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人的政治笑话

09/07/08

作者: yun’s sky 日期: 9-7-2008 来源: http://yunyunyunzhou2000.spaces.live.com/blog/cns!ebc3b2a2b637d7bd!205.entry

某日,老先生回到家,很兴奋地说有一个新加坡人给他讲了一个政治笑话,这在新加坡可说是超级小概率事件哦,几乎像中奖一样。原来闲聊时老先生跟新加坡同事说新加坡应该学习中国城市购物区的做法,把车水马龙过街不便又空气浑浊的“购物天堂”乌节路改成步行街。一个新加坡同事说,很好啊,你给小布什写封信吧。老先生愣了半天,问道:“为什么要给小布什写信呢?”那个新加坡人说道:“因为小布什说什么李显龙就做什么。”随即马上“消毒”:“这可是我们私底下说的玩笑啊。”老先生大为惊讶,哦,原来新加坡人也有“政治观”啊。平时午餐时间中国人唾沫横飞古今中外国际国内形势一把抓,新加坡人完全插不上嘴听着味如嚼蜡,多半心里想,这跟我有什么屁关系。渐渐自组小集体,去谈论哪里的东西好吃,周末去哪里找乐子,假期去哪里旅行等等。新加坡作家吴韦材介绍朋友到北京做生意,也发生了同样的状况。见面酒席仿佛成了中国人的政治研讨会,反而对“项目”本身似乎毫无兴趣。那个可怜的新加坡人完全说不上话,回来跟老友抱怨中国人浮夸散漫,毫不务实。那伙中国人却对他说,你们新加坡人仿佛井底之蛙,无趣的紧。

这就是新加坡百姓,他们的生活紧紧围绕着“讨生活”和“享受生活”而进行。那些挺悬乎的事比如“国际战略格局”等等,不会浪费他的半点时间。这是那些个政府精英分子操心的事,于我何干?这也是新加坡政府希望人民达到的“认识高度”。政治这件事嘛,我们搞定就好了,你们老老实实做工就好。其实,在一个老百姓不需要理会“政治”这回事的国度里,这不就是“天下大治”了吗?反之则多半是天下大乱,看看那些老百姓都纠缠于政治的地方,如文革的大陆,今日的台湾,就知道这道理了。

新加坡领导人把新加坡形容为一条小船,其核心要义是,掌舵的人只能少数,其他人要齐心协力听指挥,这小船才能在凶猛的大海中生存,要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意,甚至只是嚷嚷几下,恐怕船就得沉。所以,除了那些从小就露了“尖尖角”,(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挑选出“天才儿童”)十八岁就被送到牛津剑桥哈佛麻省特意栽培的精英以外,(所以在新加坡从小学开始每一次考试都很关键哦。)其他的人都明白,你要做的,只是一颗“快乐的螺丝钉”。

当然,历史证明,对于整体的人民,你只能让他们信服,而不可能长期靠威吓来统治。新加坡实现了华人世界从未有过的公认“奇迹”:“清洁的环境”和“廉洁的政府”。当然,最关键的,还是经济的发展,只要老百姓自己日子好过,他们对政府是否真的廉洁这回事不一定真的叫劲。李光耀的人民行动党最有力的利器,还是 “经济成功”。因为人民相信投票给人民行动党才能保持稳定优裕的生活。

可是,总有些人对那几个掌舵的人有些看法,所以,新加坡的国会里,还是有两个反对党议员的。在某些时候,人民行动党几乎流失接近百分之四十的选票。那些一直支持反对党(民主联盟)议员詹时忠和工人党议员刘程强的选区人民,的确是很勇敢。因为他们会因此丧失社区翻新等等福利。(金额高达八千万和一亿多新元呢)新加坡政府也会“公器私用”呢,用国家资源为政党谋利。不过,为了巩固政权好为人民服务,搞些不出人命的手段,李光耀不以为意,起码他没把人家丢进大牢。他的常用手法是亲自出马,状告某某人诽谤他和其他政府要员,当然了,证据还是要有的,新加坡好像还没那么黑暗。詹时忠刘程强品行端正,言语谨慎,所以能一直连任国会议员,另外一些人物可就没那么走运。工人党前党魁印度族律师惹耶勒南被控诽谤成立,前后罚款一百五十万新元导致破产,老头现在在街边售卖自己控诉李光耀的书《新加坡的杀手》,无人理睬。民主党秘书长徐顺全被控诽谤成立,罚款几十万至破产,在街边卖党报筹款,两元一份。政府也在某个公园设立了 “演说角”,不过要先注册,前总理吴作栋说:“效果很好,因为没几个人用。”

“胡萝卜加棒棒”的政策,成功地塑造了勤劳而柔顺的新加坡人民,听着一干精英份子的指挥,新加坡这条小船已经高效率运转了四十年。可是,世道好像又变了。 “创意经济”开始露出当道的意思。以前螺丝钉们只要乖乖做些机械动作就行,现在好像每个螺丝钉都得会动自己的脑筋才能保证“经济成功”的延续。所以,现在新加坡政府正在搅动脑汁,要把他们的乖乖机械螺丝钉们变成“乖乖会跳舞的小精灵”呢!

---

分类题材: 社会_society ,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