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

话说James Minchin谈新加坡

20/10/12

作者/来源:新加坡文献馆

近日,文森、维基新雅编制了一辑与James Minchin 谈说新加坡的纪录片,对话内容丰富,以精简的问与答,涵盖了好些有关李光耀和新加坡政治与经济建设的重要议题;对话沿着历史发展轨迹,回顾和解读了李光耀政治思维与新加坡政策,以及其中的隐忧,尤其是处在一个快速变化,动荡不安的当下世界格局,新加坡的未来前景的不确定性,提供了一些新加坡人民有必要认真看待的观点。

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功,诚然,这二十五分钟的谈话,浓缩了James Minchin,《人非孤岛:李光耀》一书作者,研究新加坡的多年心得与见解。

James Minchin的论述内容既深且广,除了是曾经在新加坡工作和生活,能够接触和直接观察新加坡的种种政策演化,也因为联系了相当广阔的朝野人脉关系,所以通过交往,保持了对新加坡社会现象的深层次认识。另外,James Minchin和其他研究新加坡议题的学者,特别是在澳大利亚的学者,亦有相当密切的学术往来,所以也跟进了解读新加坡的新学说理论。

这种来自既有事实依据,也有理论基础的观点,明显的,是和那些仅靠想当然尔之闭门造车的时事评论,和著述的观点大相径庭,有所不同。

访谈内容中有两个重要议题的观点,可以进一步发挥,用来纠正在官方媒体论述惯见的不实观点,还原历史真相,以及,用来展望后李光耀时代之新加坡的未来政局发展。

其一,官方媒体经常鼓吹,李光耀成功把一个落后的新加坡渔村,发展为一个成功国际大都会的说法,来塑造李光耀的丰功伟绩形象。

James Minchin不认为一个国家的发展成果,可以是单凭一个个人的能耐;把新加坡的发展成果,归功于李光耀的贡献,既不符历史事实,也是不切实际的说法。这种过度高估了李光耀个人政绩的说法,严重的伤害了整体新加坡人的尊严。James Minchin认为外在客观大环境的重要性,比如,地理位置的优越性,当年的政治与经济的时代因素等等,长期以来对新加坡发展都有着重大的影响。

然而,一种缺乏历史根据,夸夸其谈的李光耀伟大贡献论,却是经常出现,比如:‘独立以后,新加坡之所以能渡过一个又一个难关,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奇迹,从45年前谁都不放在眼里的“小角色”,发展成为今天备受国际瞩目的“大明星”,关键就在于我们有一个从来不会让主流价值观制约国家的发展与进步,在决策方面往往走在社会前头的强势政府。’

‘新加坡立国47年来,迅速地从一个几乎是贫民窟遍地的发展中国家,发展为经济、政治、社会全面现代化的发达国家。其根本原因,在于新加坡在建国之初便确立并始终如一地实施了富有前瞻性的发展战略。新加坡经验,确实值得发展中国家学习与借鉴。’

这种论述就是典型的脱离历史,想当然尔之闭门造车的时事评论。

这一种错误的历史观点,多年以来,早已受到好些学者的严峻挑战和反驳,文献集的《新加坡从小角色到大明星?》介绍了好些解读历史真相的学术观点;《新加坡无奈殖民地情结》则是从外在的历史大环境解读新加坡的发展轨迹。

事实上,近年来,坊间有好些论述,是从后李光耀时代的视野,重新审阅了李光耀治理新加坡的功过历史事迹。这一类著述从根本上挑战了官方媒体对李光耀的崇高评价。

举个例子,从华社的角度来看,李光耀辜负了华社以选票支持人民行动党的初衷;华文知识分子,对李光耀结束百年老号的传统华文教育体系的评价是,负国负民。理所当然,这其中不包括那些呼吁李光耀关闭南洋大学的华文教育者;他们和李光耀一道必须承担摧毁民族文化的历史责任。

其二,李光耀政治思维的制度化,可以避免人亡政息的发生,从而持续影响与支配新加坡未来的发展方向。

James Minchin认为人民行动党的内部矛盾,将会在李光耀的影响力完全消失之后,走向白热化。也就是说,政党政治的外来挑战,加上自身内部权力斗争的问题,使到人民行动党可以长期持续执政的可能性,正面对有史以来的最严峻考验。

此外,许多长年累月累积下来的无法解决的社会问题,比如,缺乏福利照顾,社会老龄化,房价和物价的不断上升等等,严重的考验了人民行动党持续执政的能力。这种体制上的根本问题,是不能单靠聘请外来专家,以头痛医头的方式获得解决。

网络媒体的出现,让新思想挑战了李光耀思维,削弱了人民行动党长期依赖主流媒体的社会舆论,来游说民意支持政府政策的有效性。

还有,在当下的动荡国际格局下,人民行动党政府的政策无能为力,只能随波逐流,无法扭转对新加坡不利的冲击。新加坡在内忧外患的双重困扰下,前景不容乐观。

说实在的,人亡政息是一个正常也是必然的政治现象,鞠躬上台之后的必然结果就是鞠躬下台,一个自然规律。不必夜观天象就可以知道,人走茶凉,是没有了李光耀关照的人民行动党下场;唇亡齿寒,是没有了李光耀扶持的李显龙政权的现实。

如此看来,李光耀处心积虑设计的人民行动党长期执政计划,必定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若闻丧钟君莫问,为你也是为我鸣;说得也是,要为众生的不幸悲号呜鸣。

人非孤岛孑然立,
都与神州合而一,
土随水去地基小,
水没山平大陆低,
人若亡故我亦少,
我与人人共一体,
若闻丧钟君莫问,
为你也是为我鸣。

— 约翰、多恩

No man is an island,
Entire of itself.
Each is a piece of the continent,
A part of the main.
If a clod be washed away by the sea,
Europe is the less.
As well as if a promontory were.
As well as if a manor of thine own
Or of thine friend’s were.
Each man’s death diminishes me,
For I am involved in mankind.
Therefore, send not to know
For whom the bell tolls,
It tolls for thee.

— John Donne

华文译诗,录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03932101009s10.html

James Minchin谈新加坡: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bwtSb9ETYc&feature=player_embedded#!

---

分类题材: 政治_politics , 政府制度_policy

《新加坡文献馆》