越大上扮演着核心角色,政府暗中支持,直到步入必然的毁灭。更令人警醒的是,他们正在运用他们的影响力,阻止可以迅速避免经济暴跌的必要变革。」美国的政权已经变成一种金融寡头专政,那麽金融寡头又是如何操控国家政权的呢?约翰逊指出,与传统的军事手段和金钱手段不同,「美国金融业通过积累文化资本、通过信任体系来获取政治权力。银行、证券行业已经成为最顶级的政治选举捐助人」。(《大西洋月刊》,2009年5月)

至此,我们终于真正理解让福山激动不已的自由民主到底是什麽了,也真正理解了被他自己所忽视的另一句话——「民主程序有时会由精英分子巧妙运作,未必能经常反映人民的意向和真正利益。」那麽对于国际民主呢?这与当前资本主义发展的新形态和新阶段有关。

四、「历史终结论」的终结

福山对民主的存活问题,主要是从「对外政策的角度」来思考的。他认为,历史的发展已经进入「后历史世界」,「所谓后历史世界就是这样一种世界,在这个世界中,舒适的自我保存慾望比冒生命危险为纯粹生命展开战斗更高贵,普遍而合理的认知已取代追求支配的斗争」。「合理的认知」之所以会取代「追求支配的斗争」,是因为「自由民主会把希望自己国家被认为比其他国家优秀的不合理的慾望,改变为希望被认为与其他国家平等的合理慾望」。(《历史的终结》,第322页)所以,在福山看来,自由民主世界的到来,即「后历史世界」的到来,就意味着侵略和支配的消失,意味着世界人民平等和大团结。

然而,金融危机的爆发让世人看清了这种所谓世界民主的本质。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近30多年的世界经济新自由主义和政治新保守主义宣传製造了一种意识形态幻象——市场原教旨主义和自由民主普适性。而在这种自由经济和民主价值的幌子的掩盖下,美国逐渐用债务国战略取代了债权国战略,依靠高财政赤字和高贸易赤字掠夺和统治世界。那麽这种靠举债维持的高消费生活水平不会得到世界各国的反对吗?肯定会,但反对是不能解决问题的。因为美国已经依靠其「美元霸权」牢牢将经济政治主导权控制在自己手中了。

所谓美元霸权,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赫德森和廖子光先生都有过精闢阐述。廖子光先生认为,所谓美元霸权是1971年以来,美元作为一种没有黄金支撑、没有美国货币和财政纪律约束、只靠美国军力和地缘政治实力支撑的不兑现纸币,却继续担当全球金融与贸易的首要储备货币的角色。以这种支配性金融地位,通过美元纸币进口财富、美元外汇回流、美元价值贬值三个环节,对世界财富进行掠夺。而在这种财富掠夺中,包括欧日在内的世界製造业大国却无法採取自卫措施,因为美元霸权导致当前全球金融处于一种恐怖平衡状态,任何实质性变革都可能招致全球金融和经济体系彻底崩溃。

这种不讲起码市场道德的赤裸裸的掠夺行为,这种依靠强大军力和垄断关键经济资源支撑的国际经济霸权,这种对世界各国经济的绑架和敲诈,难道就是福山所谓的国际民主吗?也许福山所说的民主是政治层面的,然而如果一个国家连起码的经济民主都不具备,国民财富的基本安全都不具有,政治民主又从何谈起呢?危机中的事实证明,福山所谓的后历史时代和国际民主时代的实现,是彻头彻尾的意识形态欺骗。

然而,既然后历史世界没有到来,那麽现在的世界历史处于什麽时代呢?资本主义的发展经历过自由资本主义和垄断资本主义即帝国主义两个时代。今天的资本主义是否超越了帝国主义时代呢?显然没有。危机告诉人们,今天整体上依然处于列宁所讲的帝国主义时代,资本输出依然是影响当今世界经济秩序的核心因素。但是,今天的资本主义已不再是单纯的资本输出的帝国主义,还是债务输出的帝国主义;不再是单纯依靠通过跨国公司直接剥削的帝国主义,还是依靠美国央行和国际金融大鳄直接掠夺的帝国主义。也就是说,资本帝国主义已经发展为基于资本输出的金融垄断帝国主义。这就是福山所谓「后历史世界」的真相。

资本主义的历史没有终结,但离其终结的历史越来越近了;社会主义的历史更没有终结,它不仅在危机中顽强生存,而且越来越多地得到觉醒了的世界人民的认可。历史永远不会终结,终结的只是一种关于历史终结的观念。

(作者单位:江西师范大学,华东交通大学)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