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补习南洋大学历史

12/01/13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有鉴于南洋大学历史被居心不良之辈恶意扭曲,所以有必要再翻阅史料,回头看看,当年的新加坡华文教育发展历程中,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

易行(1982)的《廿五年风雨话南大》相当仔细的记录和解析了备受政治暴力折腾的南洋大学史实,因此,从中适当性的摘录一些文字,用来解答与澄清一些污蔑陈六使和南洋大学的不正确评论,以正视听。

摘录:

马新以前是英国的殖民地。殖民地政府所推行的是英文至上的教育政策,旨在培养少数的书记和文员,对华、巫、印民族教育,漠不关心,甚至歧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由于政治环境的剧烈改变,华校高中毕业生到中国升学的途径已告断绝…当时全马仅有的一间大学—马来亚大学,学额既少,又只限英校中学毕业生才可报考深造…因此,华教在实际上已面临存亡绝续的困境;创办一间华文大学…遂成了在当时具体历史条件下,急待实现的艰巨任务!

一九五一年,筹设一间华文大学的课题,已被马新华人社会提到议事日程上…一九五三年一月十六日,新加坡福建会馆…主席陈六使先生正式倡议…创立一间华文高等学府。

殖民地政府则由一贯的偏见出发,表示反对创办华文大学之举。…一些西方人士及洋化了的华人学者,连篇累牍在英文报上附和,发表反对开办新大学的言论,甚至提出“费用浩大”及“政府不承认”的口实,籍资恫吓,意图控顿热心华教人士的决心…胎死腹中。

英国驻东南亚最高专员兼马来亚大学校长麦唐纳…主张待马来亚大学扩充计划完成之后,华人才进行创办另一间大学。

南洋大学之所以在有限公司法令下进行申请注册,是创办人遇到重重阻难之后,殚智竭虑所作出的决定。…舍用有限公司注册法,藉取得合法地位外,别无他途。…不得不暂时放弃向辅政司提出的请求,变通办法,根据公司法令申请注册。

一九五三年五月五日,南洋大学终于在公司法令下获准注册,取得了法人资格。

一九五四年一月廿日,新加坡英文虎报著论批评殖民地政府对南大校址问题,采取拖延政策,故意为难,未予批准。一月廿四日,胡文虎先生在报上发表谈话,严责当时政府官员对南大采取冷漠态度,含有浓厚的歧视华文教育意味…。

一九五四年二月,…新加坡印度籍般商…四位先生等亦捐款加入成为会员,充分显示南大创立宣言所揭橥的崇高宗旨和两大特质,已蒙他族人士体认。

林语堂…提出满纸津贴费、开支繁浩的预算案…预算案的不切实际,比比皆是,其中荦荦大者:教职员薪俸比美英还优渥,…预算案一经发表,即引起各界的疑虑和不满。林语堂…要执委会把先前应诺筹足的二千万元充作基金的款项悉数交出,由他们全权支配,执委会不得过问,以便他们从心所欲,开办他们心目中的所谓“第一流大学”。

一九五四年二月十八日,…林语堂欲委托马绍尔律师办理起诉手续,和执委会对簿公堂,但马绍尔…拒绝林氏委托,表示愿出任调解人,劝林氏稍息勿噪。

四月三日, …林语堂与代表团议定的引退津贴,是按照合约所规定聘任年限一半的薪俸再加归返原地川资发给的,薪金则支到四月底为止,校长任期五年,其他教职员一年至三年不等,全部津贴费共达三十万零五千二百零三元。

四月七日,在会议上,陈六使先生重申开办大学信心,决如期完成开学,既席开出支票,抵销全数遣散费支出,俾免浪费公帑,他爱护南大的热忱,在会场上引起历久不息的掌声。

四月十七日,林语堂等离新加坡,遄赴法国坎城,发表恶毒言论,捏造事实,攻击、诬陷马新华教。林氏的所作所为,固然引起马新华裔的公愤,纷纷声讨,而纽约的报章,如中美出版社中美周报联合日报,亦不齿所为,先后于四月十一日以“林语堂糟蹋了自己”为题,及五月九日以“林语堂荒谬绝伦”为题,两度发表社论, 痛斥林氏的人格卑鄙,严厉批评林氏任用私人,全家登场,一手搞出风波,玷辱智识界,难为了南大,且糟蹋了自己,认为林氏不察华裔创办南大的深意与苦心,徒 为自己的私利着想,以致失去校董会的信任。

一九五五年六月十五日,进修班依原订日期正式开课,…进修班上课,也是南洋大学正式成立的先声。

一九五六年三月三日,入学考试成绩揭榜,三学院共录取新生三百三十名。三月十五日,南大举行简单隆重的开学仪式,宣告正式开学,马新华文教育事业从此掀开新的一页。

南大成立之日,是马新走向独立、自治的前夕;南大由马新华裔群策群力,集资创办;南大的兴建,面对重重人为阻力,饱受各种歧视。在南大排除万难,光荣诞生之后,随着马新取得自治独立,这些不利南大的情况,并未从此改变,相反的,却是与时俱进,变本加厉。当南大成立后不久,即面对学位不受承认,及学术水准被当局质疑的阻难;而到一九六八年为止,其间十余年的时间,南大学位问题,一直成为争辩不已,久悬未决的课题。

一九五六年五月二日,南大正式开学后不久,新加坡教育部长周瑞麒即成为始作俑者,指出南大未向政府申请颁授学位的法定权力前,南大学位不受承认。

一九五八年三月十八日,行政委员会主席张天泽将所推荐的五名评议员人选名单,正式提呈教育部考虑。一九五九年一月,南洋大学与政府同意共同聘请西澳大学副校长白里斯葛教授…担任评议委员。

二月中,白里斯葛教授等代表中西文化及其大学传统的学者分别到达。由二月十七日起至三月十二日,…对南大组织、行政、课程、教职员、考试、学生生活等分别提出批评及各种建议。

一九五九年六月,新加坡步上自治新纪元。新成立的行动党政府甫一上任…人民引领企盼,希望久悬未决的南大学位问题,将迅速获得合理解决。

七月廿二日,各方瞩目的白里斯葛等人评议委员会报告书正式发表,其检讨对象,虽然只是南大的行政与教育设施,但其得失评骘,却将作为政府考虑承认南大所 颁发的学位的参考,关系与意义重大。由于评议报告书,连篇累牍对南大的行政提出求全过甚的批评,在客观效果上,起着引导人们怀疑南大毕业生素质,以及否定 南大存在价值的消极作用,因此遭到热爱南大的广大社会人士的非议。

新加坡政府在“白里斯葛报告书”发表次日,即由教育部长杨玉麟另委派魏雅聆医生…组成一个检讨委员会,进行审订白里斯葛报告书,以及大学改组的程序与范围。

史实:

1、创办华人大学的议题,经过两年的酝酿之后,在1953年提出,随即受到英殖民政府和不谙华文之土生华人的反对,力图通过行政手段,比如,拖延准证,政府不承认,等等的伎俩,来阻扰和挫折华人大学的兴办。相反的,巫统主席东姑阿都拉曼却明确表示,马来人对设立华文大学的建议,未持异议。

2、南洋大学还处在建立商议之际,已经受到学位得不到政府承认的政治威胁,事实上,就在南洋大学开课的仅仅60天之后,殖民政府就宣布南大学位不受承认。

3、白里斯葛委员会是通过一个秘密听证会,由反对创办南洋大学的匿名人士提供意见;白里斯葛报告书就是凭借这些负面供证,得出不承认南洋大学学位的结论。在完成报告书之后,所有有关证据和供证人名单全部销毁。这是一个见不得光的政治黑箱作业。

可见,反对南洋大学的政治文化根深蒂固。尤有甚者,身为华人却为消灭华人民族母语文化教育的不当行径,摇旗呐喊,那是比当汉奸更令人发指的丧尽天良勾当。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