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日报看南洋大学问题

23/05/07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83年之前新加坡有两份华文早报,星洲日报与南洋商报。当年李光耀因为华文教育体系全面报销:华文报没有读者了;从而通过政府政策把两家民办华文报纸变质,并转型为由公家主导的联合早报。因此,《南洋大学走过的历史道路》内所收录的报章社论是指民办的报社评论,具有反映社会民情的独立性,有很高的公信价值。

星洲日报在1960年6月2日发表社论:《南洋大学绝不并入马大》。社论指出白里斯葛报告书,魏雅聆报告书,与教育部长在立法议会的南洋大学问题政策演讲等等的言论与行动,并没有让华社对华文教育的前途有更明确的认知,反而增加了不少的混乱,并因此更为焦虑。

人民行动党的《行动周刊》也在其社论:《悬而未决的南大问题》,告诫不可再事拖延,必须刻不容缓的馬上予以解决。

社论认为既然政府与校方的立场都十分清楚明白,意见上的出入并不甚多,所以分歧是在讨论过程中的若干误会。

第一个是:南大必须并入马大的误会。这是因为魏雅聆报告书是以马大为蓝本来改组南洋大学,根本忽略了南洋大学创校的历史背景与宗旨。同时,社会上有人公开主张南洋大学最好的出路是与马大合并。此外,馬大分家之后,有人认为新加坡政府将会有困难同时维持马大新加坡分校与南洋大学的经费。针对这些疑问,李光耀公开指出:南大绝不并入马大。因此,此误会己不复存在。

第二个是:南大教学用语问题的误会。南洋大学的创办是因为马大不能收容华校生,所以大学的本质是容纳华校生的华文媒介大学。魏雅聆报告书的中心要点是在把南洋大学改变成以英语为教学媒介的大学。敎育部长原则上接受报告书,也就是表示肯定以英语为教学媒介。最近政府表态,让南洋大学在现阶段采用其现有的教学用语。因此,此误会己不复存在。

第三个是:联合邦学生入学限额的误会。教育部长的政策演说指出,南洋大学只能以百分之十五的比例招收联合邦学生。这一说法在过后被解释为,政府无意限制大学收生,只是声明政府的财政负责顶限不会超过这个学生数额比例。因此,此误会己不复存在。

社论指出这些都是真实的误会,并不是真正的问题。除此之外,社会大众也确实不知道还有什么其他的问题。社论再次引述《行动周刊》:‘1960年转瞬去了五个月…再过六个月,南大第二届的毕业生又要跨出校门…改革是刻不容缓的。’

社论同意南洋大学的改革问题无法再缓。同时,也指出大学在行政上所面对的真实困难:‘有许多教授在本邦的居留护照听说要每个月申请延长…教授大部份是外来的…教授一一出缺,即使不自动关门,岂不也要部份停课?这个问题是严重的,必须马上解决。’

星洲日报社论通过对三个误会的澄清,明显的点出了南洋大学在改革上面对的外来困扰:政府试图改变大学创办的宗旨,政府试图改变大学的教学媒介。政府试图规范大学的运作。再有,政府也在行政上制造不必要的困难,如教职员的居留权。

所谓的政府的政策解释,也不过是一种缓兵之计,设法子先过河后拆桥,比如:在现阶段维持现有言语教学媒介的解释,也是可以解读为:在下阶段将改变教学媒介。

从社论引述的《行动周刊》言论里,可以看到政府己经是很不耐烦的在告诫校董尽快答应改革的条件,并以第二届毕业生的前途为政治谈判筹码。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教育_educatio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