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把新加坡变成世界绿洲

06/09/07

作者: 未祥

据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8月29日报道,孪光耀把一个瘴疠肆疟的岛屿变成具有第一世界城市空中轮廓的现代金融中心,现在又在展望这个城市国家的未来,计划在四周筑起堤坝对付全球变暖造成的海平面上升。

他上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让我们现在就开始考虑吧。”这可能是他一生为国家建设的座右铭。新加坡1965年从马来四亚分割出来,在艰难困苦中诞生,此后一直努力在它无法控制的经济和政治势力的大海中生存。

他笑着说:“如果海水上升3米、4米、5米,那会给我们造成什么? 新加坡一半的地方都要消失。”

冬管取得了很大成功,李光耀仍然警惕地注视着遥远的地平线上可能出现的危险:在美国注意力转到其他地方时,中国在该地区的作用上升;世界经济的打击;甚至还有气候变化。

从不可能开始

近84岁的李光耀精神矍铄,见解独特。这位英国教育出来的律师是亚洲了不起的人物,也是世界名人,拜访他的人有不少国际政界和金融界的领导人。

他缔造的现代新加坡是一个经济强国,人均收入居世界前列,有高质量的教育、医疗和公共服务设施,吸引了全球的劳动力。外国人约占新加坡450万居民的五分之一。

李光耀的办公室在前英国殖民统治者的总部。他穿着带拉链的蓝色夹克衫坐在那里,抿着小杯热水,不时发出笑声,完全不像他自己描述的毫不留情的政治斗士。

他说:“我尽了力。”李光耀1990年从总理位置上退下来,现在监护着这个国家,偶尔也参加政治辩论—— 在内阁有一个位置,有内阁资政的头衔。他的长子李显龙现在是总理。

他说:“要理解新加坡,你必须从一个几乎是不可能的故事开始:它不应该存在。”这个国家没有什么自然资源,没有共同的文化,是一个由华人、马来人和印度人组成的松散混合体,只有依靠智慧才得以生存和繁荣。

他说:“迄今为止我们已存在了42年。我们还会存在42年吗? 这取决于世界情况。它不单取决于我们自己。”

这种脆弱感是李对所有批评他的人的回答。那些人说,新加坡对许多事情控制太严。他说:“答案在于我们的起源。为了生存,我们必须做这些事。尽管你看到今天的情况—— 现代城市的超级结构,但是基础很窄,很容易解体。”

没有意识形态的国家

李说,在美国集中于中东时,中国人忙着调整政策,为在亚洲建立更多长远的合作关系打基础。

在这方面,小小的新加坡把自己看作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学习的样板。夺说:“他们开始向我们学习,非常敏锐地感到什么可能,什么不可能。”

他说,每年中国部长会同新加坡部长会谈两次,学习新加坡的经验。每三个月就会有50名中国市长来学习城市管理。

李说,新加坡的秘密是,它“没有意识形态”—— 不感情用事的务实态度,国家的发展本身就算是一种意识形态吧。

李说:“这行得通吗? 让我们试一试,如果行,那好,我们继续干下去。如果不行,把它抛弃,试试别的。”

他说,衡量的标准是,“这对生存和进步是必要的吗? 如果是,我们就去做”。

例如,为了吸引更多游客,新加坡正在建两个大赌场,尽管李表示讨厌赌场。他说:“我不喜欢赌场,但是世界变了,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像拉斯韦加斯那样综合性的度假胜地,我们就会输。”

他说:“所以我们要做。我们要试一试,但要保证它的安全,没有犯罪团伙、卖淫和洗钱。我们能做到吗? 我没有把握,但是我们会认真去试一试。”

淡化亚洲价值观

在社会问题上,他习惯于咄咄逼人地争辩,似乎很固执,但是在接受采访时,他即使在讲到这个主题时也比较温和。

他说:“我认为,我们要生存下去并成为这个现代世界的一部分,就必须按世界形势指示的方向走下去。如果我们与这个现代世界隔绝,我们就完了。我们就会回到过去的渔村。”

作为新加坡建国基础的一套包括等级观念、尊重和秩序的“亚洲价值观” ,他说:“现在已经淡化了,我们可以从一代代人之间的区别中看出来。这是必然的。”

在他自己家里,世代的价值观在变化。他说,从父亲到孩子,从孩子到孙子,对汉语的掌握差了,对汉语所体现的文化的理解也差了。

他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女儿。他在讲到这些孩子时说:“他们有一套基本的传统儒家价值观。我的孙子没有。”他说,一个孙子刚刚开始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另一个将到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学院学习。

这些受到良好教育的年轻一代属于李所讲的上层20%见多识广的部分—— 受到良好教育、在互联网冲浪,不受限制地周游世界。他坚持说:“这不是封闭的社会。”

但他同时又说,政府必须保护不那么富裕、没有受过那么多教育的人,不让他们接受可能使他们感到不安或迷惑的信息—— 这些人“要是忽然发现世界变了,他们的世界、他们的处境感、他们的社会地位感都变了,会感到不安”。

“一个第一世界绿洲”

他说,在他力求使新加坡成为第三世界地区的 “一个第一世界绿洲” 时,必须拉着这些人进入未来。

他说:“我们建设了基础设施。一个困难的部分是让人们改变习惯,行为举止更像第一世界的公民,而不是随地吐痰和乱扔垃圾的第三世界公民。”

所以新加坡发起了 “做这种事的运动,做那种事的运动” 。不吃口香糖。不从屋顶扔垃圾。讲规范英语。微笑。自发做善事。

他说,看似矛盾的是,要不是新加坡曾经那么穷,它可能永远不会变得像现在这样繁荣。他关于脆弱和崩溃的警告是说服人民接受对自由限制的不变主题。

他说:“如果我们有石油和天然气,你认为我能让人民这样做吗? 如果我有石油和天然气,我的人民会不同,他们会有不同的动力和期望。”

他说:“正是因为我们没有石油和天然气,所以他们知道进步来自他们的努力,所以要这样做,并且做好。”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