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韩素音最后的时光

12/11/12

作者/来源:东方网 http://news.hexun.com

  11月11日消息:据《劳动报》报道,2012年11月2日瑞士洛桑时间12点30分,九十六岁的文学祖母韩素音,在家中平静、安详地走完了她不平凡的一生。她的书桌上,那套生日时收到的最新版自传正静静地躺着,仿佛还等待着主人再一次把它们翻开,继续往下书写……但它的主人用最后的呼吸,在这套传奇的最后一页,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一代传奇韩素音,走了。

  11月8日瑞士洛桑时间下午3点(北京时间晚上10点),韩素音追思会在MONTOIE举行。11月9日晨,本报接到韩素音家人周钢从洛桑传来的最新消息与图片。

  据周钢的消息:中国驻瑞士大使吴恳,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副代表、特命全权裁军事务大使吴海涛出席了追思会,并敬献了花圈。周家代表唐蓉梅携女儿Karen、外孙女Lucy,周惠音携两对儿子儿媳李伟廉、赵丽敏,李伟升、郭子君,韩素音的侄子周镛、周钢,及周钢的大女儿周孝芊从SAINT-ROCH教堂接韩素音灵柩前往MONTOIE。约有四十人到墓地为韩素音送行。

  唐蓉梅、周惠音、周镛、周钢在追思会上表达了他们对韩素音的无限思念。傍晚举行了纪念韩素音的茶话会。

  吴恳大使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充分肯定了韩素音多年来为中国和世界各国间的友谊所作的贡献,希望后人能像她那样,为世界的和平稳定及中国的发展作贡献。

  “她的出生是东西方文化的惊艳碰撞。/她的每一段爱情都荡气回肠。/她与毛泽东、周恩来、基辛格、戴高乐、尼赫鲁等人都有交往。/她见证了二十世纪中国历史无法逃脱的宿命。”

  这段话原本是准备出现在她最新版的自传封面上的,后来换成了另一段文字:“1970年代的中国,至少有一亿人听说过韩素音的名字。/毛泽东和周恩来传记的作者。/见证20世纪中国历史无法逃脱的宿命。”

  两段话各有侧重,都明白无误地指向了一点:这是一个传奇女子。她有一部传奇人生。她独有的经历几乎跨越了整整一个世纪。

  是的,作为中国第一代留学归来的铁路工程师的女儿,比利时前国防大臣的外甥女,中国驻英武官的妻子,铁幕时期穿行于东西方世界的国际友好人士,以及毛泽东和周恩来传记的作者,韩素音的复杂身世、传奇经历、不羁个性,使其人、其言、其行多年来一直在东西方世界保有着独有的魅力。

  现在,书写传奇的她走了,留下了她的传奇。

  唁电纷纷发向了洛桑。国内外各大报纸的纪念专版上,不同时期的韩素音照片展现着这个奇女子不同寻常的魅力。微博上无数点亮的蜡烛是网友们的哀思。而韩素音国内外的亲友,这几天则不断接到来自各地的慰问电话。

  本报这几天连线韩素音家人女儿周惠音、堂弟周光地、侄子周钢,他们分别对笔者述说了韩素音最后时光的点点滴滴……

  韩素音北京的堂弟周光地先生今年90岁,是韩素音在国内联系最密切的亲人之一。他是11月3日早晨接到美国的女儿周晓东打来的电话,得知这一消息的。

  “光瑚(韩素音原名)在国外这么些年,我们每年都会通电话,互相问候一下。但这两年她的话越来越少,有时只是听个声音。毕竟是90多岁的人了。大概从两三年前起吧,她的记忆力不那么好了,好些事情、好些人都有些对不上号了。最近一两次电话,我们都没有直接说上话,是她女儿周惠音告诉我们一些她母亲的情况。“电话里的周光地思路清晰,缓缓的语调平静而略带伤感。他说韩素音的女儿唐蓉梅、周惠音都已分别从美国、新加坡赶往洛桑,而他自己和哥哥周光穅、弟弟周光墉作为韩素音的同辈家人,都已是年逾或年近九旬之人,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能亲往洛桑吊唁了。“我们家里商量后,准备让韩素音的两个侄子,也就是我的儿子周钢,我哥哥光穅的儿子周镛,代表我们去洛桑参加他们姑姑的葬礼。”

  韩素音在新加坡的女儿周惠音是韩素音1956年在新加坡开诊所时认下的干女儿,在韩素音的晚年时期,周惠音每年都会在9月的时候去瑞士陪韩素音过生日。今年的9月12日,韩素音的最后一个生日就是和周惠音及其儿媳、孙子,以及韩素音的几个护理人员一起度过的。“最近这段时期妈妈身体不太好,很久吃不下饭了。9月12号她生日那天我们很多人来,妈妈很高兴,吃了两口我喂的点心。“周惠音是9月23号离开洛桑的,那时韩素音精神还可以。“这次接到医生电话,我赶紧订了机票往回赶,想着还能见妈妈最后一面。没想到的是,原本应该11点抵达的航班,延迟到下午4点才到……“周惠音的声音在电话中听起来有些气喘,她解释说因为自己正走在路上,要去接正在赶来的堂弟周镛忠他们。“十多年来我每年两次去瑞士看妈妈,3月一次9月一次,从来没有碰到过飞机晚点,偏偏就这一次,晚了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妈妈最后一面,这是我最最遗憾的事。“飞机晚点的周惠音一直用电话保持着和家里的联系,在韩素音弥留之际,守护在旁的医生护士告诉她,女儿们正在赶来的途中,韩素音轻轻点着头,嘴里说着:“好,好……“也是因航班问题,韩素音在美国的女儿唐蓉梅是在母亲去世的第二天抵达的洛桑。

  韩素音的侄子周钢(周光地先生的儿子)是瑞士当地时间7日抵达洛桑的,他带着自己的大女儿周孝芊。去旅馆放下行李后,他们立即直奔SAINT-ROCH教堂,看望安睡在那里的韩素音女士。据周钢透露,韩素音追思会8号下午3点在MONTOIE殡仪中心举行,然后在离韩素音家不远的墓地安葬。“光瑚十几年前就写下过遗嘱,确定了自己身后的事。“周光地先生说。“大概在3年前,她又写了一份新的遗嘱,说如果在瑞士或附近去世,就葬在洛桑离她家不远的那处墓地。但同时,她也表达了想回到中国的愿望。所以这份遗嘱有点矛盾。“在韩素音新书的封面上,写着这样一段话:“我的一生将永远在两个相反的方向之间奔跑:离开爱,奔向爱;离开中国,奔向中国。“这是韩素音对自己一生的预言和总结。如果联系韩素音的这句话,联系她作为一个中西方混血儿的身份,我们也许会觉得,她的这份遗嘱其实并不矛盾。因为,她这一生,始终心系着的,是中国。

---

分类题材: 人物_biogphy ,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