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习近平接班 改革派促自由化

23/10/12

作者/来源:纽约时报 http://news.cnyes.com

习近平即将接任下届中共总书记,在他私下接见支持政治自由化代表人物胡德平的消息曝光后,整个北京开始热烈讨论双方交流哪些内容。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今年7月曾到习家。胡德平举办沙龙,红色家族的子女可以在沙龙讨论如何杜绝共产党腐败的问题,如何避免社会大众对共产党丧失信心。消息人士透露,习近平强调他支持渐进改革。

与胡家熟识的历史学家章立凡表示:「胡德平透过某些管道,让和习近平见面的讯息曝光,我认为他们试图对外释放信号。」

中共即将在11月举行十八大,进行权力接班,中国政府官员、政策顾问与知识份子再度呼吁推动「改革」─经济与政治体系进一步开放,共产党威权统治中国已经63年。当前中国经济降温,贫富差距扩大,国有企业的政策影响力日益增强,改革派强调,现状似乎越来越僵化。

针对中国的前途,讨论多半聚焦在习近平能否提振信心、巩固意识形态阵地以及强化权力基础,以推动政策让中国保持活力,并克服社会不公难题。今年59岁的习近平,并未表明他的意图,分析者指出,上升到习近平在党内的高度,生存最好是隐藏自己手中的底牌。

不过,大家所看到的,习近平接收到的讯息却越来越清晰了:围绕在习近平周围的一群人,力促共产党採取更自由化的政策,恢复共产党的合法性。

之前薄熙来走传统主义派与毛泽东路线,打黑唱红,上月薄熙来被「双开」,也鼓舞了自由派,呼吁共产党领导人推动系统性变革。中国着名媒体人胡舒立本月在《财新》杂志刊登社论,标题是「薄熙来是政治改革催化剂」。

那些接近习近平并力促改革的人,他们的声音超越平常自由派知识份子的声音。这些人包括了退休官员、发小、军事将领,甚至是同父异母的姊妹习乾平。习近平及其盟友最近暗示,他至少对新想法持开放态度。

某政治理论家表示,获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支持的习近平,曾管理一个研究团队,这个团队探讨新加坡的治理模式,即经济政策更自由,政治仍维持一党专政。《炎黄春秋》总编辑吴思说,他已经听到振奋人心的报告,「政治体制改革实践工作」可能在权力接班后推动。

贪腐重创共产党的形象,近日习近平也间接提出警告,告知在中共中央党校学习的官员,「时间不应该花在结交关係与请客吃饭上面」。

然而,为了在接下来几年推动系统性变革,习近平也需要安抚现任中共总书记胡锦涛,强调这类改变不会令他的政绩蒙上阴影。10月16日,党刊《求是》杂志刊登一篇长文,大力宣传以胡锦涛7月讲话定调改革。「改革开放中遇到的矛盾,只能用深化改革的办法去解决」。这篇长文也在中央电视台宣读。

胡锦涛2002年掌权时,自由派与西方国家对他怀抱希望,期望他会推动大家如今又讨论了一遍的改革。可是,许多分析师与政治观察家现在却称胡温体制是「失落的十年」(lost decade),中国退化为准指令式经济,所有的政绩,都忽视法律保护,并扩编国家安全机关。

分析师认为,在处理中国既得利益时,习近平面临极大的政治风险,甚至可能否定胡锦涛的政策。此外,党中央的权威,一代比一代分散,习近平需要整合有力盟友,来推动变革。推动改变的另一个阻碍,来自于从既有体制中获益的习家:《彭博社》今年6月报导,习家累积的财富至少数亿美元。

「战略与改革」新出炉的文章,总结了中共领导人面临的挑战,「当然,改革有风险,但不改革的风险更大,两害取其轻」。

该文强调改变中国的经济结构,建议成立新委员会,全面取代政府机关,以推动更自由化的经济政策。政治改革方面,该文力促「党中央态度开明进步」,允许个人与私营企业享有更大自主权。该文数次提到新加坡模式。

长期以来,自由派政策顾问一直推动改革议程:在国家垄断的产业,扩大竞争;农村选举扩大到乡镇;建立更具独立性的司法体系;赋予人民更大土地使用权;提供更健全的社会安全网。

这些建言中,很少有人是以结束一党专政为目的。这即是为何新加坡再度出现在习近平的顾问眼中,1980年代以来,新加坡一向是中国改革派的参考。

该政治理论家透露,2010年夏天,习近平与李光耀在北戴河有个鲜为外人所知的会晤。此前李光耀曾与江泽民见面。那时习近平与江泽民达成共识,「将来尝试採取新加坡模式」。

该年11月,习近平访问新加坡。刘亚洲将军去年派了一组军官住在新加坡,预估十八大后另有所用。新加坡国立大学学者薄智跃表示,该小组的任务,「是为十八大后的中国找到解决方桉」。

---

分类题材: 亚洲模式_asiamd, 新中政经_gpsgcn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