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应对经济全球化的条件分析

01/12/05

作者:廖小健 暨南大学华侨华人研究所教授

来源:http://iaps.cass.cn/Bak/ddyt/0502-3.htm

【内容提要】 在面对经济全球化的挑战中,国小民寡和国民缺乏磨练是新加坡的突出不足。但新加坡有三个优势:一是政府的高效灵活、对外联系广泛和颇具竞争力的营商环境;二是经济开放及较早经受经济全球化的考验;三是拥有参与经济全球化竞争的各种素质优势。

进入21世纪后,新加坡经济连续数年不景气,2001年还遭受1985年以来的首次衰退,之后的经济复苏也较邻国逊色11。2004年8月,李显龙成为新加坡第三任总理,人们对他接任后能否维持新加坡经济持续增长的问题颇为关注。

面对经济全球化的各种挑战,新加坡除了和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存在本地企业实力有限、人才劳力不足等问题外,还有一些自身特有的弱势。

一是国小民寡,经济严重依赖外需,经济发展受到外部经济的严重制约。新加坡公民仅300多万,加上在新加坡居住的外国人,总人口400万左右,是世界上人口最少的国家之一。新加坡独立时,国土面积不到600平方公里,经过长期的填海拓地,到2000年已有 682.7平方公里,但仍是世界上国土面积最小的国家之一,人称“弹丸小国”。作为一个没有自然资源和经济腹地的城市国家,新加坡经济的发展主要靠外需支撑,对外贸易、吸引外资和对外投资一直是其经济发展的主要策略。新加坡对外贸易总额一般可达国内生产总值的近三倍,对外服务、本土外国人和外国公司的生产收益以及新加坡在世界其他地方的收益等,在国内生产总值和国民生产总值中均占相当大的比重。据统计,2002年和2003年的国内生产总值分别是1580.64亿美元和1591.35亿美元,而外贸总额分别为4322.13亿和4379.06亿美元,分别为同年国内生产总值的273.44%和297.80%22。外部经济的起伏波动由此决定着新加坡经济的盛衰。新加坡近年的经济衰退,特别是2001年的经济衰退,就是美国等外部经济放缓或衰退影响所致。时任新加坡总理的吴作栋认为,“外在环境的演变是我们所无法控制的,无论何种情况,即‘繁荣的亚洲’或是‘陷入困境的区域’,新加坡都会受到冲击”33

二是国民缺乏磨练,对困难的承受力较弱。由于新加坡经济发展曾比较顺利,政府对国民的生活又照顾有加,为国民提供了周详的社会安全网,确保国民在医疗保健、教育和住房方面都得到照顾,对于低收入的国民,政府也设有各种渠道予以协助。所以,新加坡国民,特别是独立以后出生的中青年,生活一直十分优越,极少甚至没有机会经受经济困难的考验,从而缺乏逆境抗争的经验甚至斗志。 2001年,美国知名管理顾问加里·哈梅尔教授注意到新加坡本地许多行业的领导者,包括他们的主管,都相当依赖政府来为他们克服困难44。吴作栋当时也承认,“新加坡人像是生活在温室里,受到一个有效率和事事关心的政府的照顾”,形成了凡事依赖政府的心态55。时任新加坡副总理的李显龙在与青年座谈时也指出,新加坡青年没经历过许多国家的青年所处的艰苦环境,也没有直接受到邻国动荡局势的冲击,因此很难想象如果新加坡多灾多难,对他们会有什么影响66。顺利丰足和缺乏磨练是新加坡人特别是1965年新加坡独立后出生的年轻一代面对经济困难情绪低落、部分人甚至手足无措的主要根源。这势必给新加坡迎接各种经济挑战带来消极影响。

事物都是两方面的,面对经济全球化的挑战,新加坡也有不少优势。吴作栋卸任前在2004年的国庆献词中指出,决定新加坡前途的有三个关键因素:一是拥有愿意为国家奉献、忠心耿耿的国民;二是各种族之间和人民与政府之间的信赖;三是国家领导人的素质77。这也是新加坡应对经济全球化挑战的关键因素。就应对经济全球化挑战而言,政府的高效灵活和由此带来的广泛的对外经济联系和颇具竞争力的营商环境尤具意义。

人民行动党领导的新加坡政府以高效廉洁著称,它不仅以令人瞩目的经济业绩,带领新加坡早早跻身亚洲“四小龙”行列,还通过各种有效的措施,团结和带领全国人民顶住了1973年石油危机、1985年经济衰退和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等多次考验,从而成为新加坡抗衡各种经济冲击的有力保障。2001年新加坡经济面临严重衰退,新加坡政府民意处理组的调查显示,在受访的700名新加坡人中,有91%的人认为,政府有能力协助人民,并使国家渡过经济难关88

针对新加坡经济发展的各种不利条件,新加坡政府采取了各种应对措施,如为了增强新加坡公民的竞争力,新加坡一直很重视新加坡人的危机意识教育。针对国小民寡的缺陷,20世纪90年代初,新加坡政府提出“新加坡资源无限”、“环球城市”的理念,鼓励国民走出国门寻找工商机会。21世纪初受美国经济影响而面对严重衰退时,新加坡政府进一步推动海外经贸市场的多元化,提出“七小时飞行范围腹地论”,即把距离新加坡七小时飞行航程范围内的国家,视为通商腹地99,把经济重点从东南亚地区扩大到中国、台湾、香港、韩国、印度、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总人口达28亿的庞大市场; 同时与多个国家签署或商谈签署自由贸易协定,把经济触角伸展到世界各地。到2004年7月,新加坡已和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以及欧盟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并与加拿大等六个国家开始了双边自贸协定谈判,同时争取与中国等九个国家展开有关谈判。海外经贸市场多元化的实施将在一定程度上分散某一个国家或某一个地区的经济波动对新加坡的影响。在应对经济全球化的机遇与挑战方面,新加坡显然比许多国家都起步得早。

由于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新加坡的各项指标在亚太地区甚至全世界都名列前茅,营商环境令人称道。自1994年到2001年,新加坡连续八年在世界竞争力评比中排名第二,过去两年因经济备受冲击,2002年排名曾滑落到第五,2003年回升到第四,2004年重新回到世界第二。2004年5月,瑞士洛桑国际管理与发展研究院发表的《2004年世界竞争力报告》显示,新加坡的竞争力在人口少于2000万的经济体中排名首位,在全球则仅次于美国名列第二。该报告根据四大领域200多项的表现评比全球60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新加坡在“政府效率”一项名列榜首,在“经济表现”、“基础设施”、“商业效率”等项排名分别是第五、第九和第六位1010。另在2004年10月美国世界经济论坛推出的《2003~2004年全球竞争力报告》中,新加坡在全球排名第六位,在2000万人口以下的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二1111。总部设在香港的政治与经济风险评估机构在2004年发表的几项评估报告中,也把新加坡列于首位。这些项目包括政府的政策素质及推行效率、外籍人士最喜欢的居住地以及最廉洁经济体等。其调查结果显示,新加坡政府所制订的经济政策以及推行这些政策的效率在亚洲国家和地区的政府当中均名列前茅1212。此外,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的贪污指数考查报告、美国世界经济论坛的商业环境调查报告以及伦敦《经济学家》周刊信息部有关经商环境评级的调查报告等都把新加坡列为贪污指数最低、营商环境最安全、最具吸引力的亚洲国家。

在经济要素流动更自由的全球化时代,高效灵活的政府、广泛的对外经济联系以及有利的营商环境无疑将吸引更多的国际经济资源为本国服务,从而使新加坡在全球竞争中占据有利地位。时任新加坡贸工部长的杨荣文准将(现任外交部长)曾指出,远至巴西,近至印尼,世界上许多国家的政府都给予新加坡很高的评价,这是我们一项宝贵的资产,也是新加坡在环球竞争中的一大优势1313

新加坡领导人交替是和平地有计划交班,原有班底变化不大,现任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是新加坡首任总理李光耀的儿子,历任贸工部长、国防部第二部长和副总理等职务,近20年主要负责经济事务和应对危机,相信他上台后会继承和发扬新加坡政府的优秀特质,建设好国家。

新加坡应对全球化的另一个突出优势,是其非常高的经济开放程度及其较早经受经济全球化考验的经历。“经济全球化”是当代使用频率最高的词汇之一,但经济全球化作为各种经济要素日趋自由流动的发展过程,则早在资本主义世界市场形成初期便逐渐出现。新加坡因其所处的特殊地理位置和特殊的经济构成,比其他国家更早地受到经济全球化的各种影响。

新加坡地处马六甲海峡的南端,为欧、亚、大洋三洲航旅必由之道,1819年被英国殖民者占领后,迅速发展为繁荣的自由港和东南亚最大的商品集散地。本地商家把来自邻近各地区以及来自欧美国家的过境商品转销到世界各地,转口贸易长期成为新加坡经济的主要支柱。当地企业家比其他国家的企业家更能感受世界市场价格的波动,其业务也随着国际市场商品流动的变化而变化。 50年代后期, 随着东南亚各国相继独立及大力发展对外直接贸易, 新加坡的转口贸易量急剧下降,新加坡在坚持转口贸易的同时,发展替代进口制造业。1965年新加坡从马来西亚分离出来成为独立国家后,由于缺乏经济腹地,新加坡制造业迅速转向以出口为导向的资金技术密集型产品,并获得巨大成功。80年代中期,新加坡经济因世界贸易萎缩而陷入衰退。为了寻求出路,企业家们纷纷响应政府号召,面向海外, 积极寻求贸易机会和投资机会。90年代初,经济迅速发展与国土狭小资源缺乏的矛盾日益加剧,在政府提出的“新加坡资源无限”、“环球城市”等观念的影响下,在政府政策的鼓励或政府的直接扶持下,不少企业甚至个人不断地涌向海外投资经商或生活,充分利用其他国家的资源和机会来谋求自己的发展。

至今,不仅新加坡的大企业加入了海外投资的行列, 到马来西亚、印尼、泰国、中国、中国香港、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投资房地产、旅游、酒店、零售和食品加工等行业,连新加坡中小企业也积极参与对外经贸活动。 2001年4月,新加坡生产力与标准局及信贷资讯机构曾对本地中小型企业到海外投资与经商的情况展开了调查,结果显示,新加坡中小型企业比一般所知的全球化程度更高。在调查的1400家本地企业中,有一半在海外有业务活动,而其中约两成的本地企业的海外营业额占企业营业总额的半数以上。这项调查还显示,有27%的本地企业的海外采购占公司整体采购的50%。受调查企业的员工都少于200人,涉及建筑、商业、交通、金融以及商业服务等行业1414

由于新加坡政府积极推行吸引外资和发展国际服务业的政策,新加坡成为东南亚地区吸引外资最多的国家之一,外资在新加坡制造业发展中一直占据举足轻重的地位,进入新加坡的跨国公司也特别多。据新加坡统计局资料,2002年和2003年新加坡制造业的投资总额分别为90.087亿美元和75.11亿美元,其中来自外资直接投资的分别为70.39亿美元和62.71亿美元,占的比重高达78%和83%1515。到本世纪初,全球有3500多家跨国公司在新加坡投资,其中200多家跨国公司将区域营运中心设在新加坡。

由于新加坡经济很早就与世界经济接轨,经受过冲击和考验,因此新加坡人了解甚至熟悉经济要素跨国流动的各种规则和惯例,有应对经济全球化各种挑战的能力。

四 新加坡还拥有参与经济全球化竞争的各种人力资源优势。

首先是教育程度比较高。与经济高速发展和政府重视人才培养的政策相适应,新加坡国民受教育的程度比较高。据《新加坡2000年人口普查报告》1616,新加坡过去十年来国民识字率明显提高,年龄15岁及以上居民的识字率从1990年的89%提高到2000年的93%;在15岁以上的居民当中,57%具有中学或更高教育程度;拥有大学文凭的居民的比率从1990年的4.5%提高到2000年的12%;大学生比例从1990年的15%增至2000年的21%。在没有受过大专教育的居民当中,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技能、商业或职业专门训练等进修课程,提升个人的教育水平。 人才竞争、素质竞争是经济全球化诸多竞争因素之一,高层次的教育水准对增强新加坡经济的竞争力无疑大有裨益。

其次是英语优势。作为前英国殖民地以及地处马来人大国(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之中惟一华人占多数的国家,在传统影响和现实考虑的共同作用下,新加坡独立以来一直推崇英语的教学和使用。20世纪80 年代前后, 除了几间特选学校仍保留各族母语教育外,新加坡所有学校均改为英文学校,母语则作为第二语文学习,新加坡国民,特别是中青年,基本是受英文教育长大的。新加坡民族以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三大种族为主,宪法虽然同时列马来语、华语、泰米尔语和英语为官方语言,尊马来语为国语,但由于政府政策、教育、商业和行政用语都以英语为主,英语事实上是当地的通用语,使用英语的人口比例与日俱增。《新加坡2000年人口普查报告》显示,和1990年前相比,5至14岁的华族孩童在家中使用英语的人数比例从23.3%提高至35.8%,增幅达12.5%。 而15岁以上通晓英文的新加坡居民人数比例也从10年前的63%提高至71%。英语是通行各国的世界商业用语,新加坡国民能熟练地使用英语,对更迅速地掌握世界资讯,更自如地与世界各国商界联系,其便利不言而喻。

再次是华文传统。新加坡是中国境外华人占人口比例最多的国家,华人始终占全国人口的70%以上,新加坡华人与其他东南亚国家华人的文化和经济联系又是如此的频繁,要消除华文的影响根本不可能。华文始终是新加坡人的重要媒介语言,随着中新关系迅速发展和中文商业价值的提高,使用华文的新加坡人口比例还有所升高。《新加坡2000年人口普查报告》显示,总体居民通晓华文的人数占六成以上,1990年为63%,2000年微升至65%。在全球化时代,熟练使用华文的意义在于可以更有效地参与中国的经济发展,分享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中国改革开放和经济的持续发展,特别是中国入世,既是经济全球化的重要体现,也将形成新的冲击波和巨大的工商机会,谁掌握华文,谁就获得进入中国市场的先机。新加坡在东南亚国家中能抢先赶搭中国经济“顺风车 ”,且成绩斐然,与此不无关系。李显龙出任总理后,新加坡的华文教育前景估计仍然乐观,李显龙本人曾在华文学校就读了12年,他上台后发表的国庆致辞明确指出,双语政策将继续是新加坡教育制度的基石,强调新加坡必须培育一批精通两种文化的人才1717

综上所述,面对经济全球化的挑战,新加坡虽然有自身条件的不足,但也有不少优势,这些优势过去曾帮助新加坡创造了辉煌的经济成就,在经济全球化的未来搏击中,也可能使新加坡比其他许多国家更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如能扬长避短,充分利用自身优势寻求生存和发展空间,新加坡将会最大限度地摆脱资源和市场的局限,成为全球化时代生产要素在世界范围内自由流动和最优配置的获益者之一。2002年9月20日,新加坡贸工部长杨荣文准将在丹麦举行的亚欧商业论坛会议上指出,“那些能对全球化做出快速有效反应的国家、企业、非政府组织和个人将会成功,反之会被抛在后头,从而出现新的赢家和输家。”1818新加坡的各种优势将为新加坡争取成为全球化时代的赢家提供了最基本的条件,进入李显龙时代后,从长远来看,新加坡经济发展的前景应该是乐观的。

[1]1 新加坡经济的年增长率2001年为-2%,2002年2.2%,2003年1.1%。见新加坡统计局网站。

[2]2 Singapore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onthly Digest of Statistics Singapore, August 2004,p.12.

[3]3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络版),2001年4月13日。

[4]4 同上,2001年4月22日。

[5]5 同上,2001年10月15日。

[6]6 同上,2002年8月19日。

[7]7 同上,2004年8月9日。

[8]8 同上,2001年10月12日。

[9]9 同上,2001年8月20日。

[10]10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络版),2004年5月4日。

[11]11 新加坡贸工部网站资料。

[12]12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络版),2004年5月4日。

[13]13 同上,2001年5月28日。

[14]14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络版),2001年7月27日。

[15]15 Singapore Department of Statistics, Monthly Digest of Statistics Singapore, August 2004,p.23.

[16]16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络版),2001年12月2日。

[17]17 〔新加坡〕《联合早报》(网络版),2004年8月23日。

[18]18 同上,2002年9月23日。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