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1963冷藏行动背景与逮捕名单

02/02/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48年马来亚联邦正式成立,新加坡被排挤出原本的马来亚版图。此举,除了架空了新马华人的政治势力,也压缩了新加坡原有的政治和经济空间。一个更脆弱的新加坡,可以减少对马来人政治的威胁,也增强了英国人对新加坡本土政治斗争的影响力。

1956年4月,第一回合伦敦宪法会谈中,提出了内部安全理事会的议题,英国人建议新加坡和英国各占一半的议席,由英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持有否决权。马绍尔对此坚决反对,认为,让出管制内部安全事务的权力,是一个独立政体的笑话。

1957年3月林有福和李光耀出席第二回合伦敦宪法会谈,李光耀的内部安全理事会建议是:由英国驻新加坡最高专员担任内部安全理事会主席,成员来自英国,马来亚联合邦,新加坡。英国人持有否决权,在权力分配架构上,英国人和马来亚联合邦的共同投票权,足以否定新加坡代表的投票权。此外,界定内部安全事宜的权力不是由英国人,而是内部安全理事会去决定。

马绍尔和李光耀的不同之处是,马绍尔要新加坡人掌握新加坡的内部安全事务。李光耀却是要把新加坡的内部安全事务,交付给英国人和马来人的手上。

李光耀的如意算盘是一旦自己丢失了政权,可以通过外人对新加坡内政的干预,改变新加坡既有的政治格局,为自己提供另一个政治斗争的窗口和渠道。

一些学者对李光耀的批评是:这是李光耀的处心积虑安排,这让新加坡掌握适当,但不足够的权力,这样一来,总理可以躲在内部安全理事的职权里,进行自己的政治斗争。

历史学者Simon Ball 指出:李光耀是要享有一个民选政府的好声誉,不是一个被人指责使用暴力镇压人民的政府。

回顾历史,可以看到李光耀早在1957年,就已经算计好了,往后要如何的去对付自己的政治对手。

1961年4月,李光耀在芳林补选受到重挫,对不久后的另一场安顺补选,更为焦虑,此刻,李光耀的政治前途岌岌可危。李光耀在新加坡政治斗争上的失利,引发了英国人和马来人的不安,对反体制政治,尤其是华人政治的崛起感到忧虑。

为此,巫统在1961年5月27日,提出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的建议,目的是通过新议题的讨论,来改变新加坡的政治氛围,力图为李光耀提供解围的契机;巫统并借此机会直接的介入了新加坡的本土政治斗争。

1961年7月人民行动党分裂,左翼势力另起炉灶,成立社阵,以华人工会和华文教育者为核心。

和巫统商议加入马来西亚的条件,主要是由李光耀和吴庆瑞进行;这其中新加坡可以保留教育和劳工的自主权。意思是说,李光耀要加入马来西亚,必须先行解决华校学生运动,和华人职工会的政治活动。

从这一个背景来看,冷藏行动是李光耀履行对马来人的政治承诺,要去彻底解决李光耀自己提出的所谓第三中国威胁论。李光耀是以第三中国威胁论,来吓唬马来人接受新加坡加入马来西亚。

冷藏行动是李光耀伙同马来亚的巫统,和英国人共同对付反体制政治,尤其是左翼华人工会,以及,华文教育者的一场政党政治斗争。

在此,李光耀是把政党的政治斗争,扭曲为新加坡的内部安全问题,从而以政府的行政权力去瓦解来自政治对手的权力竞争。

根据John Drysdale (1984) 叙述的冷藏行动历史经历。之所以称之为冷藏行动,是因为政府的目的就是要长期的拘留这一些人,以便进行审问。这个计划周详的行动是由波卡斯领导的特别任务小组,加上警察部队一起执行。一份详细的清单列出逮捕者名单和出没与居处的地址,有200个小组分别行动。大逮捕行动是在凌晨3时,从警察训练学院出发。同一时刻,另外有1000名警察在新山集合,其任务是包围南洋大学,在校园内逮捕南大学生。

冷藏行动总共逮捕了100多名李光耀的政治对手,在逮捕名单中只有少数几名人士,躲过此一浩劫。

根据不同的来源,被逮捕的人士是:

林清祥,林福寿,布都遮里,塞查理,何标,方水双,曾超卓,林使宾,陈德华,方明武,林文才,林清如, T.T.Rajah,K. Koya,S. Woodhull,傅树介。

庄明湖《新加坡左派工运遭遇问题探索》提供的名单: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9306

[注1]获知被捕者名单:

李平宁(厂商工联主席)、
迈哥芬兰地(厂商工联中委)、
潘雄美(厂商工联总务)、
哥文达三美(厂商工联中委)、
许长寿(书报工联主席)、
叶金生(胶业工联受薪秘书)、
林耀明(书报工联受薪秘书)、
李添吉(海产工联职员)、
杨义隆(☆团体不详)、
陈秀娇(鞋业工联执委)、
孙才洲(茶餐工联主席)、
李锡楷(南大毕业同学会助理秘书)、
蔡文良(工业工联职员)、
杨绍兴(培青校友会主席)、
邓细九(平仪校友会主席)、
林猷強(养正校友会主席)、
吳春生(光洋校友会主席)、
许丽英(南侨高二生)、
汤石麟(冈洲校友会执委)、
默地勒尔(星人民党秘书)、
吳隆春(星人民党副主席)、
钟顺茂 (社阵总部职员)、
吳南山(社阵候选人)、
叶荫全(社阵三巴旺支部主席)、
吳多才(社阵大巴窑支部秘书)、
張志雄(社阵四排坡支部秘书)、
卢朝基(社阵裕廊支部秘书)、
莊永豹(社阵武吉班让支部副主席)、
叶少柑(社阵武吉知马支部主席)、
刘天成(康乐音乐研究会主席)、
郭树和(社阵摩棉支部財政)。
(资料耒源:1964年9月16日《阵线报》第87期。注:因资料中有误,笔者改为☆团体不详。)

[注2]获知被捕者名单:

王 和(厂商工联)、
潘扬齐(厂商工联)、
詹姆士苏(工业工联)、
亨利吳(工业工联)、
邱选远(海产工联)、
戴民忠(胶业工联)、
徐友发(书报工联)、
刘再赐(咖啡工联)。
(资料耒源:1965年5月1日《阵线报》第123期)

《1978年的致李光耀公开信》
http://www.sginsight.com/xjp/index.php?id=3021

文章内有一份清单例出当年遭受清算的组织团体名单以及其遭逮捕的人数:

社会主义阵线,24人
人民阵线,3人
人民党,3人
工人党,1人
新加坡郊区居民协会,6人
新加坡乡村人民协会,2人
新加坡普通雇员工会,7人
新加坡巴士工友工会,1人
商店雇员工会,3人
咖啡店雇员工会,1人
新加坡全国海员工会,2人
书店,出版与印刷工人工会,1人
海军基地工会,1人
小贩工会,1人
木业工人工会,1人
金属制罐工人工会,1人
汽车修理雇员工会,1人
纺织工人工会,1人
华文学校教师工会,1人
新加坡牙科技术学习协会,1人
人民协会,1人
校友协会,2人
新加坡大学,2人
南洋大学,11人
南洋大学毕业生协会,3人
记者,5人
(这份清单仅是131名遭逮捕人士中的86人)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