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英語

23/11/06

作者:未详 日期:23-11-2006 来源:http://www.immigrant.tw/modules/newbb/viewtopic.php?topic_id=229

新加坡英語(Singlish)是一種英語方言,通用於新加坡,主要受到英國英語影響,但最近日益受到美國英語的影響。此外很多的詞彙、語法也借自福建話、廣東話、普通話和馬來語,有克裡奧耳語(混合語)的特征。新加坡英語的發音也很獨特。
總論

早期英國殖民者於19世紀來到新加坡,並在當地興辦學校,新加坡英語便起源於英辦學校中。最早的新加坡英語很可能是一種洋涇浜語,是不會說英語的人在街頭說的一種混合語。其語法簡單,發音不穩定,非英語成份很大,包括從印度英語、娘惹馬來語、漢語各方言等多個方面的影響。

隨著時間的推移,早期的洋涇浜語在新加坡社會各個層面推廣,並由新一代的新加坡人以母語的形式學習,語音、語法、詞彙等逐漸定性,日趨成熟,最終脫離洋涇浜語的簡單和不穩定性,成為一種完全成熟的英語方言。這一點和克裡奧耳語(混合語)的發展過程相似,使新加坡英語也具有很多典型的克裡奧耳語特征。但新加坡英語和英國英語畢竟相似,兩者尚可通話,所以仍可視為英語的一個分歧較大的方言。

與所有其他語言、方言一樣,新加坡英語不是一個完全統一的整體。受過教育和沒受過教育的人所說的新加坡英語並不一樣,正式和非正式場合所使用的新加坡英語也截然不同。一般來說,受過教育的人在正式場合所說的英語與英美所使用的正式英語大同小異,區別主要在語音上。而非正式場合所說的英語則有更多源於漢語、馬來語的詞彙、語法。為了最大限度地體現新加坡英語的特征,本條目將主要描述非正式的新加坡英語。

不僅如此,由於大多數新加坡人都會說除英語外至少一種語言,因而語碼轉換極為常見。如:當兩個福建裔華人交談時,一句話中可以摻雜著英語、華語、閩語等多種語言。但是同樣會說新加坡英語(但不會說閩語)的廣東裔華人、馬來人、印度人等就不能理解這句話的全部意義。所以,本條目將主要描述所有會說新加坡英語的人共有的語音、詞彙、語法特征,包括大家都能理解、應用的非英語成分。由於這些非英語成分已經擴大於整個會說新加坡英語的人群(無論他們會不會說這些成分的源語言),所以這些成分應視為新加坡英語的一部分,而不是語碼轉換。

新加坡英語源於新加坡自有的洋涇浜語,所以和亞洲其他地區的洋涇浜語有許多相似之處,英美人聽了難免會覺得新加坡英語是一種“劣等英語”,而不是英語一個獨立的,已經發展成熟的方言。同時,新加坡英語有許多英美英語沒有的特征,英美人容易覺得難懂、難聽。以上兩點均不利於新加坡在亞太地區的國際都市地位。因此,新加坡政府發起了“講正確英語運動”,鼓勵國民學說、多說以英美英語為標准的規範英語,同時要求廣播媒體只使用規範英語,學校教育也使用規範英語。然而,新加坡英語仍然是街頭、學校、社交的通用語言,而英美英語則不是。綜上所述,新加坡英語的現狀與上海話、福州話等漢語方言相似,沒有官方地位,但仍是通用的口頭語。

語音
新加坡英語的語音源於英國英語,同時也有很強的漢語、馬來語痕跡。

[編輯]
輔音
雙唇音 唇齒音 舌尖音 舌葉音 舌面中音 舌面後音 喉音
塞音 p b t d k g
塞擦音 tʃ dʒ
擦音 f (v) s (z) ʃ (ʒ) h
鼻音 m n ŋ
邊音 l
半元音 w r j

一個框裡有兩個音,則前為清音,後為濁音。 (參見國際音標)

一般來說:
清塞音、塞擦音 /p/, /t/, /k/, /tʃ/ 既可以發成送氣音,也可以發成不送氣音。不送氣清音在新加坡馬來人黨中尤其普遍。比如:英語pore的發音既可以近似普通話的“坡”(送氣清音),也可以近似普通話的“波”(不送氣清音),而bore的發音則近似於吳語中的“跑”或閩南話中的“無”(濁音)。

濁擦音 /v/, /z/, /ʒ/ 的獨立性不穩定。有一部分人發其他的音,如:very發bery,zero發gero。

齒間擦音 — /θ/ thin 及 /ð/ then 與 /t/ /d/ 不分。/θ/趨於發成送氣極明顯的塞音[tʰ]。在字末的/θ/則發成唇齒擦音/f/,如path發成paff。

有一部分人不分 /l/ 和 /r/。

/l/ 作韻尾時容易硬齶化,元音化。這一現像在英美英語也有,不過在新加坡英語裡更加突出。韻尾/l/在 /ɔ/、/o/、/u/(一部分人包括 /ə/)後脫落。 如 pall = paw、roll = row、tool = two、pearl = per。 (最後一條並非人人都有。)
和英美英語不同,新加坡英語的/n/和/l/不能自成音節。如 taken /tekən/和battle/bɛtəl/不能發成英美英語的/ tekn̩/ 和 /bɛtl̩/。

以元音開頭的單詞在實際發音時有喉塞音聲母。[ʔ] 因此,新加坡英語中與英美英語不同,一個詞的韻尾不能接到下個詞上作聲母。如run out of energy 在英美為run-nout-tof-venergy,在新加坡為 run ‘out ‘of ‘energy。

不在詞首或詞尾的塞音發延長音。這和日語促音和漢語入聲的發音很像。如better/bɛt:ə/,enter /ɛnt:ə/,聽起來前一個音節較短,兩個音節之間有停頓:“beh – (頓) – ter”。

閃音 [ɾ]取代夾在兩個元音之間的/t/或/d/。這個現像主要出現在新加坡印度人當中,和美國英語不約而同。

在一般語流中,所有的輔音韻尾都趨向於脫落,其中的塞音韻尾轉化為喉塞音 [ʔ]。如:Goodwood Park成為Gu’-wu’ Pa’ 。復數後綴 -s也因此經常脫落。

在稍慢語流中,輔音韻尾不脫落,但清濁不分。如peace = peas、let = led。其中塞音只成阻,不爆破,和粵語、閩語、客家話中的入聲發音一致。

復韻尾(即有超過一個輔音的韻尾)中,第二個輔音(尤其是/t/、/d/)趨向於脫落。如:bent = Ben、act = ack、nest = Ness。

元音
單元音
前元音 央元音 後元音
高元音 i u
半高元音 e ə o
半低元音 ɛ ɔ
低元音 ɑ

雙元音
ai au ɔi iə uə

新加坡英語元音和英國標准音元音有一對多的對應關系,即一個新加坡元音對應一個或多個英國元音。以下為一個典型的新加坡英語元音對應表。有一部分人/e/ /ɛ/不分,day/dare同音。一部分人/i/ /ɪ/、/ɛ/ /ɛə/、/ɑ/ and /ʌ/都能分,bit/beet、fed/faired、luck/lark都能分清楚。甚至還有人模仿美國英語,在諸如bird、port等詞中發兒化音。

新加坡英語音位 對應英國英語音位 例詞
/i/ /i/ meet
/ɪ/ pit
/e/ /eɪ/ day
/ɛ/ /ɛ/ set
/æ/ map
/ɛə/ hair
/ɑ/ /ɑ/ car
pass
father
/ʌ/ bus
/ɔ/ /ɒ/ mock
/ɔ/ thought
court
/o/ /əʊ/ low
/u/ /u/ room
/ʊ/ put
/ə/ – 見下文 /ɜ/ bird
/ə/ idea
better
/ai/ /ai/ my
/au/ /au/ mouth
/ɔi/ /ɔi/ boy
/iə/ /jə/ here
/uə/ /wə/ tour
/juə/ /jɔ/ cure
/ai jə/ /aiə/ fire
/au wə/ /auə/ power

有兩個單詞不遵循上面的對應關系:
flour /flɑ/ 面粉 (按規律:/flɑ wə/ = flower 花)
their /djɑ/ 他們的 (按規律:/dɛ/ = there 那裡)
Flour/flower,their/there兩組英美英語同音,新加坡英語不同音。

一般來說,新加坡英語沒有諸如英美bit、but中的松元音, 只有beat、boot中的緊元音。雙元音/ei/ day和/ou/ low完全轉化為單元音,其他雙元音發音也比較近似於漢語雙元音的發音,即:跨度較小,流動不太明顯。

同時,元音/ə/在英美英語中取代非重音元音的現像,如accept、example等,在新加坡英語中比較少見。這主要是因為新加坡英語語調和英美英語完全不同。

閩南語中有鼻化元音,借入新加坡英語的借詞一般也保留。如助詞hor,發/hɔ~/。

語調
新加坡英語的語調和英美英語的語調有相當大的區別:

新加坡英語和漢語(尤其是漢語南方各方言)一樣,主要使用音節節奏,即每個音節的長短相同。而英美英語則使用重音節奏,即音節長短取決於輕重音。因此新加坡英語的語調聽起來類似於廣東話或福建話,每個字都像“蹦”出來的一樣。
新加坡英語的聲調非常鮮明,高低上下分明,陰陽頓挫,和漢語聽起來很相似,但和英美英語不同。而且一個句子的語調比較嚴格,每個字的高低都分得很清楚,一旦變化就會顯得不自然,這一點和英美英語也有區別,和講究聲調的漢語卻有相似之處。

[編輯]
一些新加坡英語中特有的詞彙
ah – 啊?
Ah Beng – 阿明:缺乏文化修養的華族男子
aiyah!(福建方言)或者aiyoh!(馬來語) – 哎呀/哎喲: 哦,不!
ang moh – 洋人(來自於閩南語中“紅毛”,初指荷蘭人)
boleh – 可以(馬來語)
COE (Certificate of Entitlement) – 擁車證(私人擁有汽車時必須取得該證件,價格昂貴)
CPF (Central Provident Fund) – 中央公基金
chop – 蓋圖章(來自於馬來語中的cap)
例子: “Immigration will chop your passport”. (“移民局會在你的護照上蓋章。”)
hawker centre – 露天的食物中心,本地稱為“小販中心”
kiah su – 怕輸:爭先恐後的行為(閩南語「驚輸」)
makan – 吃(來自於馬來語)
HDB (Housing Development Board) – 建屋發展局,也指政府提供的廉價組屋
ISA – 內部安全條例
Mindef – 國防部
MRT (Mass Rapid Transit) – 地鐵系統
NS – 國民服役(義務兵役)
PAP – 人民行動黨
SAF – 新加坡武裝部隊
shiok – 酷!(福建方言)
ulu – 鄉村、邊遠地區
wah! – 哇!(福建方言)

語法
新加坡英語的語法以英國英語為基礎,同時接受了漢語、馬來語等亞洲語言的深遠影響。因此,新加坡英語的語法和英美英語非常不同,更近似於亞洲語言。但由於新加坡官方、教育、媒體所使用的英語是以英美英語為標准的規範英語,所以在正式場合,新加坡人一般上會盡量避免使用新加坡英語的句法,轉而使用英美英語。

話題語
與漢語、日語相似,新加坡英語非常重視話題語。所謂話題語,就是句子中的已知部分,同時定義句子的意義範疇。漢語和新加坡英語都趨向於把話題語放在句首,如以下例句中加重部份就是話題語:

This country weather very hot, one. — 這個國家天氣很熱。(話題語為地點)
Yesterday got so many people! — 昨天人真多!(話題語為時間)
Play soccer he very good. — 踢足球他拿手。(話題語為範圍)
That person there cannot trust. — 那邊那個人信不過。(話題語為賓語)

以上的話題語雖然在句子中的角色不同,句型卻完全相同。在英美英語中,話題語就沒有這種特殊地位,使用的句型也不一樣:

In this country, the weather is very hot. — 在這個國家,天氣很熱。(加介詞)
Yesterday, there were so many people! — 昨天,人真多!(加停頓)
As for playing soccer, he’s very good. — 在踢足球方面,他拿手。(為現在分詞,並加介詞)
That person there cannot be trusted. — 那邊那個人不能被信過。(賓語做主語,需使用被動語態)
和漢語一樣,新加坡英語的話題語可以省略,而英美英語則不行:

Not good one lah. — (這個)不好的啦。
Cannot liddat go one lah. — (你)不能這麼去的啦。
How come never show up? — (他)怎麼沒來?
I like badminton, dat’s why go play every weekend. — 我喜歡羽毛球,所以(我)每個周末都去打。
He not feeling well, so decide to stay home and sleep. — 他覺得不舒服,所以(他)決定呆在家裡睡覺。

名詞
受漢語影響,名詞不需要加眾數後綴,也不需要加冠詞:

He can play piano. — 他會彈鋼琴。
I like to read storybook. — 我喜歡看故事書。
Your computer got virus one, is it? — 你的電腦是不是有病毒?
句子中有其他表示眾數的形容詞(如several、both等)時,一般上會加眾數後綴:

He got several apples. — 他有好幾個蘋果。

[編輯]
動詞“To be”
新加坡英語副詞 very、so、not等代替to be、not to be的用法,與漢語用法相仿:
This house very nice. — 這個房子很好看。
You so stupid! – 你真笨!
That car not worth the money. — 那輛車不值。
-ing 可以獨立作進行體,不需加to be,相當於漢語“在”、“正在”:

How come so late in the night you still playing music, ar? — 怎麼這麼晚了你還在放音樂啊?
You looking for trouble, is it? — 你是不是在找岔兒啊?

其他省略to be的用法,如直接加介詞:
His house in Ang Mo Kio. — 他家在宏茂橋。
一般來說,to be在名詞、人稱代詞後省略(I、he、she除外),在從句或指事代詞(this、that)後保留。

過去時
不規則動詞、以t、d結尾的動詞,一般都加過去時:

I went to Orchard Road yesterday. — 昨天我去了烏節路。
He accepted in the end. — 他最後還是接受了。
其他輔音結尾的規則動詞,一般不加過去時:

He talk for so long, even I ask him stop also never stop. — 他講了那麼久,連我叫他停,都不停。
若動詞所表示的動作有持續性,一般不加過去時:

When I was young, ar, I go to school every day. — 我小的時候啊,每天都上學。
When he was in school, he always get good marks one. — 他上學的時候,成績一直都不錯。
Last night I mug so much, so sian already. — 昨天晚上我復習了那麼半天,都快煩死了。
新加坡英語可以用助詞already或liao(後者讀低調,相當與閩南語中「料」,即「用盡」之意) 以表示狀態的改變,但是不能表示持續或重復的狀態,和漢語的句尾助詞“了”和“過”基本一樣:

He throw it liao. — 他扔掉了。
Aiyah, cannot wait any more, must go oreddy. — 哎呀,不能再等了,得走了!
I eat liao. — 我吃過了。
Yesterday, dey go there oreddy. — 昨天他們已經去過了。
This new game, you play liao or not? — 這個新游戲你玩過了沒有?
Ah Song kena sai oreddy, then how? — 阿松惹麻煩了,怎麼辦?

否定句
否定句和英美英語一致,即在助動詞後加not,在其他動詞前加don’t(或其他形式)。

但由於復韻尾的部分脫落,don’t中的/t/一般不發音,/n/甚至在造成韻腹/o/鼻化之後也跟著脫落,最後/o/的鼻化成為否定句的標志:

I do (/dõ/) want. — 我不要。(沒聽清楚鼻化/o/的話,就容易聽成:“我當然要!”)
同樣因為韻尾/t/的脫落,can(會、能)的肯定和否定形式之間的區別完全在元音上:

I can /kɛn/ do this lah. — 我會做啦。
I can’t /kɑn/ do this lah. — 我不會做啦。
Never在英美英語中是“永不”的意思,但在新加坡英語中有一個特別的用法,和漢語中的“沒”(即完成體否定式)相同:

How come today you never hand in homework? — 怎麼今天你沒交作業?
How come he never pay? — 怎麼他沒付錢?

疑問句
除了英美英語中倒轉主語和動詞的疑問句形式以外,新加坡英語還有兩個和漢語相似的疑問句句型:

Or not相當於漢語動詞的“X不X”疑問句形式,但必須加在句尾,而且不能用於否定句:

This book you want or not? — 這本書你要不要?
Can or not? — 行不行?
You want watch movie or not? — 你想不想看電影?
“Is it?”(是嗎?)和英美英語不同,可以加在任何句子之後以表示疑問,和句子中的動詞無關,主要表示說話者已經認為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想確認而已:

They never study, is it? — 他們不學習是嗎?(怪不得不及格)
You don’t like that, is it? — 你不喜歡是嗎?(怪不得你做鬼臉)
Alamak, you guys never read newspaper is it? — 我的媽呀,你們從來不看報的是嗎?(怪不得這麼孤陋寡聞!)
除此以外,新加坡英語有許多可以表示或加強疑問的語氣助詞,如hah、hor、meh、ar等,在“助詞”一節中另有詳述。

重復式
另一個和漢語和馬來語都極其相似的用法就是動詞的重復式。新加坡英語主要重復動詞,且用法和普通話不太一樣。新加坡英語中,動詞重復兩遍表示的是短時間的嘗試,三遍則表示長時間的重復:

You go tink tink a little bit, maybe den you will get answer. — 你去想想看,可能就會得出答案來的。
So what I do was, I sit down and I tink tink tink, until I get answer lor. — 我當時呢,就坐下來想了想,最後就得出答案了咯。
名詞也可以重復以表示親密,重復的名詞必須指人,必須是單音節,這一點和漢語一樣:

My boy-boy is going to Primary One already. — 我的兒子(仔仔)都上一年級了。

單音節或者雙音節的形容詞也可以重復,以表示程度的加深,這一點和漢語也頗雷同:

You go take the small-small one. — 你去拿小小的那個。

Kena
Kena是新加坡英語獨有的被動語態助詞,可以用來取代英語英語中以to be或to get所構成的被動語態。Kena只能用來表示對主語有傷害的動作:

He was scolded. = He got scolded. = He kena scolded. = He kena scold. — 他被罵了。

但不能說:

*He kena praised. — 他被表揚了。

One
One作助詞時,和英美英語中的one(一)相差甚遠。新加坡英語的one相當於南方漢語中語氣助詞“的”(即粵語的“嘅”、閩南語的“e”等),一般表示事態的長時間延續,並加以強調。這裡的“的”,發音較強,和普通話中“的”的用法不太一樣:

Walau! So stupid one! — 哇!好笨的!
I do everything by habit one. — 我做事都是照習慣的。
He never go to school one. — 他從來不上學的。

提頓助詞和語氣助詞
新加坡英語中的提頓助詞和語氣助詞在英美英語中基本上沒有相似的詞類,和漢語中的同類詞彙卻非常相似,其中的許多助詞更是直接借自閩南話或粵語。

新加坡英語中的提頓助詞和語氣助詞的聲調非常固定,不能改動,這一點也和漢語相似:

Lah 高平調或低降調
Lah 作助詞及其常見,基本上可以加在任何句子的末尾(疑問句除外)。Lah不但有強調的作用,還能增加說話人和聽話人之間的親近感。“lah”在馬來語中就用於祈使句(如“喝水”在馬來語中是minuman,但當要求別人“喝水!”時,就成了“minumlah”)。在新加坡英語中,lah也有這個用法:

Drink, lah! — 喝吧!(粵語:飲啦!)
Lah也可用來表示安慰的語氣:

Dun worry, he can one lah. — 別擔心,他能行的。
It’s okay lah. — 沒事了。
但Lah也用於不耐煩的,帶反面色彩的答復,如:

Dun have, lah! — 沒有!(粵語:冇啫!)
You dun know one, lah! — 我看你根本不知道!(粵語:你唔知啫!)

What低平調
用來表示提醒或反駁的語氣,通常表示所在的句子為另外一個結論的條件。和英美英語中的what(什麼)無關,沒有任何疑問的含義:

But he very good at sports what, that’s why can play soccer so well. — 他體育不錯呀,所以球踢得這麼好。
You never give me what! — 可是你沒給我呀!(不然我不就收到了嗎?)

Mah 高平調
用來表示一句話的內容很明顯,和漢語“嘛”相似。過多使用會有不尊敬的含義:

But he very good at sports, that’s why can play soccer mah! — 他體育不錯,所以球踢得這麼好嘛!

Lor 高平調
相當於漢語「囉」,用來強調表示某個事態,同時還帶有“ 事當如此,不可改變”的口氣:

If you don’t do the work, then you die-die lor! — 你不做工作,那就死定囉!(口氣略帶調皮)

Leh 高平調
相當於閩南語「咧」,用於軟化祈使句、疑問句中過硬的口氣:

Give me leh! 給我啊!
How come you don’t give me leh? — 你怎麼不給我啊?(閩南語:為甚麼不愛與我咧?)
The tix are seriously ex leh. — 票實在很貴啊。

Hor 升調,鼻化
相當於閩南語「乎」,作提頓助詞:

Then hor, another person came out of the house. — 然後呢,還有一個人也從房裡出來了。

作語氣助詞,有向對方征求同意的含義:

This shopping center also very nice hor. — 這家購物中心也挺好的是吧。(閩南語:這間購物中心亦真好乎?)

Ar 升調
相當與閩南語「矣」,可作提頓助詞,一般不能和有褒義的句子結合:

This boy ar, always so naughty one! — 這個男孩啊,老是這麼調皮!
也可作語氣助詞,加重疑問句的語氣:

How come like that one, ar? — 怎麼這樣啊?(閩南語:為甚麼安呢矣?)

Hah 升調
表示疑問或者懷疑:

Har! He really pon class yesterday ar? – 啊?昨天他真的翹課了啊?
Har? How come like that one? End up kena caning! – 啊?他怎麼會這樣,結果被鞭?

Meh 高平調
相當於粵語中的“咩”,近似於普通話中的“難道”,用來表示帶驚訝語氣的疑問:

They never study meh? — 難道他們不學習嗎?(粵語:佢地唔學野咩?)
You don’t like that meh? — 難道你不喜歡嗎?(粵語:你唔鐘意咩?)

其他
Got即漢語的“有”,相當於英美英語中的兩套短語:一套為have/has和(have/has) got,指擁有,另一套為there is/are,指存在。新加坡英語和漢語一樣,不加區分:

Here got people or not? — 這兒有人嗎?(英美:Are there people here?)
Got anything else? — 有別的嗎?(英美:Is there anything else?)
Can即漢語的“行”、“可以”,並和漢語一樣,可以單獨成句。(英美英語中,can只能做助動詞):

Go home lah, can? — 回家吧,行嗎?
Can! — 行!
Cannot! — 不行!
Liddat (Like that)直譯為“那樣”,新加坡英語常常直接將其用於句尾,以加強描述的鮮明度:

He so stupid liddat. — 他真是挺笨的。
He acting like a little kid liddat. — 他表現得真像個小孩子。
Like that不一定當助詞用,英美英語中like that意為“那樣”,新加坡英語中也可以這麼用:

Why he liddat? — 他怎麼那樣兒?
英美英語中,“也”的意義用also表示時必須放在句中,用too時必須放在句末。新加坡英語中also(發成oso)可以放在句中或句末:

I oso like dis one. (英美:I also like this one.)
I like dis one oso. (英美:I like this one too.) — 我也喜歡這個。
間接問句中,英美英語把動詞放在主語之後,有別於直接問句,而新加坡英語則把動詞放在主語之前,和直接問句一致:

“Excuse me, do you know where is the shopping centre?”(對不起,請問你知道哪裡是購物中心嗎?)在英美英語中是“Excuse me, do you know where the shopping centre is?”

在新加坡英語中具有不同含義的英文詞彙
blur – 笨
cock – 胡說八道
“Don’t talk cock, lah!“(“別胡說八道啦!”)
keep – (把東西)收起來
“Please keep your notes“(“請把你的筆記收起來。”)
send – 把人送到一個地方
“I’ll send you to the airport.” (“我會送你到機場。”)
spoil – 弄壞(動詞)或是已經壞掉的(名詞或形容詞)
“This one, spoil.“(“這個已經壞了。”)
stay – 住在某處
“She’s staying in Ang Mo Kio.” (“她住在宏茂橋。”)
upgrade – 提高、變得更好
“The service has been upgraded.“(“服務提高了。”)

其他常見的用語:

ice water – 冰水(加了冰塊的水)
plain water – 開水(沒有冰的水)
return back – 歸還

---

分类题材: 文化艺术_culture, 社会_societ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