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大地龙蛇话说南怀瑾和李光耀

27/10/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1924年,老舍赴伦敦大学东方学院任中文讲师,期间,旅居英国5年,是熟悉西方文明的中国文学家。回国后,在抗战时代背景下,反思传统文化;在新旧文化,和东西文化的双重冲突中,探索东方文化的新方向。

老舍认为,洋化与新潮都是东西方文化杂揉下半生不熟的产物,不完全像中国人,也不完全像外国人,是没有根的个体。旧文化虽有缺陷,但是,五千年文化底蕴让人们在艰难中展现特有的秩序,纪律,团结,勇敢;烧得尽的是物质,烧不尽的是精神。旧文化是革新的基础;而汉奸之成为汉奸,是没有东方人的旧学识与修养。

老舍关心文化因为文化影响未来:人是活在记忆中的,认得过去,才关切将来,不知自己从何而来,也就不知要往哪里去。人民全心全意抗战是为了保存文化的生存与自由;有文化的自由生存,才有历史的繁荣与延续。《大地龙蛇》是指,假若中国是一条睡龙,日本军阀就是毒蛇;这剧本正是通过龙蛇之争,讲述对民族文化的文学期许。

从老舍要通过新旧文化,和东西文化的双重冲突中,探索东方文化未来走向的角度来看,可以就,要维护老字号的南怀瑾,和要摧毁老字号的李光耀,在两岸密使这一角色上的不同言行,分别表现出两种相对的文化演绎结果。

提起汪辜会谈,许多人会联想到李光耀,印象是:李光耀牵线下,汪辜会谈在新加坡举行;在李光耀的促成下,海峡两岸曾于1993年在新加坡举行汪辜会谈。这一种报道让李光耀在媒体上成为一个举足轻重,足于改变两岸关系的核心人物。

按李光耀回忆录:‘海峡两岸以我为通话的渠道,也因此很自然地选择了新加坡为1993年4月两岸首个历史性会谈的地点。会谈名为“汪辜会谈”,…我分别会见了汪辜两人,知道两岸元首交托给他们的会谈议程各异…不出所料,会谈并未促使两岸关系改善。’

李光耀的我这个,我那个,并且在事前就已经预知结果的描述,俨然强化了自身在两岸会谈中的角色和历史地位。然而,事实上,李光耀只是以经营会场的身份,除了尽地主之谊,和汪辜会谈之所以举行的前因后果,完全沾不上边。

从港台坊间的史料来看,李光耀在海峡两岸政治关系的演化过程中,充其量,只是一个乐意扮演传话角色的积极旁观者;从常理来看,信使不具任何政治影响力。

1950年蒋介石同意下两岸开始了最初的密使活动。1956年章士钊奔走于京港之间,利用滞留在香港的一些国民党故旧沟通与台湾关系。1957年曹聚仁受蒋氏之托前往北京,试探大陆对台意向虚实,获得周恩来与毛泽东的先后接见。

1986年,曾任蒋经国随从参谋的沈诚,以香港商人身份频频穿梭于两岸间。1987年3月14日,时任国家元首的杨尚昆接见沈诚,1987年12月,蒋经国突然逝世,两岸秘密接触因而中断。

1988年,北京通过隐居香港的南怀瑾释出希望与台湾接触的消息,于是在李登辉主政初期,两岸接触再次开始。据南怀瑾口述,当时的两岸密使会晤,主要以化解敌意、签署和平协议为讨论重心。

1990年4月,南怀瑾的弟子张尚德走访上海,与汪道涵取得联系,之后,两岸加快民间交往步伐。1990年11月辜振甫出任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董事长,同年12月31日始,两岸密使在南怀瑾香港的寓所中,重开国共两党会谈。

1991年12月,汪道涵出任海峡两岸关系协会会长,1992年南怀瑾起草《和平共计协商统一建议书》,同年10月28日至30日,海协会和海基会在香港以民间机构的形式举行会谈,达成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各自以口头声明方式表述的九二共识;共识成为以后两岸正式对话与谈判的基础。

从南怀瑾的嘱托张尚德前往上海开始,前后历时三年才取得成果。辜汪会谈先是在北京初步谈妥,以后才转程到新加坡。1993年4月27日上午,一个备受国际中外瞩目的,汪辜会谈终于正式的在新加坡举行。

李光耀在汪辜会谈后一直希望能充当两岸关系协调人的角色,借以展示新加坡小国大外交的本色,但由于北京认为两岸关系是自家人的事情不必外人插手,所以被拒门外只能是一个闲着的无奈旁观者。

另一方面,台湾政要乐意拜访李光耀,并非因为李光耀在台湾有什么政治影响力,而是台湾没有其他的境外政治空间可以加以利用。从这些事实可以了解到,李光耀在两岸关系上的密使身份,言过其实,浪得虚名。

1990年代末,南怀瑾返回家乡浙江,成立多个基金会,进行多项活动,人脉关系既深且广,为两岸政要所器重,是沟通两岸和平关系的真正密使。

汪辜会谈,南怀瑾功德无量,有一定的历史性贡献,一生学术著作丰硕,对中国文化和社会发展有重要影响,虽然如此,先生对自己的人生评价却是淡然的“一无是处,一无所长”。

南怀瑾不求名不牟利,以平常心处世,要了解这一个豁达胸襟,可以通过先生对经文的讲解,去认识旧学识与修养对人生价值观的影响。

比如,南怀瑾解释乾卦初九爻的潜龙勿用:‘不求表现,不求人知,没没无闻,而不烦恼,真的快活、乐观,不让烦恼到心中来,更重要的是这种精神能坚定不移,确乎其不可拔,毫不动摇,…勿用并不是不能用,亦非不可用,而是自我的不去用。老先生的一生,确实是体现了潜龙勿用的精神。

还有,解读乾卦九二爻见龙在田的龙德而中正者也:人要达到至中至正,先要养成胸襟的伟大…绝对客观,平常的话都要实信,平常的行为都要小心…存心诚恳,对于世界有了贡献,乃至挽救了时代社会,自己并不骄傲,并不表功,不认为自己了不起,有很厚的道德,又能普遍的感化别人。…要做一个领导人,便要中正、存诚、信言、谨行、功在天下亦不傲慢,能够普爱天下人。

2012年9月29日人月两圆的中秋前夕,南怀瑾与世长辞,享年94岁。先生穷其一生努力维护老字号,推广中华传统文化,是因为相信保存民族文化的生存与自由,才有历史的繁荣与延续。

1930年老舍回国途中,停留新加坡在华侨中学任教,期间撰写了描述南洋华人社会处境的《小坡的生日》,为此,不妨回头看看,如今不再是殖民地的新加坡,其华人社会却是一个什么光景?

欠缺东方人旧学识与修养的李光耀,终结了新加坡百年老号的传统华文教育体系,而华人教育去民族化的结果则是,新加坡丢掉了五千年东方人的文化底蕴与修养,也丢失了维系社会的秩序,纪律,团结,勇敢;最终也摧毁了,一种逆境求存的不屈不饶精神。

回到《大地龙蛇》对未来新文化方向的期待来看,南怀瑾所代表的东方旧文化操守,凸显了爱国忧民的高风亮节,是当下新加坡社会中罕见的一种精神素质。李光耀全盘西化的结果却是负国负民,使到新加坡在文化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既无法掌握西方文化,也丢失了东方文化,成为一个缺乏民族意识的无根社会。新加坡没有了民族文化,国家无从兴盛,历史亦无以为续。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新加坡模式_sgmd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