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新加坡收集记忆全民写历史

22/10/12

作者/来源:联合新闻网 http://udn.com

从窄逼的街道,节比鳞次的鸦片馆,到高耸入云的大楼及几乎一尘不染的街道;从一个勉强餬口的渔村,到生活富足且效率一流的社会。这段近50年的发展轨迹,现在正由所有的新加坡人一起用记忆共同拼凑出来。大家都来写历史!

50年前为大烟鬼戒毒的许医生回忆说,当时他的小诊所前后都是鸦片馆,他还得到裡面去给那些人戒毒;「裡面黑漆嘛乌的;我一个个叫他们出来打针,根本看不清楚谁是谁」。

当时新加坡渔民每天都在海滨展示早上出海的收穫,由附近的小吃摊买回去待客;今天这裡是一排排的公寓楼。这不过是1960或70年代的事,但在新加坡却已属于「古早时代」。

许多新加坡民众都清楚地记得1961年的河水山大火。

这些人与事的变化,都被收录到「新加坡记忆工程」(Singapore Memory Project)之中。为了迎接2015年的建国50周年庆,新加坡一些社团展开「大家都来写历史」的活动。这项计画的发起人陈洁妮 (音译)指出,「我们不会针对特定类型的人,要的是有各种人物的大杂烩,他们所生活的社区,我们全都要」,目的就是不要编出一本华而不实的历史。

到目前为止,新加坡民众提供了超过40万件的「记忆」,包括手稿、录音、照片或图片、电子书及视讯,都已PO到这项工程的官网上,或是透过免费的iPhone应用软体。在120个伙伴团体及130位志工的支持下,希望能记下500万新加坡人每一个人的记忆。

所有搜集到的记忆,都被分为两大类。第一类是个人对社区、朋友、学校及经历的回忆;第二类则属于集体性的记忆。例如其中一本电子书专门记录各种传统的童玩,另一本则记录一些因为城市开发而毁弃的游乐场所。

60年前广和兴酱油厂裡的老太太用传统方法製造酱油的影像。今天工厂已经由下一代接手,但仍然用古法酿造。

17岁的志工雅科只记得今天新加坡的荣景。他和两位同学都担任这项计画的志工,在街头上访问一些年长的人来口诉历史,以便写成「我们记忆中的街道」。他说,学校裡教的历史,都是一些事件、人物、日期和地点。现在他所做的,就像是在「拼布」一样;「这种个人的历史,反而真实得多。」

新加坡虽然年轻,但大部分的人都来自四面八方,这项计画有助于定义「新加坡人」的内涵,并且一齐向前看。陈洁妮表示,「这是我们这一代奉献出的礼物。历史并不只是为了领导人所写的,也是为一般老百姓而做的。」

---

分类题材: 历史_history,

《新加坡文献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