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学派的隐忧

22/09/06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新加坡学派自我约束的学术心态有其隐忧,那就是缺乏了对社会现状,与未来发展所应具有的忧患意识。学者只选择报喜而不报忧,因为害怕报忧所带来的社会困惑,会引起新加坡政府的强烈抗议。这主要是由于人民行动党,往往会以别有用心的质疑态度来看待,任何对政策的负面评论。

忧患意识是居安思危的基础,是由社会责任意识驱使而成,而一个社会是在有了忧患意识之后,才会有爱国忧民的本能。因此,一个缺乏忧患意识的社会,也是一个缺乏社会责任意识的社会。

这一种现象的出现是有其一定的原因。首先,学者为了迎合当权者对政策的乐观精神,本着报喜的心态,支持与颂扬政策的效益,从而在有意或者无意之间,低估了政策对民生的负面影响。

其次,这些学者是新加坡精英政策下的得益者,所以认同政府政策的有效性也是必然的。另外,一些来自社会低层阶级的学者,则是已经脱离苦海的成功人士,不再对真实世界的水深火热现状具有必须的敏感性。

新加坡学者并非完全没有社会责任意识,但这一层意识的大小与多少,必须是局限在人民行动党的社会责任意识范畴之内。这是因为在新加坡,言论的空间是不可以越过人民行动党所划定的界限。换言之,新加坡学派对忧患意识的多寡,反映了新加坡政府的爱国忧民的本能,以及人民行动党的社会责任意识的真实状况。

新加坡政府对所制定的政策具有很强的信心,所以往往对政策的结果持乐观态度。此外,人民行动党的政治思维,也认为人民必须为新加坡作出牺牲是理所当然的事。

在这双重的思维情况下,人民行动党的优越感认为,由精英策划的政策是不可能有不良后果的,此外,既使人民在政策下有所损失,那也是人民对新加坡发展所必须作出的个人义务。

优越感的自我感觉良好是虚幻的。新加坡政府对发展的乐观信心,配合了新加坡学派对政策的认同的同时,再又缺乏了对社会的忧患意识,是会把新加坡的未来发展引导上一个不平衡的,甚至于是错误的轨道上。

新加坡政府的好些早期政策,比如公共租屋,公积金计划等等,原本是诚意的为人民服务。这些政策的起点是为了解决当时的社会问题;公共租屋是为人民提供廉价租赁房子,而公积金是养老金计划。可惜的是,这些好政策在经过不断的修正后,已经沦为政治工具,不再是为人民服务,而是为人民行动党的政权服务。

公共租屋沦为人民行动党,规范社会行为的政治工具,公积金计划也沦为人民行动党,创造国际威望的经济工具。当新加坡的精英文官机制,不再为人民的利益服务,而是为人民行动党的党利益服务。那么,新加坡人民的前途,和新加坡人民行动党的前途,已经分道扬镳。

当一个自认为是第一世界体系,有着居者有其屋计划,有着周详的养老金计划的典范社会,出现了一个正当壮年的父亲,在求救无门的绝望下跃轨轻生的真实社会现状,是从根本上反映了虚拟与真实世界的天壤之别。

新加坡学派由于自我约束的学术心态,放弃了对社会的忧患意识,从而忽略了人民断水断电断炊的疾苦。可见,新加坡学派在脱离了真实世界之后,已经不能够反映新加坡发展的负面效果。这不但是新加坡学派的最大隐忧,这也是新加坡作为一个共和国的最大隐忧。

---

分类题材: 新加坡模式_sgmd , 政治_politics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