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李光耀感谢陈六使捐献南洋大学?

24/11/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80年南洋大学与新加坡大学合并时,李光耀总理致信,到陈六使等人“创办南洋大学所作的捐献表示敬意”。’ 1995年出版《新华历史人物》,柯木林主编,的陈六使一则,有这么一段文字的记实。

李光耀的敬意,是否是由衷之言,仰或,仅是逼于必须安抚华社的敷衍之话,不得而知,不过,1998年的《李光耀回忆录》,以及2011年的《新加坡双语之路》却是对已故多年的陈六使声誉一再鞭挞。

李光耀和陈振传,当年华侨银行董事经理,之间有打架鱼的恩怨,但是,李光耀和陈六使之间似乎没有什么个人事故,两者之间的冲突主要还是政治立场的不同。

李光耀对陈六使的厌恶心态,可以从文字描述的表达中一览无遗。

‘大学执行委员会主席陈六使决定对人民行动党政府还以颜色,他在1960年 1月委任被关进监牢的亲共的中正中学校长庄竹林博士为南大副校长。…我把这件事记在心里…时机到来我会对付陈六使的。’

‘在我们(决定对付的一批知名人士) 的名单里,陈六使名列榜首…我心里早就盘算着,一旦政府具备政治实力,将会找他算账…大选结果揭晓后隔天,我们便…吊销他的公民权。’

‘人民行动党议员和南大校友何家良在1966年告诉国会,陈六使承诺捐出500万元,却还拖欠250万元;福建会馆答应捐献60万元,却还有40万元没有拿出来。’

李光耀对陈六使和南洋大学的片面历史观,有很大的商榷空间,事件的来龙去脉有澄清的必要,尤其是有关陈六使对整体新加坡社会,在经济,民主和文化发展的实际贡献。

坊间至少有两本新马华人的历史纪实,《新华历史人物》和1969年的《星马人物志》宋哲美主编,都记录了陈六使的简史。另外,《陈六使百年诞记念文集(1997)》有更详细的资料可供参考。

1923年,陈六使与兄弟创立联和树胶公司,1938年,公司业务发展到马来亚,印尼,泰国,越南,在1950年代,和李光前的南益是新马胶业的两大巨头。其他的企业有:保险,人寿,水泥,纸制品厂,纸厂,金融业;出任华侨银行董事,香港集友银行董事会主席。

1937年出任新加坡树胶公会主席,1948年再度当选连任。历任新加坡树胶公会和新加坡树胶厂商公会的主席多年。二战后,打破英国人垄断,组成马来亚树胶总会,任主席多年。

1930年代支持陈嘉庚创办厦门大学,厦门集美学校,与新加坡的文教事业。1936年捐5万元设立厦大陈嘉庚基金,1939年认购厦大公债100万元。

1941年到1946年,出任中华总商会副会长,为南桥筹账总会募款。

1950年,出任中华总商会正会长,于3月15日就职典礼时,为急需经费的马来亚大学筹款,捐出30万元,陈锡九副会长捐出10万元,以及其他会员捐献,共筹得50万元。另外,资助新加坡防痨协会20万元;认捐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大会堂与图书馆的四分之一经费,约5万多元。

1950年2月19日,领导华社和殖民政府商谈为本地人争取公民权,推动民选登记。1957年,连同叶平玉和高德根等华社领袖,成功解决华人公民权问题。

1950年接替陈嘉庚出任福建会馆主席,领导会馆的六间中小学,担任南桥女中,光华学校,爱同学校,崇福学校,道南学校的董事长。1954年,会馆捐出523英亩土地给南洋大学建校。之后,会馆把政府征地赔款的60万元,捐给南洋大学作为建大礼堂的经费。

从两本著作整理的这些简略史料,概括性的记录了陈六使对新加坡经济,华人教育文化,和争取华人政治权力的重要历史贡献。为此,不妨以这些历史为背景,回头看看,李光耀对陈六使的负面批判有多少公正性?

华人胶商成功打破英国人和荷兰人,分别在马来亚和印度尼西亚的经济垄断,华人胶业成为华社累积资本的最主要渠道。财富是华人争取政治权力的基本和先决条件。在这经济历史过程中,陈六使对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亚树胶经济做出贡献。

战后为本地人争取政治权力的主要势力,是中华总商会,华人职工会,和华校学生运动,前者和英国人进行谈判,后两者通过社会运动施压,逼使殖民政府就范。1956年政府立法通过四种语言政策,1957年,22万华人得到公民权,庞大的华人选票力量,使到华社崛起成为一股新兴政治力量。在加速改变,和推翻新加坡殖民政体的过程中,陈六使亦是有所贡献。

历史上,李光耀就是得益于这一个历史性的政治运动,在华人选票的支持之下,当上自治邦的总理。因此,从时序上来看,是陈六使种树,李光耀乘凉。

从一个客观的历史层面来看。陈六使对战后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华人教育文化,社会公益都有着实质性的历史贡献,没有干过出卖新加坡利益的坏事,更不是一个危害新加坡社会的不良分子。

另外,李光耀描绘陈六使委任亲共产党的庄竹林出任大学校长,是对人民行动党政府还以颜色的说法,和已知的历史事实有所出入,过程并非一如李光耀所说。

庄竹林的牢狱之灾,完全和共产党无关。日治时期,两次被日本宪兵逮捕。战后,因英国人怀疑是汉奸而被捕,调查后无罪释放。1957年9月,英国人迁怒中正成为反殖民运动的大本营,而把学校校长逮捕,1958年7月释放。

1955年4月林语堂领了庞大遗散费后离开,当时大学正在筹备开学,1955年5月潘国渠受委秘书长。1960年教育部长通过公开质疑秘书长的能力,逼走了潘国渠,随后,大学委任庄竹林出任副校长。

不过,李光耀的还以颜色说法,或许,是可以解读为,当年,李光耀推荐了自己心目中的副校长人选,或者,反对庄竹林出掌大学,但是,李光耀的意见都遭到陈六使的拒绝。历史上,卢曜在陈六使离开后的1964年即入驻南洋大学。从李光耀干预南洋大学事务的史料来看,这一种观点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另外,这一政府干预现象,也可以从金管局和民选总统分别掌握,金融机构和国企人士任命生杀大权,这一个国家政治机制中去了解。也就是说,政府可以通过行政权力排除异己,或者,委任亲信。坊间就有学校校长,必须是执政党党员的潜规则传闻,不知是否属实?

还有,李光耀旧事重提的陈六使拖欠南洋大学250万元一事,是一个十分荒谬的讲话,因为这说法严重的忽略了客观的外在因素。

陈六使和福建会馆,以及华人社会所要筹办的南洋大学,和李光耀插手要塑造的南洋大学,是两间完全不同的大学。

陈六使和福建会馆对南洋大学的承诺,是和南洋大学的发展方向挂钩的,当原有的筹办南洋大学构思被改变,或者说,全面的被撤换之后,原有的承诺就必然是随风而去。形象的来说,华社的承诺是要买一本华文书,李光耀拿出了一本英文书却还要华社买单?货不对办,交易撤销,只是一个普通商业常识。

从李光耀要假借第三者当挡箭牌来说事的手法,应该可以知道侓师资历的李光耀是明白,这一种说法的本身大有问题,因为这是一件无中生有之事,意图恶意中伤。

回顾历史,华社先贤和华社组织,比如,陈六使,李光前,连瀛洲,中华总商会,福建会馆等等的社会活动,都是出钱出力,有功无偿的公益事业,让新加坡的整体社会受益。这种先驱意志,和无私贡献精神,正是新加坡的宝贵精神文明。如今,新加坡之所以国不为国,就是因为丢失了这种我为人人的牺牲精神。那么,是谁弄丢了这些优秀的本土文化?

---

分类题材: 南洋大学史实_ntah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