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经济新战略新在哪里?

24/09/01

作者:段培君 日期:2001-09-24 来源:《中国经济时报》http://www.jjbk.cn/qyjj/sjjj/gbjj/200109/19058.html

[摘要]在新加坡35周年国庆日之时,新加坡政府总理吴作栋发表了长篇演说,提出了抓紧十年时间,打造新的新加坡的战略目标。这是新加坡面对国内外的新形势,着眼于长远的一个战略规划。由于目前受到美国经济的影响,新加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经济衰退。但是,正如内阁资政李光耀所说,相对于长远的更艰巨的挑战,眼前所面临的经济衰退只是短暂的小问题。更为深远的挑战来自环球化与科技重大发展所带来的新格局,来自中国崛起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所造成的冲击。正是立足于应对长远的更艰巨的挑战,新加坡提出了新的战略目标和实施方略。

在新加坡35周年国庆日之时,新加坡政府总理吴作栋发表了长篇演说,提出了抓紧十年时间,打造新的新加坡的战略目标。这是新加坡面对国内外的新形势,着眼于长远的一个战略规划。由于目前受到美国经济的影响,新加坡出现了一定程度的经济衰退。但是,正如内阁资政李光耀所说,相对于长远的更艰巨的挑战,眼前所面临的经济衰退只是短暂的小问题。更为深远的挑战来自环球化与科技重大发展所带来的新格局,来自中国崛起与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所造成的冲击。正是立足于应对长远的更艰巨的挑战,新加坡提出了新的战略目标和实施方略。

新的战略目标主要有以下三个子目标构成:

1、实现新加坡经济从第三阶段向第四阶段的转变

吴作栋在演说中将新加坡的经济发展比作攀登珠峰,每一阶段用一个营地来表示:“内阁资政(李光耀)带领新加坡登上第二营 ——从劳工密集到电子和高增值工业。过去10年,我们爬得更高,登上第三营,从事晶元制造、化学和金融服务。现在,我们正朝第四营迈进,经营信息科技、生命科学和其他知识型的活动。如果我们能够登上第四营,才可能尝试攀登顶峰,像美国、日本和瑞士那样。”

这种转变还有另外一种表述:新加坡经济发展的第一阶段是资源因素驱动型,第二阶段是投资驱动型,现在走向的是第三阶段——创新驱动型。新加坡有的官员引用麦克·波特(Michael Poter)教授的话说,新加坡作为投资驱动型经济快走到尽头,目前正是走向创新驱动型经济的时机。新加坡也有学者认为,新加坡生产力的显著增长,已经包含创新方面的贡献,现在需要更快的转型。

很显然,新加坡是要向美国那样的新经济发展和转变,它要用10年的时间对新加坡的经济结构作根本性的调整,使新加坡经济发生质的变化。这是新战略的基本目标,也是打造新的新加坡的根本点。所谓新的新加坡,新就新在这里。其他战略目标的实现,都要以这一目标的实现为基础。

2、在新的背景下使新加坡成为全球经济网络中的重要枢纽

这是新加坡在地区经济乃至世界经济格局中对自己的战略定位,是它在下一个十年所追求的战略目标。

李光耀对此有一些说明和论证。他认为历史上新加坡所以存在,是因为19世纪初英国人要和欧洲、印度和中国通商,从中国那里得到丝绸和茶叶,也就是说,新加坡开始就是某种枢纽性质的存在。在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每一次交通和通信科技取得新突破时,新加坡都作出了调整,使它成为环球枢纽网络中的一个重要地点。现在,新加坡已经成为全球仓储、物流、运输、通讯、银行与金融服务的枢纽之一,既有世界级的基础设施,也有专门的知识和软件,以及一套可信赖、高效率、高速运作的工作系统。但是,这一切对于全球化和科技重要发展所带来的新格局又是不够的。

新加坡必须进行新的调整,不论是信息科技、生物医学、银行业还是零售业,都面临着调整。只有这样,新加坡才可能在全球经济新格局中继续保持重要枢纽的地位,甚至成为更加重要的一个枢纽。用吴作栋的话说,他希望把新加坡变为一个全球大都会,世界各地的人,无论通过航空、海运、电信和互联网,还是通过市场开拓、投资、教育、体育和艺术,都能与世界的各个角落紧密的联系起来。

李光耀预测,到2100年,东亚地区将成为全球变化最大的地区。中国、日本和韩国将成为重量级的国家。虽然新加坡所处的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力不会那么大,但新加坡可以发挥把这些增长中心与世界主要的经济体连接起来的作用。

3、进军中国市场,以自身的优势使新加坡成为中国与世界联系的一个桥梁

中国在新加坡经济新战略中占有重要地位。把对中国的关系作为新战略的一个基本方面,不是一种夸大。李光耀在谈到新加坡制定新战略的两大背景时,一个背景是全球化和科技的重大发展,另一个背景就是中国的崛起和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后所造成的冲击。吴作栋在他的新战略演说中有专门一个章节论“正确对待中国巨大挑战”,在全文中有43处提到“中国”的字眼。

总的来看,新加坡的新战略在时间和空间两个参照系展开:第一方面的内容在时间的序列里展开,着重解决经济发展的时代更新问题;第二、三方面的内容在空间展开,主要解决新加坡在特定经济空间的地位功能问题。两个参照系的展开本身又是密切相关的,由此构成新加坡经济发展的宏观整体战略。

新加坡在向新经济过渡的问题上是坚定不移的,不论是第三营向第四营的攀登还是从投资驱动型向创新驱动型的转变,都体现了这一发展方向。不过他们同时也注意到了在这一转变中新经济乃至整个经济的发展稳定性问题,试图更好地处理这一关系,尽快地实现经济转型的目标。他们提出的科技发展多元化,经济多元化,地缘关系多元化的设想都蕴含着这一想法。在一种恰当的多元布局中稳定而又尽快地实现经济的转型,是他们还没有直接表述但又确实具有的战略思想。这一思想对于中国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也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其次,他们对新加坡在地区乃至全球经济战略中的“枢纽”的定位,由于对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判断,已经有了以往所没有的新内容。其中,对中国的关系是新内容的关键点。新加坡领导人所说的,让新加坡成为中国与世界其他地方联系桥梁的表述,其中蕴含着丰富的战略内容。

第三,经济新战略的实施对中国的经济发展、中新关系、中国大陆与周边地区的关系都有程度不同的影响,带来了一定的机遇和挑战,提出了一些新课题。譬如,新加坡对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对中国的经济结构的战略调整既是一种挑战,也是一种机遇。新加坡目前酝酿的对中国的投资热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是一种重要的机遇。新加坡的“枢纽”和“桥梁”的新定位对中新关系和地区关系是一种新的变数,给中国的地区经济战略和政治战略都带来了新的思考点。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可以判断,新加坡的经济新战略对于中国的发展在更大程度上是一个积极的因素。如果中国在此背景下与新加坡形成一种进一步的战略伙伴关系,那么中国在全球经济战略中将有更多的主动权,至少在东亚地区,特别是南海周边地区的经济和政治战略关系中将处于更为有利的战略地位。这是值得我们认真考虑的。

---

分类题材: 经济_economy , 行业_industrie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