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学改革问题的政治升温

19/05/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行动报英文版,也就是执政的人民行动党的党机关报,针对南洋大学学生会的《对于南大改革问题的声明》进行全力的打击,以《沙文主义与自杀》这样一个鲜血淋淋的显眼标题撰文给于最强烈的谴责。

《南洋大学走过的历史道路》,没有收录行动报的原文,仅收集了发表于1960年4月25日,由笔名理直者撰写的一篇回应《谈谈“沙文主义与自杀”》。

理直的文章是分析两个有关的课题。第一个问题是华文大学是沙文主义。作者先点出文章题目的触目掠心,之后,精简的总结了学生会的声明:‘学生会…要解决的是目前的现实问题。归纳起来说,学生会承认英文在大学教学上的重要性,但却不同意把南大英化。’

作者认为南洋大学是否要英化是一个客观问题,应该以理智的冷静态度来讨论。但是‘学生会的意见,却被斥责为“沙文主义者要求各族分离”,以及“沙文主义者求自杀”等等。这未免使人大大地感到意外和吃惊。’

行动报把声明里的一句话:‘…但南大以华文做主要教学媒介,南大作为华文教育系统最高一环的根本性质却必须永远保持,绝不能有所损害’。简单的‘转述为:“南大学生会要求南大应当永远是一间华文大学”,并因之得出了学生会是“沙文主义要求自杀”的结论。’

作者就‘永远’一词分析。学生会是基于政府永远维持四语文平等地位情况下,永远保持大学的民族言语教育,所以一旦政府取消平等政策,这永远是华文大学就不再是一个现实状况。行动报把永远看成是绝对性的,超越任何时间和条件的性质。换言之,行动报把学生会的声明看成是无论任何情况下,南洋大学都是一所华文大学。

学生会不同意南大英化纯是一个原则性问题。因为‘事实上,南大虽是一间华文大学,但它同时兼用英文,并且大力地鼓励学习国语(马来语)。这是有目共睹的事实。“不肯学习国语”“沙文主义”等等的谴责、实在是离题太远了。’

行动报对声明里的另一句话:‘…除非我们要压制民族教育的健全发展,否则我们没有理由反对在南大使用民族语文的权利。’也给以严厉的斥责。实际上,这一句话是用来表态支持教育部长保证“南大教学媒介保持原状”的政策演说。

因此,作者认为“南大应当永远是一间华文大学”的事情既然并不存在,行动党报的沙文主义论点也就没有事实根据了。

理直接着分析第二个课题:民族教育能否存在,以及华文教育媒介是否就是“沙文主义者要求种族分离”。

作者认为‘根据宪法,法令,政策…民族教育是可以存在和发展,并且是有权要求存在和健全发展的。’因此,学生会提出‘以华语作主要媒介,永远保持华文教育系统最高一环’的要求是完全合理,完全合法的。

行动报是从本身的主观政治意识提出,建立以马来语文作为主要教导媒介的‘单一的国家教育系统’来实行对各民族人民的‘同化和统一’以及‘塑造单一民族’的新创概念,來指责学生会是,‘沙文主义者要求种族分离’。

作者认为发展单一民族是一个漫长的历史过程,在进行期间要以和平共处,互相尊重,平等对待的条件下,减少歧异性与增强共同性来完成。因此,学生会在民族统一的过渡期间,要求平等对待民族语言与教育并不是‘沙文主义者要求种族分离’。

作者从而得出分析的结论。1:行动报没有客观全面地看问题。2:把学生会就目前现状的看法,扭曲为反对由行动报主观塑造的‘单一的囯家教育系统’概念。3:行动报是基于学生会观点不符本身的政党利益而斥责学生会。

作者置疑行动报的手法:‘把对方的意见全部置之不理,而却抓住其中被认为对于自己有利的片言只语,便加以主观的解释和强调,然后就向对方作出最严厉的攻击斥责…。’

作者问道:‘在多民族的馬来亚,要对人做这样严重的谴责,是否要应当慎重小心一些呢?’同时也指出采用这种手法的不良后果:‘大家一点好处也得不到,问题也根本没有解决,相反,它却可能使到我国本来己经够复杂了的各民族问题以及不同文化集团间的关系,变得更加复杂起来了。’

行动报英文版对学生会的重拳出击,是有一定的政治意义,也同时反映了人民行动党对华文教育的敏感性。另外,也突显了人民行动党对华人政治的观点和应对手法。

魏雅聆报告书是在1960年2月9日发表。次日2月10日教育部长在立法议会,肯定报告书,也同时发表对南洋大学改革的政策演说。李光耀在1960年3月 30日在南洋大学就语言与政治专题发表演说。而在之前的早两天,3月28日行动报先发表有关南洋大学课题的社论与专题论文《沙文主义与自杀》。由此可见,人民行动党是动员了不少的资源来进行连环攻势。这也显示了对华文教育体系最高学府的浓厚敌意。

人民行动党为什么要在英文版党报发表有关华文教育的课题?界外人不能解答但可以推测:读者的对象是外国传媒;在冷战的大环境下,攻击南洋大学的民族意识与形象,可以获取西方政治对李光耀的反共反华政治的支持。在新加坡本土政治斗争上,对华人政治进行政治抹黑,也是要争取非华人政治的支持。

人民行动党把民族教育课题政治化,也表示了政府并无意从教育的角度来解决南洋大学的问题。这也证实了南洋大学是政治问题,始终不是学术言语与水准的问题。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